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拯救时间:叙事时间的出场


□ 马大康

  摘要:文学与时间密切相关,可以说,时间意识变化往往会促成文学形态,乃至文学整体的变革。时间的历史化,是时间在小说中真正出场并获得应有地位和实质性意义的决定性因素,同时,也为现实主义文学的产生奠定了基础。时间的“虚化”和独立,则是叙事时间自觉出场的基本前提。随着人的个体性的发展,时间被打上鲜明的个人体验的印记,成长为个人生命时间,从而为虚构叙事重新塑形,并促成文学的变革。
  关键词:叙事时间
  自然时间 神圣时间
  历史时间 抽象时间 个人生命时间
  
  只要那些小齿轮在卡嗒卡嗒地转,时间便是死的;只有钟表停下来时,时间才会活过来。
  ——福克纳
  文学诞生之初,文学中的时间意识就相伴出现了。譬如《诗经·豳风·七月》就有“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四月莠葽,五月鸣啁。八月其获,十月陨萚。”其中,时间具体表现为节气物候的嬗替,只不过这时间与叙事并没有实质性的内在关联,主要用于起兴而已。文学中的时间意识有一个从萌芽到成熟的过程,它随着文学,特别是人类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反过来,时间意识的发展变化也促成了文学的发展和变革。然而,文学中时间意识的真正觉醒,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这期间,时间的历史化、时间的“虚化”和时间的个体化,都为文学打上自己的印记。
  
  一
  
  儿童“故事”往往有一个固定的开头:“从前……”。这一模式适巧道出叙述的时间性原则:任何事件只要被叙述,它都无可挽回地被推人“过去”之中了。哪怕是正在发生的事,在叙述中也无可奈何地沦为“过去”而与“现在”拉开了距离。“从前”创造了时间间距,而且这距离又是任意设定的、模糊的,是非历史的距离,从而将故事叙述与诸如“元狩四年春……”(《史记·衔将军骠骑列传》)之类历史叙述相区分。“故事”这种模糊、非历史的时间间距,既符合叙述的时间原则,又为作家创作带来极大便利。往事不可追,由于时间的不确定性和非历史性,它也不可究诘,毋须究诘,这不正为想象提供了最好的用武之地?“从前……”这一习常的叙述时间模式,曾经为多少儿童打开幻想的翅膀,将他们带到一个奇异而温馨的世界,滋润着他们的心田,并成为他们日后乏味的人生道路上的珍贵馈赠。走进故事,你就跨入了文学时间,一种区别于日常的正在流逝的当下时间的文学时间;走进故事,你就跨入了异在世界,一个区别于充满真实的烦扰纷争的现实世界的想象世界。“从前”这一时间概念,恰好成为特征鲜明的分水岭,它作为一种叙述的时间标志,日渐培养起儿童区分想象界与现实界的能力。
  较之于日常时间,故事中的叙述时间却更为简单,它往往被压缩成单线索连贯发展,同情节的自然进程相吻合,紧紧粘附在情节上。叙述时间尚没有从故事情节中独立出来,叙述秩序没有跟情节秩序相剥离,它们没有被抽象出来重新加以组合。尽管叙述节奏可以被改变,但是,不能改变它前后相续的流向。这就是说,虽然故事以强调时间性的“从前”开头,但仍然是沿袭了习常的时间观念,叙述时间本身并没有得到重视,它总是隐失于情节、事件之中而得不到彰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