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密林中的海子


□ 黄文山

由川北重镇干武翻过海拔4300米的杜鹃山,就到了南坪。虽说已是四月,但没有一点春天的感觉。杜鹃山的大小山头上还披着厚厚的白雪。不要说看不到杜鹃花满山绽放的热闹场面,就连一棵嫩绿的草芽也难寻觅。不过,此刻揪住人们心弦的已不是绿色,而是那片近得似乎伸手就能触摸到的青灰色天空。之字形的公路却还在向上延伸,渐渐隐没在云雾之中。而一辆辆汽车就在这九弯十八盘的公路上,小心翼翼地蠕动着。车轮与险滑搏斗的辙印全写在湿漉漉的路面上,让人看一眼,难免生出几分惊心。
好不容易下了山,但心情依然欢快不起来,因为映入眼帘的景象,太过荒凉。周遭的山峦全都灰头土脸,几乎寸草不生,裸露的岩石,一群群、一列列在寒风中默默地挺立着、坚持着。见不到一丝绿色,听不到一声鸟啼,风凄厉地刮过,沉沉的长沟暮霭中,透出一派肃杀和悲凉。我们上午从成都出发,一天中驰驱四百多公里,穿过成都平原后车头便直指西北方向,地势越来越高,人烟越来越少,而这里似乎已是生命之路的尽头。不说破,也许谁都不会相信,就在这颓山秃岭里竟藏着一片丰茂的森林和一串串凝脂般碧蓝的湖泊。
进入沟口,脚下依然是乱石纷陈,但耳畔却响起哗哗的水声,恍惚中似乎一场暴雨正自远山奔袭而来。仔细看,只见一股股激流从满沟堆叠的石块中夺路而出,急湍处如喷雪泻玉,沉凝处则碧绿盈盈,像是谁往长沟里匆匆泼洒了一大盘颜料。越往里走,水色越清滢,沟两旁的草木也渐渐丰茂了。溪流拐了一个弯,一座彩.幡飘扬的藏族村寨兀然出现在眼前,让人心情为之一振。
九寨沟的发现,还仅仅是十多年前的事。据说,五百年前一支从西藏阿里地区辗转而来的藏民躲进岷山深处的密林中,在这里繁衍生息,先后建起了九座村寨:这九座藏族村寨和美丽的高原湖泊一块曾被密密的树林遮盖,尘封于世。究竟是什么,让九寨沟的美丽真容出现在世人面前?有人说是因为伐木工人砍光了密林,现出了彩色的湖泊,还有人说,是几名来川西北写生的美术学院的大学生,放胆闯进了深沟长壑……但或许,就是这长沟里急急奔涌的流水,无意间泄露了大山深藏的秘密。
急泻的碧流终于唤醒了世界,九座藏族村寨连同它们拥有的宁静淡泊的生活和这一串超凡脱俗的高原湖泊从此出落在世人面前。
整个九寨沟呈树枝状,由多条沟道汇合而成,每一道长沟都是一处独立的风景,形态各异大大小小的彩色湖泊错落其间,如同一串串翡翠,闪烁着日月精华。日则沟的沟底是一片原始森林,这也是九寨沟最后一片未遭砍伐的森林。高耸的剑峰,披着皑皑白雪,像一位戴着银盔的巨人,日夜守护着这片森林。为了让游客能够与森林零距离接触,旅游部门专门修建了一条通往林中的木栈道。这里已是三千米的海拔,走在栈道的台阶上,竟有些气喘。触目皆是参天大树,浓密的枝叶遮蔽了天空。它们是沿着长沟在人类的无穷追杀中一路退到沟底的。它们的背后就是一座座连绵高耸的雪山,这是它们最后的底线,因为它们已经无路可退。我因此相信,确实是伐木的油锯和利斧逼退了森林,露出了它们千万年来严严密密地遮蔽着的座座美丽海子。回想沟口那一派苍凉的景象,不禁让人感慨万分。即便在这川西北的高海拔地带,原先覆盖大地的原始森林也只剩下茕茕孑立的身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