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亮了


□ 陈瑶

  这个夜晚出奇地黑,墨汁一样的夜空黑压压的扣下来,扣在头上头重,扣在心上心重。我像往常一样,趴在窗户上望着院子门口,巴望着那个门口出现熟悉亲切的身影。

  大院里的夜晚是很冷清的,除了夏天。梧桐树的叶子散落一地.大片大片金黄色的叶儿告诉着我深秋了.这样一个深秋的夜晚,院里空荡荡的,静悄悄的,那种空叫人害怕,那种静,静到可以听到树叶落地的声响。其实自己是害怕黑夜的,漫长的黑夜,死一般的沉寂。除了害怕,对我来说,就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哪里也去不了,那才是最让我心闷与不安的。更多的时候,我就是趴在窗户上发呆,尤其最近,感觉发呆是越来越有意思的事情了,或许是因为那个身影的出现吧。

  最开始发现那个身影,是在初秋,秋风夹杂着夏天的余热,暖暖地吹在身上,不温不燥,出现在视野里的身影竟然是那么的挺拔。我之所以用挺拔一词.是因为当时的思想词汇里无法找出一个更贴切的形容词.现在想来应该是潇洒倜傥的那种感觉吧。总之,心也跟着左右回荡了好几下,身影一直背向着窗子的方向,而我也只能看到那个背影。夜色的朦胧晕在他的肩膀上,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竟然让我痴迷了好长的时候。那个背影没怎么动,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像是在眺望.又像是在等待,大院因为他的出现打破了贯有的清静,而大院的夜晚也因为他的出现而增添色彩。

  其实他的出现并没有带来什么改变.那个夜晚跟着他的消失也消失,直到树叶开始变黄。我最初关注他,已经进入深秋,风里掺入一丝初冬的冰冷,瑟瑟发抖,仍旧是那个身影,一连好几个夜晚都徘徊在一扇窗下,背影有点消瘦,肩微微突起,我可以想象得出来他的面容定是写满憔悴.眼里全是落下的伤痕,因为他连续七个晚上准时来到院里的那扇固定的窗户下,什么时候离去的我无法知道,因为我不会等到他的离开才会睡去。

  院子里开始热闹起来,大家开始谈论这个奇怪的身影,原来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没有人见过他,也没有人去问过他的情况.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天黑的时候就会来到大院.黑夜快要过去的时候就会离去。他在大家的猜测与议论中越发神秘.也开始有人说他是小偷,有人说他是傻子,也有人说他是找人等等。女人们开始在心里嘀咕夜里要把门窗关好,男人则开始蠢蠢欲动。

  回到那个被墨汁染黑的夜晚,我突然焦急不安,梧桐树上的叶子一片跟着一片往下落,没有风.可是那些叶儿仍旧会在空中盘旋很长时间,才会以一种决然的姿态落地生泥,我无心看落叶,也无心听风的声音,我全部的思绪都放到了大院的门口.放到了那个无数次在夜深人静和我一样爱发呆的背影中。我希望看到他,那是一种习惯一种自然,可是我却又害怕他的到来.白天那些大人的话时刻响在耳边,我不太明白那些话里的意思.更加不明白院子里的男人们要做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在为他担心,为那个神秘而又亲切的身影担心。神秘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和他有过正面接触.没有过言语上的交流.亲切却是因为深秋的那些晚上,有过他的陪伴,即使他的到来不是为了我,但是我仍旧感觉到一丝温暖,感觉到自己不再孤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