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血


□ 晓风残月

出血
晓风残月

亮子早知道陈望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铁就铁呗,反正也没指望过他拔了哪根汗毛能挡得了戗。可这回不一样了,亮子说什么都不能放过陈亮,就为了金凤吃的哑巴亏也得让陈亮出次血。
当初,金凤要开一家小书店,急着找进书的门路,亮子就把在出版社工作的陈望介绍给了金凤。陈望确实跑前跑后地找了不少出版商帮金凤解了燃眉之急,而且一直都不提一个钱字。亮子暗中纳闷,莫不是因为书的缘故陈望抹不开面子了,难怪人们说读书能提高境界,敢情连进书都能提高境界呐。
亮子没纳闷几天,陈望就把一切都摊到桌面上了,他拿来一大堆吃饭打的买礼品的发票,交给了金凤,说是出版商找他报销的。这还不算,他竟然把金凤的书店当成了图书馆,隔三岔五地借走一堆杂志,说是帮她研究市场行情,看完了再来换。
其实,亮子提醒过金凤,让她小心别被陈望算计了。
“我求他也不会让他白帮忙,他能算计我什么啊?”金凤满不在意。
可眼下,金凤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给了陈望一千块发票钱。亮子看不过去,无论如何要找个机会给陈望一个教训。
亮子盘算好了,要想让陈望出血,就得先让他看到实惠,否则,他可不会轻而易举地上钩的。
拿着两张服装城的优惠卡,亮子大中午地找到了陈望,把优惠卡打折送礼品的种种好处这么一夸,说得陈望动了心,拍出一千块钱就要立刻跟着他赶往服装城。

俩人骑车骑到半路,亮子的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说服装城得到下午两点以后才开始优惠活动,不如先找个地方吃饭吧。路边正好有个很不错的粤菜馆,俩人就走了进去。
一落座,陈望像往常一样,拿过菜单就拣好菜点了一桌,临了还要了一瓶茅台酒。亮子明白陈望的心思,知道买单时他陈望又会往后闪,不过,这回,我先闪。
饭吃到一半,亮子要抽烟,烟盒里却是空的,他说要去买烟,便走出了饭馆,一去不回头。
陈望左等右等的,饭都吃完了,也没等到亮子回来,拨打亮子的手机,却一直无人接听,无奈之下,他只好打了包,离开了饭馆。
路上,陈望越想越气,明白自己是被亮子算计了,走着瞧吧,看谁笑到最后。

亮子直接去了金凤的书店,如此这般地讲了一遍,逗得金凤哈哈大笑,当即让店员去买酒菜,打算晚上好好庆祝一下。
书店打烊后,二人边喝酒边闲聊。
亮子直截了当地劝金凤,“我今天也和老陈说了借书的事,以后你就直接拒绝他,什么研究市场行情啊,那还不是个幌子?”
“这我也知道,可就是不好意思,都是熟人朋友的,撕破了脸,往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多难为情啊。”
“我得说你几句,这做生意啊,不能总拘着面子,不是有句话叫在商言商嘛。”
这时,门响了,陈望走了进来,他故作吃惊地问,“老张,我给你打了一下午的电话,都没人接,我都急得快要去派出所报案了,想不到你在这儿啊。”
张亮早已编好了理由,“我今天真够倒霉的,中午出去买烟时,遇到了小偷,把我钱包偷走了,幸亏我及时发现,便追了过去。”
“一追就追到这书店里了?”陈望笑模笑样地接了话。
“要真这样就好了,那小偷转身向我喷了些什么,可能是麻醉剂一类的东西,反正把我喷晕了,直到天黑我才醒。”
陈望微笑着点头,一副什么全都明白的样子。
金凤帮张亮打着圆场,“你没看他刚进来时的样子,浑身是土的,连回家的车钱都没有,让我借给他五十块钱呐。”她转身去里屋拿出了一副碗筷和一只酒杯,“老陈,一块喝两杯吧。”
陈望坐在了桌前,三人倒上酒,碰杯。
“老陈,真不好意思,今天中午让你破费了。”张亮专往陈望的痛处戳。
陈望摆了摆手,依然满脸笑模样,“你不用跟我客气啊,要客气的应该是我。”
金凤和张亮有些莫名其妙。
“我今天比你还倒霉。中午吃完饭左等你不来,右等你不来的,给你打电话又没人接,就到饭馆门口去迎你。几分钟的工夫,我钱包里的1000块钱就被偷走了。”
“那后来呢?”
“可账总得结啊,我只得把身份证押给了饭馆。”
金凤和张亮都暗自高兴,他们脸上虽然没有显露出来,但桌下的脚却互相碰撞着。
“我看,你们俩今天都够倒霉的。”金凤强忍着笑,劝慰着二人。这场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好戏可真够精彩的。
张亮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哦,这么说,你还得去饭馆里用钱换回身份证了。”
“嗨,别提了,丢了钱我心里窝火,就把身份证押错了。”陈望不急不恼地表示着歉意,“真对不起,我把办进书手续时你给我的身份证押给了饭馆,所以,这身份证得你自己去换回来了。”
张亮这才想起金凤办进书手续时,忘带身份证了,他就把自己的身份证交给了陈望。本来以为这次能教训陈望,可没想到到底还是让陈望给算计了,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金凤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走到柜台内在抽屜里翻找着什么,再回到桌前时,亮出了一张身份证,“老陈,我净瞎忙了,差点儿忘了,那天你找我报销发票时,张亮的身份证就夹在里面,你这一说倒提醒了我。”她把身份证交给了张亮。
张亮拿着身份证在陈望的眼前晃了几下,“你的身份证肯定是押错了,不过,错押了谁的就很难说了。”
这回轮到陈望笑不出来了,他瞪大了眼睛,脸上沁出了汗水,极力回忆思索着,终于,他一拍大腿,想了起来,“前些日子,我小舅子找我帮着办转岗证,就把身份证给了我,莫非是?不行,我得赶紧把它换回来。”他放下酒杯,匆忙地向门外跑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