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饶了蜘蛛吧许连顺(朝鲜族)


□ 金莲兰(朝鲜族)译

◎ 许连顺 (朝鲜族)

◎ 金莲兰 (朝鲜族)译

愿意的人,命运领着走,不愿意的人,命运拖着走。

——塞涅卡

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目不转睛地盯着对过那栋楼。那是一眼就能看出年代久远的灰色的大楼,每扇窗户逐一安上了密实的铁栅栏,要不是在市中心,想象力最贫乏的人也能联想到监狱这个词。风儿卷起灰蒙蒙的粉尘,从建筑物的间隙呼啸而过。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啊,她在那儿呢!在老地方,一个身穿桃红连衣裙的女人,正在默默地盯着自己。她的脸庞似乎比昨天稍微浮肿了些,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他不由得长舒一口气,现在可以安下心,埋头工作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自我催眠般默默念叨着:“能见着对面楼房的她,今天一定很顺畅,不然会遇到麻烦。”其实他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得没得到过验证,只是他愿意这样相信罢了。

这一阵,他正在策划有关妇女问题的节目。正如年年的固定套路,今年三八节台里也决定邀请各行各业崭露头角的女性嘉宾,举行一次妇女问题大讨论,要说有一点特别,就是为了真实和时效,不再录播了,而采用直播方式。编辑部主任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主任特意叮嘱说,一定要摒弃年复一年重复的陈旧内容,用新颖的内容尖锐的观点,大刀阔斧,革旧图新,争取破格创新。这个特殊任务委实让他伤脑筋。大凡谈论妇女问题,总也绕不过妇女的社会地位、妇女的家庭负担,以及婆媳矛盾、子女教育等等延续千百年的话题,可现在要求革旧图新,这些话题当然要摒弃了。

可惜,他至今没有找到当得起“破格创新”名头的讨论主题。也许别人听来很荒唐,这几天他总冒出这样的想法:说不定对面楼房的那女人是知道的。可是,他并不认识那个女人。不仅不知道名字,身份,连句话都没跟人家说过。更要命的是,电台对过那幢楼是家精神病医院!她就在那幢楼里。尽管人们不认识她,只因她置身那幢楼里,就顺理成章地界定她为“疯女人”。他一个堂堂记者,竟然关心这样的女人,不能不说很怪异。其实,编辑部的其他人也颇为关注那个女人。他们说,他们能有这样的心情,纯粹出自好奇或无聊。其中也有一些男同胞半真半假地说,就当满足一下感官的需求吧。

可是,他的关注跟他们完全是两码事。说来奇怪,默默地凝视着女人,他总觉得面善,甚至觉得她酷肖自己记忆中的一个人。至于到底是哪一个,他也不好肯定,可就是抖落不掉这想法。而且,望着她,心田里似乎渗进丝丝凉风,辣辣的酸痛。仿佛,自己能理解她,理解和包容她的一切。

走廊里响起一阵纷乱的脚步声,编辑部李主任和记者徐姬相跟着走了进来。也不知他们是怎么碰到一起的,可脸上都浮现着暧昧的笑容。

“我说,你又在盯着她呀。你可当心点,为个疯女人,小心自己也疯了。”

李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知是调侃还是忠告说了这么一通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