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笑比哭更痛


□ 柳 岸

  笑比哭更痛,我觉得用它形容尉然这个人很合适。
  听说尉然,缘起于他的一篇叫《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的小说,此作获得了当年的老舍文学奖,题目别致又有些煽情意味,就忍不住找来一读,不想一口气就读完了。作品中鲜活生动的春耕场景、热火朝天的生活气息,还有插科逗诨的语言、滑稽可笑的细节,让我倍感亲切。展现在尉然笔下的生活都是我所熟悉的,我觉得他所讲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发生在与我休戚相关的点点滴滴的现实里。我们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尉然让我嗅到了浓烈的无比亲切的土地的气息。
  尉然所写的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而是置身于社会变革背景中的新农民,他写他们对新生活的渴望,对新生活的接受,更多的则是无奈与困惑,是另类的叛逆,甚至是歪门邪道。他的语言让人觉得是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农民自家在说自家的事儿,而不是另外的一个写作者在说事儿。他写农村,却不单单是农村,而是借农村来细述属于他的那个个人世界;他笔下的农民也不仅仅是一个刻板的称谓,而是活生生的血肉丰满的人。尉然试图凭借这一切来穿透人性。
  当时还不认识尉然,读了他的文字,我推断能写出这等灵动文章的人一定是一个粗犷大气的中原汉子,是一个诙谐有趣的倜傥才子。
  但实际的尉然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和我想象中的形象有些距离。初识尉然是在一次会议上,听人介绍站在面前的就是尉然时我着实有些吃惊。他不是那种倜傥潇洒的才子形象,他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站在一群人当中,你很难分辨出他就是那个能写一手风流文章的尉然。他个头不高,有些瘦削,有些腼腆,有些拘束,有些不苟言笑。他是千千万万中原大地上劳作的男儿中的一个,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特别。
  因为同在一个圈子,与尉然的接触渐次增多。一群人聚在一起时,尉然不多说话,不多喝酒,对于玩笑和调侃只是一笑了之,不反驳也不据理力争。他在默默地观察,同时也在默默地承受。尉然内蕴,不是那种身怀雕虫小技就处处炫耀唯恐他人不知的人。尉然似乎对他的小说懵然不知,对人众的好评懵然不知。他顽固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把一切都包藏得严严实实。他既不想让人家表扬也不想让人家揶揄。尉然是在有事儿没事儿偷着自己乐。
  但在这一派沉默之下,却隐藏着倔犟不屈的性格。尉然对文学的追求能让人肃然起敬潸然泪下。他曾经身处的那种困境,是常人无法想象和承受的。他抛弃了一切身外之物,他把自己揉碎在文学中,甚至分不清哪是他要写的那个世界,哪是现实中的世界。他生活在想象与现实的混淆中。
  尉然一生似乎都和倒霉连在一起。他在贫穷苦难的乡村长大,他通过了高考这座独木桥,但因为他正直诚实的性格,因为宁折不弯的腰,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有一个固定的工作,有一个光明的前程。他经过商,下过岗,养过鸡,打过工,种过食用菌……但除了赔本赚吆喝之外他收获的几乎都是失败。他经历了太多,放弃了太多。但一直陪伴着他的,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似乎只有文学。失败和倒霉是他的家常便饭,但写作却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语言之花一直灿烂在他的生活中。无论多么灰暗的日子,有这一点就已足够。语言的光芒使他身处逆境而从不感到孤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