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枫树下的来弟们


□ 罗南

  

  不时撞入我梦中的依然是那棵高耸入云霄的树,一棵老枫树。

  老枫树生长在一个名叫大石板小学的校园里,那是一个山村小学校,在两乡交界处。平日里,大石板是静谧的,除了偶尔从林梢扑棱棱飞过的鸟儿,那儿有时一整天也见不着一个过路的人。零零星星的农家户像是一把沙子撒进了大山皱褶处,密林层层叠叠,只闻鸟啾蝉鸣,寻不见人的踪影。小学校就掩隐在这浓浓绿意间。

  大石板全是树,且多数是枫树。

  在这片汉族聚居的土地上,全校一百多名学生和六个教师中我是唯一一个壮族人。那年我十八岁,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拿起教鞭走上讲台的第一所学校。

  大石板小学的校园很小,一栋孤零零的三层混凝土楼房,一层为教师宿舍,二、三层为教室。楼前面是两张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左边是二十步见方的小操场,往右约摸十步就是那棵不时撞入我梦中的老枫树。杨来弟每天上学放学都打那枫树下经过。

  大石板小学的女生大多叫来弟。杨来弟、张来弟、吴来弟、姚来弟……她们如果有妹妹,妹妹的名字多数叫引弟、招弟或盼弟,如果是弟弟,那弟弟的名字里多半带有宝字或富字。杨来弟的妹妹就叫杨招弟,还有一个弟弟叫杨德宝,八岁,读一年级。

  她们家在一个名叫巴当的地方,距离学校约两个小时的山路。每天天刚麻麻亮,杨来弟三姐弟就得从床上爬起来,草草弄些早饭吃后就离开家门来学校。大的两个姐姐一人背着一个小背篓,杨来弟负责打猪菜,杨招弟负责割牛草,杨德宝则空着手跟着后面,长带帆布书包随着他走动一下一下地打在屁股上。三姐弟在崎岖的山道上边走边四外张望。沿途的草丛间树荫下也许就会有杨来弟要打的猪菜,或是杨招弟要割的牛草。翻完几山几坳,人走到学校,背上的背篓也装满了猪菜或牛草。她们来到老枫树下,卸下背篓靠到露出地面虬劲的树根旁,寻得几颗小石头垫稳篓底,这才抹了一把汗,抓起书包噔噔噔往教室冲。放学后又抓起书包噔噔噔跑到枫树下背起背篓往家里赶。

  从巴当到学校两个小时的路程在学生中不算最远也不算最近。这里的孩子来上学,最远要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最近则家就在学校路坎下,挎起书包,两分钟就能到达教室。不论路远路近,每个孩子都会像杨家姐妹一样,用早上出门上学的时间顺路兼做些农活。

  杨来弟十五岁,比她妹妹大两岁,两人都在我教的班里读六年级。两姐妹长得一样的清瘦黝黑。她们穿着同样质地同样款式的衣裤,梳着同样的马尾,一高一矮并排坐在同一张桌子后面。上课时,数学老师或语文老师点到杨来弟回答问题,杨来弟扭扭身子百般不愿地站起来,歪着头,食指尖一圈一圈绞缠枯黄的发梢,张开嘴只管羞涩地笑。再提问杨招弟,杨招弟噌地站起来,用脆朗朗的声音飞速报出答案。这样的鲜明对比使杨来弟成为笑料,调皮的男同学跳着脚跟在她屁股后面唱:杨来弟,吃大屁,读书不过杨招弟!杨来弟只管拔动两只细长的腿朝前走,不时回头冲追在后面叫喳喳的男孩子翻一个白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