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苹果里的虫子


宋广玉

  苹果里吃不出虫子,固然是一件好事情,是应该拱手相庆的。但于我却是一种惆怅,一种茫然,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内心不安。我不知道,不生虫子的苹果,是不是可以像以前那样,用衣袖擦擦就可以放心地吃下去。我甚至还不知道,当所有苹果里的虫子,或者是其他什么里的虫子都彻底消失的时候,人类会是一种什么状况,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作家侯德云在《苹果的气味》里说,他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娶了一个卖苹果的姑娘做妻子。每天回家,她都带了满身的苹果味儿,于是侯先生就能天天闻到苹果的气味。他感到幸福极了,像苹果里的虫子。

  侯先生这个幸福的虫子,咬着了我关于童年的一些记忆。只是我的童年比侯先生要好一些,是用不着娶一个卖苹果的姑娘来家闻气味的。因为我们村里有苹果树,很大的一个园子,就在屯子中间。一到秋天,满园子的国光、红玉、黄元帅,在秋风里晃来晃去把眼睛晃得生疼。浓浓的果香就开始在村子里四处弥漫,无孔不入地钻进鼻孔里,想赶都赶不走。而且,那时候不仅可以随心所欲地闻苹果的气味,还有苹果可吃。供销社统购果品,“等外”的苹果是不收的,每户社员都能分到十几斤或几十斤。虽然那只是些生虫子的、有腐烂疤痕的残次果,但是毕竟能吃到,比把自己逼迫成苹果里的虫子要好很多。

  苹果里的虫子,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虫子呢?我曾经非常仔细地、反复地研究过它们。之所以仔细和反复,是因为那时候常常把它们咬到嘴里,之后不得不吐到掌心,看着它们在手掌上不停蠕动,似乎在抗议为什么把它们咬出来。它们这种极不友好态度常常会激起我的兴趣,勾引我歪头偏脑地加以研究。苹果里的虫子不像人们的想象,因为有苹果的营养,一定会长得肥头大耳,而是小,细,大约不到20毫米长的样子。大都红色,也有白和黄,通体肉肉的,有细密绒毛,几乎看不见嘴巴和牙齿。这些虫子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是用一种什么方式钻进苹果里面,而且不露痕迹,不告诉你,是很难看出里面生了虫子。住在苹果里的虫子一般都很斯文,它们是并不急于吃苹果的。苹果里面既凉爽又安全,风吹不到雨淋不着,而且它还在不断地膨胀、变甜,为什么急着吃啊!先往苹果的肉里钻钻,一直钻到果核附近,仔细研究一下苹果内部的组织结构,然后再优雅地慢慢享用。只是可怜了那只苹果了,被虫子在身体里掏了个洞,它活得肯定很不舒服,经常会闹些感冒发烧什么的毛病,体现出一种早衰的病态。所以在苹果们还都发青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率先泛红或者坠落,那么这个苹果十有八九是住进了虫子。

  当然这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而今,我们已经很少能够在苹果里吃出虫子的。虫子最怕农药,经常的喷洒,它们是没有立锥之地的。岂止是虫子,蝌蚪、蜻蜓、蜜蜂,甚至蛤蟆、青蛙之类大一些的昆虫和动物,都很害怕农药,药来药去的,它们就面临了灭顶之灾。记得小时候的夏季,满池塘的蛙鸣,随便找一个车轱辘碾出的水坑,都能见到成群的蝌蚪。现在呢?今年八月回了趟农村,傍晚随孩子们去西河边洗澡,沿河走了一大圈,河滩里池塘边,竟然没有发现一只青蛙!曾经,那里可是蛙声一片,虫儿鸟儿们的天堂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