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情六记


□ 鲍尔吉·原野(蒙占族)

  鲍尔吉·原野(蒙古族)

  作者简介:鲍尔吉·原野,蒙古族,中国作协会员,辽宁省作协主席团成员。出版有《掌心化雪》等二十三种散文集,在台湾出版《现代文学典藏——鲍尔吉·原野散文集》。作品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中国新闻奖金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辽宁文学奖等。

  放鹰记

  几天前,我回一趟老家,坐大客。大客行驶时间六个小时,司机声明除服务区停车一次,途中不停车。

  与我邻座是一位南方女人——她身上穿了许多层毛衣和一件不合体的男式羽绒服,三十多岁。

  说来好笑——车开两个多小时,一对农村夫妇要下车,说上错车了。司机答复:怎么能上错车?你买的是这个地方的票,上的是这趟车,怎么能错呢?

  其夫说:我们不上这个地方,我们要上××,亲戚把票给买错了。

  司机说,车上有监控录像,不许停车,我必须把你拉到终点。

  车上人哄笑。其妇说:求求你了,把我们拉到终点干吗呀?你不就点一脚刹车的事吗?

  司机叹气说,我要被罚钱了。车停,这对夫妇作着揖下车。邻座的南方女人跟着下车,售票员不让,她说看车下的行李。我感觉车下面有她一份重要的行李。

  到了服务区,人下车活动,南方女人盯着车下面的行李舱,最后一个上车。

  一瞬间,我想到她行李里是否夹带毒品之类,况且她沉默寡言。

  车到终点,天快黑了。我取行李时,看一眼南方女人的行李,是个旧纸箱,缠胶带,上有窟窿眼。她双手抱着纸箱,东张西望。

  我问:你需要帮助吗?

  她问:这儿离草原有多远?

  我老家是内蒙古的小城,从这里到草原,中间隔着上百公里的农业区域。一个南方人,在陌生之城的薄暮时分问“草原还有多远”,满搞笑。

  我说了之后,她显出失望。我说,你肯定先要找旅店住下,就算草原只有十里远,也要先住下。明天坐大客到巴林右旗、翁牛特旗,那里都有草原。

  她说:“哪个旗好?”

  这句话也挺搞笑。旗和县一样是行政建制,说不上好不好。我问:你要做什么?

  她摇头。

  我想到这个纸箱的神秘。这次回家,我和朋友约好去翁牛特草原,我们叫牧区。我告诉她明天有方便车去草原,如愿搭乘把电话留下。

  她问:什么旗?

  我说:翁牛特旗。

  她思索,翁——牛——特,今天是牛年。好,跟你一起去。

  翁牛特旗是蒙古语,跟牛和牛年都无关。第二天上午,我接她上车,一同上路。

  开车的是我的朋友Y,这情况我事先说过,把她捎到一个可以称作草原又有人烟的地方。

  路上,Y问她:你上草原干啥?

  她答:放飞一只鹰?

  Y:你从南方到内蒙来就为放飞这只鹰?

  她说对。

  我问:纸箱里边是鹰?

  她说是。

  Y:你放飞之后就回南方了?

  她说对。

  这个答案出人意料并且简练,一点没留让我们遐想的空间。上车时,她用手机通过一次话,告诉对方我们这辆车的车号,怕遇上坏人。

  Y小声对我说:放生,做善事还愿。

  我点头。

  Y说放生在哪儿都能放,跑这么远干啥?

  她听到这些话,但不加入我们的谈话。我从后视镜看到她怀抱纸箱,目光坚定。

  我们的车到达乌丹镇已经是目的地,然后东行,专门送她。在一处荒野,Y停车对她说:这就是草原,都沙化了。放飞鹰之后,我们把你拉到乌丹镇。

  她下了车,不满意,说:这算什么草原?草呢?波浪似的绿草和羊群呢?

  Y哈哈大笑,说,这是冬天,你脚下的枯草夏天就绿了。牛羊在牧民家里圈着呢。

  她脸红一下,说:不好意思,我忘记是冬天了。我以为还有穿蒙古袍的牧人骑马奔驰呢。

  我说那是MTV,现在他们在家歇着喝茶呢。

  她打开纸箱,铁笼里有一只小鹰,目光犀利,爪钩尖利。

  Y说,在这儿放生好,前边是湖水和树林,有野兔什么的,鹰方便生存。

  她说,好,这是缘分,掏手机,跟一个人说话。我看到这是可视对方的3G手机。

  鹰出笼却不飞。她把鹰扔到天上,鹰落下,与我们对视。

  她对着手机说:你跟小鹰说吧。

  手机屏幕上有一个男人,穿病号服,头上插着管子。我听到他虚弱的声音:飞吧,小鹰,好好飞吧。

  说起来怪,鹰打开翅膀,像一把大黑扇子,笨拙地往前碎步走,趋快,拍打翅膀飞起来,翅膀张开有它三个身体大。它在我们头顶盘旋.半径越来越大,远去。

分享:
 
更多关于“真情六记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