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葛仙米


□ 弋铧

  我去美国的前一年,有一次在广州郊外一家有名的餐馆吃饭,最后上来一道汤,墨绿墨绿小木耳一般的珠状物,浮浮沉沉地旋舞在雪白的汤碗里。招待方挺热情地执意让我们品尝,末了,用半通不通的普通话神秘地告诉我们,这是葛仙米,纯野生的,营养价值极高,因它对自然条件要求颇高,产地相当少,真正的肥绝佳品。我们每个人用小汤匙虔诚而慎重地舀了一勺,尊崇其珍贵,更因它的纯天然和无污染。
  葛仙米?我仿佛依稀记得这个东西……蒙蒙搂着姆妈的脖子,蒙蒙说:“姆妈,长大后我会给你买的,一定会买给你的!”……我放下汤匙,细细地咀嚼着姆妈曾给我说过的这款人间美味,竟有一丝淡淡的苦和一点涩涩的酸,从我的心头缓缓漫出,涌上喉头。
  
  蒙蒙来我们家的时候,已经快满五岁了。
  那时候,爸、姆妈和我还在湖南山里的三线分厂。我们家比原来在汉口的家大了好些,独门独院的,青石砖铺就的院落,靠东头栽了一棵凤凰树,夏天开出红艳的花来,在一片葱茏的绿叶中真像浴火后的凤凰一般壮丽着。西边是厨房,对着厨房的窗沿下,姆妈仍旧按原来的习惯,支了一架小铁皮炉,里面垫着不温不火的煤球,从没见它蹿过艳丽的火苗来,可是炉上坐的一壶水,总在爸和姆妈回来的时候就沸腾了。有时候也会是一吊汤,也是常在姆妈回来的时候炖熟了,翻滚了,香气漫开来,一座山里都是那种浓酽的味道。只是稍有些冷清,姆妈是不爱串门子的,三线厂里招了许多当地人,言语上便有些不通,姆妈又本是上海人,嫁了爸,辗转来到汉口,已经有相当多的不甘,现在又被派到湖南山里,心里许是有更多的落寞了。那时候,爸似乎是很忙碌的,姆妈回了家,在晚饭后的夜里,在人家消食或乘凉的热热闹闹的夜里,姆妈会在案头翻着一本什么书,或者在给我织就的小背心上,仔细地绣出一串串的葡萄来。
  蒙蒙是姆妈领回来的。我还记得她刚来家时的样子,头发蓬蓬的,额头上遮了一圈厚厚的刘海,有很好闻的香皂味扑鼻而来,身上也是那种香味,套的是我小时候的一件娃娃衫,脚上的鞋却是簇新的——合作社里摆了两个多月的货品,姆妈买下来了。姆妈在院子里倒木盆里的水,她才给蒙蒙上上下下地洗了澡,姆妈的脸有点红彤彤的,汗珠子也顺着发丝流了下来。水从地缝里钻进去,水汽又哧地从地里冒出来,腾起一股白雾。院子里围了好多的邻居,多是姆妈厂子里的同事,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我记得我是欣喜的,那种雀跃,是一种骨子里的得意,我们家从没有这样闹腾过。
  旁边有大人唤我:“蕴蕴,你们家来妹妹了。”大家笑起来,拿眼看我和蒙蒙,有人还附和着说:“其实仔细看,她们还真像亲姊妹的。”我有点羞,傻傻地笑,蒙蒙瞪着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大人们带了好多东西来,院子里已经堆了一袋花生米,还有一堆蒜头,几条穿好的干红辣椒串,还有散放在篮子里几捧火红的橘子,像过节一般热闹。姆妈过来牵蒙蒙的手,指着那些军企里的同事要她称呼,“这是李阿姨”,“这是徐梭梭”,姆妈的上海口音还有点改不过来,把“叔叔”发成了“梭梭”的音,蒙蒙就跟着姆妈叫,“李阿姨”,“徐梭梭”,大家又笑起来。李阿姨说:“你也要叫她,妈妈!”李阿姨指着姆妈说。蒙蒙这时候有点愣住了,用脚在青石砖的地上画圈圈,咬住小嘴唇,半天都不再吭气。姆妈说:“哪有这么快的?还得住一段熟悉了再说哩。别逼孩子了。”姆妈蹲下身,把蒙蒙画圈圈掉了的鞋带搭扣重新系上,坐在小铁皮炉上的水壶冒出热气来,我叫:“姆妈,水开了!”姆妈转了头,迈着小碎步走开,蒙蒙的眼睛一直紧盯着姆妈,也移了小步随着姆妈过去,姆妈到堂屋,她也跟到堂屋,姆妈回到院里,她也回到院里。大人们又都笑起来,那个“徐梭梭”说:“哎,可真是一步不离的了……有缘啊。”
  蒙蒙从此好像就是这样跟着姆妈的,也不太吭气,对我和爸更是少言寡语的,刚入了个新家,她的怯气仍旧抹不掉。姆妈不在家,她就钻到我们小房的书桌底下,蹲在那里,把自己蜷缩在那个阴暗的角落里,她的眼睛总是那样瞪着,充满了胆怯和惊奇。只有姆妈回来了,她被姆妈牵出那个小小的角落,她才在阳光下站立,姆妈到哪里,她也随着姆妈到哪里,姆妈去掂小炉上已经冒气的水壶,蒙蒙也跟着,姆妈叫道:“蒙蒙,会烫着的,站一边去。”蒙蒙就乖觉地站到一边,等姆妈放了水壶,开始淘米择菜,她又在姆妈的身边黏住了。姆妈说:“蒙蒙,你去给我拿只小凳来。”蒙蒙跑进屋,马上拿出只小方木凳,塞在姆妈的身下,她就又那样蹲在一旁,也不帮着择菜,也不吭气,就那样牢牢地守着姆妈,姆妈笑起来:“和姐姐,和小朋友玩去啊,等姆妈做好了饭,你回来吃,好啰,”姆妈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吴侬软调糯糯的糍,蒙蒙盯着姆妈的脸,半天,摇摇头。姆妈叹口气,笑起来。我每天在家里能看到的情景,就是姆妈把小时候给我讲滥的故事,重又在蒙蒙这里过了一道。爸回来的稍晚些,推着叮当作响的自行车,爸问我:“妈妈呢?”我跳到院子里,看着在茅房边站着的蒙蒙,我对着蒙蒙叫起来:“小尾巴,小尾巴!”这个时候,姆妈笑笑地从里面出来了,姆妈呵责我:“蕴蕴呀,得像个姐姐样!”蒙蒙的脸就稍稍地有些红了。
分享:
 
更多关于“葛仙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