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在人间


□ 方 平

  1348年,欧洲中世纪,一场可怕的瘟疫爆发了。繁华的佛罗伦斯丧钟乱鸣,尸体纵横,十室九空,呈现了世界末日的恐怖景象……。卜迦丘在《十日谈》里一开头就描绘了这样一幅阴惨的画面。接着,他叙述道,在这场浩劫中,有十个青年男女侥幸活了下来,他们相约一起逃出城外,来到小山上的一个别墅,周围尽是一片青葱的草木,生意盎然;别墅又修建得非常漂亮,有草坪花坛、清泉流水,室内各处都收拾得洁静雅致,十个青年男女就在这赏心悦目的园林里住了下来。他们唱歌跳舞之外,每人每天轮着讲一个故事,住了十多天,讲了一百个故事。
  从一座触目凄凉的死城,忽然来到阳光灿烂、歌声欢畅的人间乐园,这一对比是强烈的,真是换了天地,叫人眼前为之一亮。这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可说具有一种象征的意义,就象从中世纪的禁欲主义的森严统治下解放出来,人们忽然发现,这现实世界是多么美好,多么值得歌颂啊!
  马克思曾经指出:“废除作为人民幻想的幸福的宗教,也就是要求实现人民的真实的幸福。”①《十日谈》里那些充满着对人生的热爱、一心追求尘世欢乐的故事,就是抛弃了天国的幻梦,宣扬幸福在人间。卜迦丘的这部杰作,可说是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早春天气,冲破寒意,而傲然开放的一朵奇葩——那笼罩大地的寒意,象中世纪黑死病般摧残人间,就是庞大的天主教会的黑暗势力。
  我们只有把这部古典名著和它的特殊的时代背景、特殊的历史使命联系起来,才能更好地理解它、珍惜它在历史上的巨大的进步意义。
  开卷展读《十日谈》,我们看到,头上接连四个故事,全都是对当时炙手可热的天主教会的讽刺和揭露。这应该不是偶然的巧合。那为首的四个故事,好象一篇勇敢的挑战书,更象跟敌人进入前哨战的一阵密集的排炮,显示出不可轻视的力量。卜迦丘是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和自己作为一个人文主义作家的历史使命的。
  在那开头的四个故事里,让我们首先挑第二个故事读一读吧。巴黎有个丝绸商扬诺和一个犹太商人十分友好,几次三番苦劝他抛弃犹太教,改信正宗的基督教。最后,那个犹太教徒表示,如果非要他改变信仰不可,那他先要到罗马去考察一番再说,看看天主派遣到世上来的代表(教皇)和作为他兄弟的四大红衣主教的行为和气派究竟怎样。他赶到了罗马,在教皇的宫廷里他看到的是什么景象呢?
  
  他们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不是寡廉鲜耻,犯着“贪色”的罪恶,甚至违反人道,耽溺男风,连一点顾忌、羞耻之心都荡然无存了;因此竟至于妓女和娈童当道,有什么事要向廷上请求,反而要走他们的门路。……
  
  他又继续留意观察,把这些寡廉鲜耻之徒的所作所为全都看在眼里了:
  他们个个都是爱钱如命、贪得无厌,非但人可以当牲口买卖,甚至是基督徒的血肉,各种神圣的东西,不论是教堂里的职位,祭坛上的神器,都可以任意作价买卖。贸易之大,手下经纪人之多,决不是巴黎这许多绸商布贾或是其他行业的商人所能望其项背。……
  
  这些触目惊心的情况使那严肃端正的犹太人得出结论:罗马哪里是什么神圣的京城,乃是藏垢纳污之所;教皇、主教这些人本该是基督教的支柱和基础,却无恶不作,无非要叫基督教早些垮台,有一天从世上消灭罢了。
  至此,读者一定会象扬诺一样,以为他再也不会皈依基督教了吧;可是就在这里,卜迦丘显示了一位短篇小说作家的技巧,他让亚伯拉罕把话头一转,使故事得到了一个出人意外的结局:“可是不管他们怎样拚命想把基督教推翻,它可还是屹然不动……。这么说,你们的宗教确是比其他的宗教更其真诚神圣。”因此他竟下了决心,到教堂去接受基督教的洗礼了。
  作者本人是个天主教徒。他做不到象无神论者那样,从宗教的反动本质来彻底推翻宗教。但是他不给天主教任何说得响的理由,把它的值得存在下去,仅仅说成在于它本应该象一个被蛀空了的大厦那样倒下去,却终于还支撑在那里。这,在我们看来,对于一个宗教徒而言,几乎已尽了最大的讽刺能事了。
分享:
 
摘自:读书 197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