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正月二题


一九六六年生。现任银川市文联主席、宁夏作协副主席、《黄河文学》主编。中国作协会员。发表作品二百余万字。著有散文集《空信封》《点灯时分》《孔子到底离我们有多远》,小说集《大年》《吉祥如意》,诗集《我被我的眼睛带坏》。曾获国家金童奖、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等多种奖项。有短篇和散文进入中国小说学会、中国散文学会等多家排行榜,选入多种年选本。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这个“夜”,中国人把它叫除夕。“除”者,台阶也,像台阶一样的晚上,就是除夕。通过这个台阶,过去的一年成为年轮,被时光之主回收,新的年轮向我们展开。逝去的变成忧伤,即将到来的成为期待。忧伤和期待的交接,在我看来,就是祝福,就是“年”了。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散居在中华大地的炎黄子孙们为何不约而同地选择这一夜举行如此盛大的交接大典?这种让人震撼的“约定”是如何完成的?又为何千百年来会被如此彻底如此坚贞如此心甘情愿地遵守?
  蓦然回首,发现答案就在古词“守岁”里。
  而要搞懂“守岁”,先得推倒一个传说:
  相传远古有一种凶恶的怪兽,人们叫它“年”,每到大年三十晚上,就要从海里爬出来攻击辛苦了一年的人们。人们为了躲避年兽,天不黑就早早关紧大门,不敢睡觉,坐等天亮。大年初一人们见面互相拱手作揖,互祝庆幸没被年兽吃掉。有一年除夕,年兽突然窜到一个村子里,差不多把一村人吃光了,只有一对挂红布帘、穿红衣服的新郎新娘平安无事。还有几个童稚,在院里点了一堆竹子玩耍,火光通红,爆竹声声,年兽也没敢光顾。此后,人们知道年兽怕红、怕光、怕响,每至年末岁首,家家户户就争相贴红纸、穿红袍、挂红灯、敲锣打鼓、燃放爆竹。可是有的地方老百姓不知道这些常识,常常被年兽吃掉。后来有一个聪明人燃香向天官求救,年兽才被彻底降服。从此,每到过年,人们总要以燃香为暗号,请天官赐福。
  突然发现,这个“年”,说的就是时间。想想看,在时间面前,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鳞介虫豸,包括作为万物灵长的人,都未能幸免。
  而要逃脱时间之“年”的攻击,唯有进入时间。而回到当下回到现场又是进入时间的唯一方式。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我们唯一能够得到的,就是当下。
  于是便有了“守岁”。
  守岁是中国人度过除夕的专用词。越来越觉得这个词妙不可言。岁者,光阴也。为什么要守岁,因为它的特别。
  守岁显然是一个象征。古人特意拿出这个带有交接意味神圣意味基因意味的夜晚,让我们打量被平时忽略了的时间。
  换句话说,守岁,就是让我们进入时间,因为只有进入时间我们才能真正进入幸福,或者说进入真正的幸福。
  而要进入时间,需要给灵魂松绑。而要给灵魂松绑,就要人们从物质中跳出来。而对物质的依附是人的常态。事实上跳是不可能的,灵魂被缚日久,只有解才能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