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丘


□ 林 彦



准确地讲,它应该被称为坟墓。
它深藏在南陂县城的西郊,近看完全像座小荒山,上面零散地歪着数株枯瘦的松树,余下的满是野草和荆棘,在它脚下,良田千顷,阡陌纵横,俨然是一派田园牧歌的情调。可惜,这幅被稻麦层层渲染的山水画铺到它脚下即被裁断。荒丘,披一身褴褛而毫无生气的苍衣,如一个濒死的老人,冷峻固执地瞪着脚下田园活泼的风光,不肯投身迎合。它正处于被人遗忘的位置,但它又处处表现出毫不妥协与协调的姿态,拒绝被人遗忘。
它有拒绝被遗忘的理由。作为历史的见证,它完全有必要得到应有的尊重。在省志《抗战英烈史》第一章,有关于它的记载:1938年,日本军队侵占南陂县城,尔后,开始扫荡各村的抗日民兵。在西郊数村,日军的暴行遭到村民的激烈反抗,他们用铁锄和猎枪还击,杀死了九名荷枪实弹的日军。次日,日军血洗了西郊的两个村庄,男女老幼一千余人,统统被填在一个大土坑里,掘土成丘。九名日军的尸体则被埋在土丘上方,俯压着殉葬的中国村民。以少欺多、恃强凌弱,一幅侵华战争时期双方对比的形势图,竟然极其形象地概括在两座坟墓的结构上!概括得如此令人愤慨、耻辱,而又无可奈何。
日本人还曾在土丘上栽种过樱花。是对所谓“靖国勇士”的缅怀?还是象征着对这片土地的永久征服?抑或是粉饰一下这块血腥的墓地?确实答案,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没有能够永久征服这片土地,和历史上无数侵略者相比,日本军人除了残暴更甚于兽行之外,结局没有什么不同。而樱花树,在日本战败投降之前就已枯死,甚至从未开过花。这块土地凝聚着中国人太多的愤恨和血腥,散发出逼人的怨气和阴森,令任何娇艳的花朵都难以生存。它的作用,这时已不仅是供死者长眠的所在,而是浓缩为一个民族的伤痕,浓缩成一座无声的警钟。
它并非生来就寂寞,在伤痕还在滴血时,它甚至像光荣负伤的战士,受过很大的尊敬和关注。省志上,它被称为“南陂抗日村民英烈纪念遗址”。“英烈”这个词用得准确而有分量。村民遇害时,好些人手中的锄头上还残留着日本人的脑浆,而在当时的南京,几万日军就任意宰割了三十余万中国人。从这个意义上讲,荒丘比南京的遇难同胞纪念馆壮烈的色彩要浓得多,屈辱的成分则要少得多。壮烈色彩使荒丘在四十年前很难和“荒”字联系在一起。它的脚下簇拥着花圈和供品,身上栽种了常青的松树,头上罩着一系列它应有的荣誉。一代又一代的少年、青年、甚至老人,在它面前开展各式各样的纪念、宣传和教育活动:忆苦思甜、铭记国耻、继承革命传统……为了跟上形势,县政府专门修了一条大路,方便浩浩荡荡的参观者。
二十年过去了,三十年也过去。它不知怎么日益遭到冷落以至于被遗忘。先前的大路早已丧失了全部的浩浩荡荡,逐渐为野草埋没。这里只剩下荆棘鼠兔与苍烟落照,只剩下寂寞、委屈和怨愤。
它被遗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狂热的革命热情和虔诚不是一个民族成熟健全的精神。现代人的精神世界是那样丰富而多元,要干的事实在太多:要工作、要追星、要升迁钻营、要赚钱享乐、要实现自身价值……它缺乏曾经拥有过的感召力,即使是当作抗战历史的解说教材,它也因为偏僻荒芜而显得无足轻重。了解抗日战争有必要顶着一路沙尘去参观荆棘丛吗?电影电视报刊已将抗战题材嚼得烂熟无味,比起荧屏上的血肉横飞,它那点血腥已不能给人以足够的刺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