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借来的文学时空


□ 陈国球

  我的中学教育,是在六十至七十年代香港的“英文中学”中完成的。“英文中学”的英语原作“Anglo-ChineseSchools”,意思是为华人提供英式教育的学校。这比通行的中文名称更能说明问题:相对于“中文中学”而言,“英式华人中学”一直是香港教育的主流(早在二十世纪初期,香港政府提供的教育当中,已有“汉文学校”和“英文书馆”之分,后者向来是学生争取进入的学校),更是殖民教育或隐或显的政策的集中表现。近年来,我对文学史、文学教育与文化意识之间的关系颇感兴趣。际此,《读书》编者来令,叫我谈谈香港,并作出不得用学究式语言的规限,于是我就站在怀旧的檐沿,把旧事记忆拼贴剪辑一下,尝试对我受过的文学教育作个粗略的扫描。
  我要讲的是在中学过程中我对现代文学的认识。这里暂且不提古代文学,因为我想另外写一篇关乎我的专业的长文。
  我想,“朱自清”是香港中学语文课本中一个最重要的符码。这个名字不单止是白话文学典范的象征,更连年累月的发挥符义功能(signification),潜移默化地模塑了在学的青少年对世界的认识。刚进中学的小伙子,谁不是在谑浪笑傲中度日呢?但同辈朋友中,没有几个不曾受过一读三下泪的《背影》感染,大家在预想异日严父的背影,尝试感知父子的关系有这样温柔的一面。小时候,我足迹所及之处,都是三合土建成的狭小空间;对于中学二年级所读的《荷塘月色》,印象最深的是这些属于“异域”气氛的句子:“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记得老师很努力地解说什么是“梵婀玲”,和月光有什么关系。我想,老师那时应该未听过“通感”的说法。以后,中三又由朱自清教我们观赏艺术;老师要我们将题作《一张小小的横幅》(原题《“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的课文还原为图画,还要记住当中的“沦肌浃髓”的“情韵”。此外,还有些不怎么占记忆的文章,如节选自《伦敦杂记》的《伦敦动物园》、选自《语文影》的《论说话》等,无声无色的、或者不舍昼夜的,和我们度过中学五年的岁月。到了念大学预科班(中学六年级和七年级),还要读《论雅俗共赏》一文。你说,我们和朱自清有何等密切的友谊!
  这个文学世界,其基调是绝对的阴柔(feminine)。《背影》固然是满纸的泪光;《荷塘月色》中的荷叶“像亭亭的舞女的裙”,荷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小小横幅》中的圆月“柔软与和平,如一张美人的脸”,海棠花枝“欹斜而腾挪,如少女的一只臂膊”;这些软绵绵的话儿,如果不是“宫体”,起码是“花间”。是不是教育家们认为少年人太暴戾,亟需“爱的教育”?于是我们要细读在泪痕中化解误会的《少年笔耕》(夏丐尊译,中一课文);又看到像“白衣安琪儿”的冰心向我们“微微的笑”(《笑》,中一课文),和我们通讯(《寄小读者通讯·十》,中二课文),诉说母爱的伟大。(《母爱》,中一课文)记得老师教同学在课堂中朗读唯美而煽情的写景名作《可爱的诗境》(易家钺作,中三课文),读到“我小立桥端,销磨了几度黯淡的黄昏,痴等新月的东升,惊醒了栖鸦之梦”、“我与她,变成了画中的诗人,诗中的画家,变成了灿烂的流霞,变成了团的明月,变成了并蒂的莲花”时,大家都要学习陶醉于其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