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虫媒人(外二篇)


□ 余世磊

虫媒人(外二篇)
余世磊

五月之夜,无月,黑寂寂的。
从我家门缝里望去,是谁?打着一盏绿灯笼走过。
开门一看,哟!原来是虫大媒人,这么匆匆忙忙,要飞到哪儿去呀?
你家屋后的丝瓜花、瓠子花,葫芦花都开了,我得赶快去为它们做媒呀!
虫媒人回过头来,丢下一句话,又飞走了,飞得真快,在屋角一闪即逝。
你这小小的萤火虫,在这夜晚,还在为别人家的事情奔走着。这会儿,那些蜜蜂们,蝴蝶们,不知早睡到哪个梦之洲去了。说心里话,我早就想过,我家的花儿开了,如果让我去请个媒人,我一定会去请你来。这不,不用我去请,你自个儿就来了,哪里再去找这样的好媒人?
屋后是一片山坡,妈做了几个瓜墩,种了几棵丝瓜,瓠子,葫芦,发芽了,牵藤了。天天和妈一起去浇水,天天盼望着开花,就是不见开花。不过隔了两天没去,花真的开出来吗?这夜里也没事,我得去看看。拿了一把手电筒,走到屋后,用手电筒一照,真的开出了几朵黄的花、白的花。那是一把破手电简,开关有些接触不良,发出的光并不亮。但那些花儿,还是受惊了,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弄得藤叶颤动不止,悉悉索索地响着。那个虫媒人在,也从藤叶间惊飞了出来,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飞了几个圈,最后,停在一片毛茸茸的葫芦叶上。我关了手电筒,俯下身来,借着那绿灯笼的光芒,看得见,虫媒人分明有些不高兴了,把触角摇得像个货郎鼓。它说,你跑来干什么呀?不知道花儿们怕人吗?
是的,花儿们怕人,我知道,但我还真没考虑这么多事情。特别是这些瓜的花儿,胆子比针尖还小,脸皮比纸还薄,总要等到夜里,确信周围没人,这才敢开放出来。至于这谈婚论嫁,有个人站在旁边,它们就更不敢了,难怪虫媒人会不高兴,搅了它们的好事呀。就是村里的年轻人,谈论起这些事,也会觉得脸红,害羞,何况是这些花儿。在村里,家有犬子,看上人家好女,请个媒人去说说,这就更要保密了,不要让外人知道。媒说成了,千好万好,媒说不成,锣没有敲,鼓没有打,八字还没写出一撇,就闹得沸沸扬扬,让两家人的脸往哪儿搁?
哦,虫媒人,都是我不好了,我走了。我再也不敢打手电筒,但我发觉,地上有光,依稀能看得见路。是星光,抬起头,满天的星星遥远而又璀璨。又岂止是星光?我这才发觉,还有好多的虫媒人,在远远近近的地方,亮着手中的绿灯笼。尤其是山洼里人家的菜园里,更有数不清的虫媒人,绿灯笼星星点点,像天上的星星,亮成了一团儿。都有微弱的光芒照过来,这么多的光加在一起,就有一定的亮度了,脚下的路更清晰了,瓠子、葫芦的花更白了。我把脚步放得轻些,再轻些,走回家里去。
夜深了,我要睡了,去关上门。就在关门的时候,又见那个虫媒人,已从屋后飞回,正经过我家门前。不用去问它,肯定已把那几桩媒做成,花儿的媒,可不像人的媒,要简单得多,好做得多。哎,我说虫大媒人,你该进屋来坐坐。像昨夜里到我家来做客的那个人一样,也是打着一盏灯笼来的,不过是一盏红灯笼。一进门,就把那盏红灯笼吹灭,挂在墙上的一根钉上。虫媒人,如果你来,也把你的那盏绿灯笼暂时吹灭,挂在墙上,然后坐下来,吃烟,喝茶,你不吃烟,不喝茶,空坐一会也行,只是怠慢你了。有一点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寸步不离那盏绿灯笼?无论走到那里,总是带着它一起。看那个虫媒人,在我家门口绕了一个圈,一开始想进来,但想想还是算了。虫媒人说,菜园里,田埂上,还有好多的花儿,急等着我去做媒呢。好吧,好吧,你去吧,有空的时候你再来。你来,放心,我们不会要你那盏绿灯笼,更不会弄坏你那盏绿灯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