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免费的午餐


□ 曹明霞

我和表妹时常要凑在一起聊天,就像有些单位的定时例会。因为我们都是离婚的女人。离婚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稀奇了,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问题是我们现在又都面临着离婚,再次的离婚。
早上,表妹电话都没打,就直接来摁我家的门铃。听是她,我揿开对讲门,说上来吧。她说表姐你要下来一下,帮我拿点东西。
我趴窗向下一望,呀,表妹的自行车载满了鼓鼓的包裹,像三轮车一样宽大。车梁上连个空儿都没有,她是怎么驾驭来的,骑在哪了呢?
我下去帮助表妹手提肩扛,把东西拿上来了,还好,都不重,只是体积大。表妹说这都是宋江单位的,有的是发的,有的是他偷的。新被子,新毛毯,还没用过呢,都挺值钱的。表妹为自己先下手为强的战果而自喜。
“你提前倒腾东西,他知道了怎么办?”
“东西多,他不一定都记得。再说了,昨天他还拿走了我的手链呢。”
天呀,已经到了抢东西的地步,这日子确实不好过了。
表妹把包裹一层层打开,淘宝一样淘出了一个小盒子,红丝绒的,我以为是首饰,她说纪念币。晃了晃,“纯金的,足金”。表妹脸上很安慰地说。
那天表妹没有多坐,她简单归置了一下,就走了。说还有事。看着表妹健步的背影,我的心里突然云开一样晴朗。原以为她会很憔悴,很悲伤,因为就在前天晚上,她半夜打响我家的电话,说她正在楼下的草坪坐着。不用问,她是被打出来的。我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已经两点多了,“要不你来我家?”“不,不去。”表妹回答得很坚决,虽然她的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哽咽,但我知道我劝说不了她。表妹不愿意见我们家的老吴,她对老吴的反感就像我对宋江的憎恶。表妹说表姐没事儿,我主要是胸闷,出来透透气。给你打电话,主要是告诉你,如果宋江打电话找我,你就说不知道,没来。
“不知道,没来。”这是表妹每次和宋江吵架离家后,都要给我的叮嘱,似乎是想让宋江找不到她,没处找她。而在我看来,她这份闲心操得纯属多余,因为宋扛从来就没有找过她,无论是她离家了一夜,还是几日。有一次老吴出差,表妹在我家住了半个月。那时只要电话铃响,表妹都一马当先,抢着去接电话,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在她失望落寞地把玩手机时,我看到在她翻看的短信信箱里,还有宋江一年前发给她的信息,信息很像网页上那些变态狂的留言,让人看了恶心,起鸡皮,可是表妹却在回味,欣赏。
“宋江有病,还病得不轻。”我说。
表妹不置可否地笑了。
我认为宋江不但有病,他还是个骗子,一个很高级的骗子。最简单的例子是他能把表妹这样一个大学本科,又读了硕士研究生的女人给骗蒙了,骗傻了,相信他很爱她,会在她受伤出走后,因为找不到她而焦急,而备受折磨——这不是一厢情愿的妄想吗?宋江如果爱她,有那么一丝丝的爱,会在她出门的刹那,又是半夜三更,而对她听之任之、无动于衷吗?一个要在楼下的草坪上过夜的女人,有家不能回,还打电话告诫我别告诉宋江她的去处,我看表妹真是傻透了。
可是表妹却不这样看,相反,她觉得自己非常精明,脑子很够用。她不止一次窃喜着对我说,知道吗,当初不是我坚持,一忍再忍,供他吃供他喝,骗他,他不会跟我结婚的。早滚回到老婆孩子身边去了。
你不知道,为了登那个记,扯上结婚证,我费了多大的劲儿。表妹又说。
扯了证现在不是照样要离吗,倒麻烦。
那可不一样。怎么说也是跟我结过婚了。不然,得被那个女人笑死。
人在曹营心在汉,结了婚又有什么用。
用处可大了,起码他人要在这个家,钱也要往这个家花吧。
你又不是没有工作,养活不了自己。我真不知你图什么。
表姐,这还不明白呀。要是一人过好,你又结的什么婚呢。
咱们不一样,我得让孩子有个家呀。
关于结婚离婚,我和表妹方向上是一致的,原由却大不相同。表妹时常劝我,说表姐我要是你,已经有儿子了,这辈子也不孤单,就不再成家了。况且老吴还是那样个男人。你看你家老吴还像男人吗,阴得脸上能下雨,一天都不说一句话,完全像个太监。
看来是一家不知一家苦啊,她羡慕的,正是我的难题。我就是因为有儿子,才千万百计地想成家。我儿子没爸,我不能让他一辈子没爸啊。
表妹又说,不过老吴这样的也有好处,有钱有车,又不乱搞,你要知道,现在的有钱人,能不养二养三儿,不天天给你戴绿帽子,那是多大的福呢。
我可想让他出去搞,可是老吴这人,除了爱他自己,谁都不爱。
表姐你也不要要求那么高了,我们都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还是再婚,有日子过就不错了。
日子?什么是日子?实话告诉你,结婚一年多,我一直睡在保姆屋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