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晕眩


□ 陈 然

晕眩
陈 然

刘手还记得他和县城擦肩而过时的惶恐和豪情。远远的,望见了许多高楼挤在一起,他想,那就是城市?如果说,城里和乡下的区别主要在于楼的高矮不同,那以后乡下也全是那么高的楼,是不是乡下也成了城市了?如果乡下都成了城市,那谁来种粮食和蔬菜呢?不过这些,他暂且不去管了,他要管的是,他不能再种粮食和蔬菜了。他想,那么多人都往城里跑,他为什么不能去?他已经铁了心了。当初他跟人学手艺的时候,就已经暗暗下定了离开乡下的决心。至于他所以学了这番手艺而不是那番手艺,正因为他看准了城市永远在不断膨胀这一点。他爹娘病了十几年,没能力送他读高中大学,能让他读完初中就不错了,他学不了财会也学不了电脑,他想他还是学砖匠吧。接着他又学了房子装修(从砖匠到装修工其实很简单,就像读书从一年级升到二年级)。城市要变粗变大就必须做房子,做了房子就必须把它们里外都弄漂亮。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他把手艺学好就不愁在城里找不到饭吃,等他攒够了钱就在城里买房子,他也就是城里人了。
他的想法是,到省城里去赚钱,再到县城里来买房子,这样比较合算,总不能叫他一下子成为省城里的人吧。他可没那个胆量。就好像在广州或深圳赚钱拿到这边来用,心里就有底,如果在这边赚钱拿到那边去用,那肯定是不行的。
现在,他远远望着由高度组成的城市,心想他真的能在那里扎下根来吗?他真的不用种粮食和蔬菜,仅凭钱就可以把它们轻松买来吗?对此他一点儿底都没有。以前靠着土地,不管怎么样,肚子总是饿不着的,而在城里,没有钱就意味着饿肚子,这是毫无疑问的。和土地相比,钱总是显得轻飘飘的,揣在兜里老担心它掉了。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它们跟土地完全不一样。爹娘死后,他就老在想着怎么把分到自己名下的土地推给别人,可想了很多办法也没有推掉。它像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紧紧咬住他脚跟。直到国家免了农业税,他总算把它送了出去,无偿地给别人种了。好好的土地,荒在那里毕竟让人心疼。这和他爹以前一样的德性。他爹那时哪怕看到田角一块石头,也要弯腰把它捡起来扔得远远的,担心以后硌了犁头或牛脚。看到路上有堆牛屎,就要把它弄到地里去作肥料或弄回家晒干当柴火烧。把土地送出去了,他就没有任何牵挂了。昨天,他买了好几刀黄裱纸到爹娘的坟头烧了,恐怕有好几万块,够他们用一阵子的了。

中巴车擦着县城的边一晃而过,上了高速公路。他像一个很有把握的将军那样在心里对县城的背影挥了挥手,他想等他回来的时候,就能买下它的一块地方了,不管它是紧贴地面还是悬在半空,反正他要把它买下来。
这可是省城啊。刘手像许多到城里来做工的乡下人一样,在郊区租了间房子。他觉得租房也是一件很新鲜的事。试想,这房子又不是你的,可你每个月只要付一百多块钱,就能像它的主人似的住在里面,大模大样地走来走去了。这比自己做房子省事多了。刚开始他甚至想,不用赚那么多钱买房子了,不如一辈子这样租下去,算算账,说不定还少花些钱,而且这个地方不愿住了,可以换一个地方。只要有钱,你愿住哪里就住哪里。他要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去住一住,那多爽快。他要仔细看看人家城里人怎么活。他发现在城里有这个方便。房子与房子挨得那么近,比如他租的房子的左边住了两个大学生,右边住的是一个单身的女人。她穿着很尖的皮鞋,拎着很小的包,上衣穿得很低,下面的衣服穿得很短,睫毛显得很黑,眼圈显得很大。晚上很晚回来,开门,咚的一声,把皮鞋蹬掉,然后仿佛是把包一甩,和衣往床上一倒,嘴里发出一声叹息,好久才翻了一个身。这一系列动作,刘手隔着墙都听得清清楚楚的。窗子对面住的是一家人,男人、女人和小孩。大人三十多岁。男人夹着公文包,女人洗衣服,洗菜,做饭。小孩经常背对着窗子写字,大概是上了幼儿园或读了小学。偶尔会有争吵,但一会儿又平静下去。刚搬进来的时候,每到夜晚,刘手就把自己房间的灯拉了,竖起耳朵听其他房间的动静。大学生有时会带女同学来。有时候是其中的一个大学生和一个女同学,这时就有点鬼鬼祟祟的。手在衣服上的声音。衣服和衣服的声音。对面的那家人,到了夜深就拉上窗帘,点上一只暗红的灯泡,朦朦胧胧的。刘手探头探脑地望了几次,什么也没有看到。倒是有一次,他清早朝那里张望,那边的窗子忽然开了,一个嘴唇鲜红的女人近距离地冒了出来,吓了他一跳。他从未和一个城里女人离得这么近,他的脸不禁红了。他看到那个女人很漂亮,所以他又很高兴,好像捡到了什么便宜似的。和一些陌生的人,和一些陌生的身体,以及和他们陌生的生活离得这么近,这在乡下是不可思议的。他感觉到了一些狂欢的味道。就像小时候娘带他到外婆家去,外婆家有许多表兄和表姐,有连在一起的房间和好几张床,他们就在那里颠来倒去,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他一边听着表兄们说话,一边闻着表姐们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不一会儿,某一位表姐就会急急地起床,蹲到门角落里的尿桶上去,很快发出了碎银子似的溅响的声音,一股尿骚味弥漫开来,他狠狠吸了两口,觉得很好闻。当然在嘴上会和表兄们一道把那位表姐取笑一阵。那时,只要娘带他去外婆家,他每次都不肯回来,硬要他回来他就一定会哭上一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