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远古神话中回归的精神家园


□ 赵春蓉

  摘 要:陶渊明建功立业和回归自然的思想是其思想的两个侧面。诗歌是表达诗人的思想境界和精神情感的,他的组诗《读山海经》借助了上古神话有效地表现了其建功立业和回归自然的精神家园。其中建功立业的儒家思想体现为功业未竟、壮志未酬和对国家政治命运的关心;回归自然的道家思想体现为自我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以及化有限的生命为无穷。组诗展现了陶渊明从远古神话中寻找精神家园的过程。
  关键词:陶渊明 《读山海经》组诗 建功立业 回归自然 精神家园
  
  一
  陶渊明组诗《读山海经》有寓意和寄托, 《艺概》卷二云:“钟嵘《诗品》谓阮籍《咏怀》之作,‘言在耳目之内,情寄八荒之表’。余谓渊明《读山海经》,言在八荒之表,而情甚亲切,尤诗之深致也。”《读山海经》十三首是一组神话色彩强烈的诗篇,组诗前十二章的重点放在对上古神话传说的转述,最后一首近于咏史,较明显地表现出其某种主观情绪。组诗所描写的对象是中国最早的上古神话。我国上古神话通过其幼稚幻想加工现实,实现对现实生活的描绘和表现。在神话中,自然现象被看成是有生命的,且被赋予人的特点和超自然的能力。“那时,在异己的、神秘的大自然面前,人们尚无力加以征服,只好借助于想象将其人格化,以图企求或控驭它们。这种超现实的想象, 将真实认识与虚妄幻想融为一体,其物化形态,就是谲怪奇幻的远古神话传说。”远古神话传说有其深刻的文化内涵, 从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中往往能体会出更多的哲理。《读山海经》组诗里,诗人在表达自我的精神情感时借助了上古神话。陶渊明在创作《读山海经》组诗时, 并没有采用借与神仙交游来抒情咏怀, 表现老庄学理与玄学意境的方式,而是别有寄意,借助上古神话表现自己情感内涵的深层特质,也就是表现自己的“志”。我国诗歌史上很早就有“诗言志,歌咏言”的传统。《毛诗·大序》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歌咏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对于“诗言志”的含义 “至迟到了战国中叶这种说法已经被普遍理解为今天我们所理解的那种含义,即诗是用来表达思想或抒发感情的。这是现代诗学意义上的原理性的诗学命题。”也就是说, 诗是诗人“志”的寄托,而“志”是诗人的思想境界和精神情感。
  表达作者之“志”是文学艺术的精髓。“诗言志”的传统深深影响中国古代的文人,他们纷纷借助诗歌表达自己的政治抱负和人生理想,陶渊明也是如此。“志”与诗人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志’在文学中的表现以讽喻、颂美为情感两极, 关涉的都是与人们的生活密切联系的现实本身”。在魏晋复杂的政治斗争形式下和玄学盛行的文化背景下,陶渊明的忧愤、理想、品质、操守、气节都寄托在他的诗歌中,透过诗人笔下的鸟意象、花意象、云意象、以及贫士形象、田园生活的瞬间感悟、神话世界等,可以看到陶渊明的精神世界——寻找出仕和归隐能最终调和的契合点,寻找最终能解脱现实的理想精神家园。在“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身”的儒家思想和老庄哲学影响之下,陶渊明的一生始终处在出仕和归隐的矛盾中。而不论是出仕还是归隐,都是陶渊明所追求的人生理想、精神家园。陶渊明留存下来的大部分诗篇皆出于辞官归田之后,在为宦期间作的诗歌能确定下来的只有四首。可见,诗人在经历了官场的困顿和无奈之后,惟有在归隐之后寻求理想中的精神家园。因而关于陶渊明《读山海经》十三首“无深旨”说是不成立的。陶渊明诗重视通过艺术形象而不是抽象语言来表现哲理, 其诗《山海经》有他的思想踪迹,组诗寄托了陶渊明的精神家园——建功立业的儒家思想与回归自然的道家思想。其中,建功立业的儒家思想体现为功业未竟、壮志未酬和对国家政治命运的关心;回归自然的道家思想体现为自我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以及化有限的生命为无穷。
  
  二
  陶渊明虽厌倦官场生活,但是,他的出仕之心从来没有泯灭过,陶渊明在隐居中仍然渴望强烈的、有所作为的人生。在文学的世界里,陶渊明的创作不断显露出这种建功立业的儒家思想。《读山海经》第十首云:“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徒没在昔心,良晨讵可待!”精卫鸟的故事,见于《北山经》:“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 女娃游于东海, 溺而不返, 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刑天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典型人物,常被后人称颂为不屈的英雄。陶渊明赞扬精卫鸟填海的坚持不懈之精神。刑天舞干戚这个神话传说记载于《山海经.海外西经》:“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陶渊明称赞刑天之反抗不止的精神,袁珂叹到“而陶潜读山海经时,称‘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为尤能得此断头英雄凌厉无前之神态”这实际上是诗人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强烈冲动。诗最后两句借精卫、刑天,表明自己虽有昔日的壮志雄心,却没有如愿的时机。组诗其九“夸父诞宏志,乃与日竞志。俱至虞渊下,似若无胜负。神力既殊妙,倾河焉足有!馀迹寄邓林,功竟在身後。”夸父之雄心壮志,表现出不为命运屈服的伟大精神。总之,功业意识在陶渊明的思想上是强烈地存在着的,诗人借夸父、精卫、刑天这些英雄神虽然失败仍然战斗不已的精神,来表达“逸四海”的猛志,表白他仍然存有的人生理想。“陶渊明对失败神话英雄的接受折射了陶渊明通过仕途建功立业理想的失败和对失败抗争的心路历程”,“隐居也会有所成就, 并非只有逐日‘宏志’的实现才能建功立业, 失败也可以建功立业, 陶渊明以此来向世俗社会抗争。”诗通过对英雄神“夸父”、“精卫”的形象阐释自己功业未竟、壮志未酬的痛苦心态,有很深的政治寄托。 所以,钟嵘《诗品》称之为“古今隐逸之宗”,并不能涵盖他人生的全部。他对人生所作的哲学思考,连同他的作品一起从神话的缝隙中为后世的士大夫建筑了一个“巢”,一个精神的家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