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分湖夜呓


□ 姜琍敏

  一个人,在他生命的旅途中,无论背后的烟云有多浓厚,无论脚畔的收获有多丰硕,无论前头的景致有多繁喧,在其心灵深处,最渴望的,其实不过是一小块澄澈清宁、远离尘世喧嚣的净土。如他故居那青苔斑驳的老屋,似他梦境中与世无争的童年,好供他疲了、乏了、累了、烦了或喜极、悲绝时憩一憩,静一静,想一想,缓一缓……
  然而,现实人世,又有几多这样的净土呢?“世人熙熙,皆为名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的人儿们,又有几个割舍得下实惠而魅人的“现实”,真就作了个“虽有那,富春烟雨,一蓑一笠人归隐”的严子陵呢?
  我非圣贤,自然也不能免俗。庸庸碌碌,尘世浮沉,不觉已痴长五十多年。至今还陀罗般受制于内心与外界的多重驱策,终日营营,长年苟苟。为功名?似乎不是,为利禄?似乎也不是,但又似乎都是。总之至今我虽然时觉劳乏厌倦,亦经无数困顿挫败;常常也会于长夜叹几声不如归去,实际上却几乎从没有真正“放下”过。
  然而,深心的隐衷,许多年来也总如一眼神秘的间歇泉般,时不时地会在我心中蠢动,尤其是偶憩分湖的时候——
  “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分湖之子柳亚子的名句多么地契合我的梦想。
  而分湖,又确乎是那么地宜于作我们心灵的憩园呀!
  至今还记得我许多年前初次领略分湖时的印象。
  记得是一个月上柳梢的黄昏,记得那时的吴江也同全国各地一样,很少通公路,通了公路也是盘旋狭窄而迂回缓慢之至。因此那天我是坐那种木条长椅、人货混载的小机船抵达的废墟古镇(即分湖南岸之柳亚子故乡)。一路上,弯弯曲曲的河道,弯弯曲曲的岸陌,胸襟里灌满了新稻初刈的清香,还有那水葫芦无边无涯的漫延。登岸后住的小旅店,又是座紧傍河埠的老房子。上楼的时候,早被人踏出深深脚痕的木质梯阶咕吱咕吱发响,房间里却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睡觉的时候,晶莹的月牙儿刚好嵌在我头上那小小的木格儿窗棂里面。最妙的是晚饭时,一碗醇香的家酿黄酒,几碟地道的家常小菜,窗外就是热闹的市河。一条条晚归的乌蓬船伊呀来去,驳岸随着街道曲折,水巷伴着人家穿棱。岸边高大的榆树古槐,鹊鸦飞鸟啾啾喳喳地安顿着自己的宿处。晚炊的朦朦烟气中,散市归来的居民,或提或担,或笑语或追逐的喧闹,很久才消隐于星星点点浮荡在水上的灯火之中……
  多么古朴而恬静,多么温馨而浪漫的市井呀,怪不得柳亚子不如意之际便会将故乡寄为自己的“子陵滩”。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从未践行此意。但我相信这是他的真情坦露,而非挟私任性。早在一九一二年,时任孙中山骈文秘书的柳亚子先生,便曾因不满时政而在《感事》诗中写过与《感事呈毛主席》如出一辙的:“不如归去分湖好,烟水能容一钓舟”——顺便说一句,关于柳亚子的“归隐”之念和“牢骚”之语,历来见仁见智,众说纷纭。至今仍有着种种不同见解,甚至指责和非难,将其视作患得患失的知识分子的典型。这未免太过。且不说人生在世,谁无牢骚之时,谁又不曾有过归隐或“退一步天地宽”之想?不同的只是说与不说或与谁说而已。仅就个性而言,我也觉柳亚子这种没有城府,率性坦诚的诗人性格较之某些时时谨慎、事事道德的谦谦君子更觉可爱、更可亲近,也更接近一个“丈夫”的本质。柳亚子在给友人信中曾自我评价道:“弟为性情中人,尤重情感。有时超过理智,易怒亦易解。亡友林庚白诗所谓‘故人五十尚童心,善怒能狂直到今’者,盖此谓也。今虽五十有九,然童心未改。苟以真情待我,一切容易说话,若以弱者欺我,则惟有仗剑而起耳。”信其然也!
  那时,我也痴痴地想过,若我将来老了,或者过得不如意了,能在分湖岸边租一所小房子,静静地读一点书,细细地回味一下人生,该是多么地惬意呀?我那时就这么想来着。
  然而,如同柳亚子先生一样,想归想,说归说,他却最终也没有归隐于他的“子陵滩”,我也一别三十多年才重又投入分湖的怀抱——而今天的分湖,显然已更不可能是我的“子陵滩”了!
  这么说是因为,首先,而今的分湖早已不复旧时概念。行政区域较柳亚子时代已扩展了好多倍。二〇〇六年七月,原芦墟镇和莘塔、金家坝、黎里、北厍合并组成了汾湖(即分湖)镇,成立了省级开发区——江苏省吴江汾湖经济开发区。分湖志上描述的那个“若夫野旷天低,云平地迥,远市无声,苍林四绕。回春飚于蘅渚,滴蓼雨于秋田。残雪犹寒,空烟欲袭。千家禾黍,十里芦花。固亦鸥侣而忘日下,渔人志而终迷者矣”之古朴而逍遥的旧时风貌,早已“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社会变革天翻地覆,经济腾飞自不必说,便是湖边人家也早已是新楼幢幢,市声鼎沸,岂复还是理想中野旷天低,孤舟蓑笠的归隐之地?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倒也未必不是。新的时代必然催生出新的生态环境,新的生态环境亦自然演化出新的生活方式。变化的主要是形态,新的生活方式则未必一定荡涤人文传统之本质。而其要在于人之精神理念的提升和对自然的尊重敬畏。某种程度上看,如今的分湖反而给了我们更多宜于归隐的理由和物质条件。比如我此行下榻的太阳湖别墅。就是一块别具一格、闹中取静的风水宝地。因为它远离尘世而紧傍着与分湖姐妹相邻的太阳湖畔。数百幢独立别墅,小岛般浮沉于绿意映天的万木丛中,湖光与香风交融,生命与自然共荣。它的开发初衷便是以养生为旨,以休憩为本。柳亚子若地下有灵,未必不会心向往之地目之为更为理想的“子陵滩”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