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心中的吴大猷


□ 韩汝珊 韩汝琦

  吴大猷先生是我们的姨夫,吴夫人阮冠世在家中排行第二,我们的母亲阮冠时排行第三.吴大猷先生1946年离开北京时,我们还不到10岁,幼年时的印象多来自母亲,知道二姨阮冠世是个才女,在那女子很少接受高等教育的年代,她毅然选择了南开大学物理系.在那里他们相识.从此吴大猷就一直关爱着我们的二姨,风风雨雨,历尽磨难,但一往情深谱写了许多动人的爱情故事.也是从母亲那里知道了吴大猷是位物理学家,北京大学知名教授,他成为了我们心中仰慕的长辈.也许是受了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兄弟二人都喜爱上了物理,在上世纪50年代先后考人了北京大学物理系.在当时北京大学物理系的教师中,有吴大猷的老师饶毓泰、叶企孙,有他的朋友和同事周培源、王竹溪,有他的助教和学生黄昆、沈克琦等等.从他们那里我们常能听到吴大猷先生在北大和西南联大时的往事.知道学生们非常爱听吴大猷讲课,他在学校中的敬业精神为学生们所感动.吴先生当年讲的古典力学,被黄昆看成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一课.是吴先生最早把量子力学引入中国的.我们还知道,在条件非常艰苦的西南联大,吴大猷先生坚持不懈地进行科学研究,在光谱学、拉曼光谱学方面作出了很好的成果,并撰写了著名的专著.吴大猷先生热爱科学和献身教育的思想境界深深地印在大家的记忆里.我们为是吴大猷先生的亲属晚辈而自豪.
  真正有机会亲聆吴大猷先生教诲,那是在1992年5月,吴先生应邀访问大陆,回到阔别46年的北京.吴先生给我们的见面礼是一张带有签名的照片、一套《吴大猷文选》,还有一本刚刚印刷出来的“Physiscs,Its Development”,这是吴先生在台北台湾大学讲课的讲义,对物理学理论的发展与内在的联系作了精辟地论述.并让我们读了以后与他讨论.联想起上世纪70年代末,汝琦首次赴美国参加学术会议,通过电话与二姨及吴先生联系,本想约时间前去探望,但吴先生却已为汝琦安排了几所美国大学的参观访问,希望抓紧有限的时间去进行学术上的交流,亲人间的会面以后还有机会.80年代初,汝珊赴美国访问,吴先生嘱咐要注意多多吸收西方科学文化的精髓,由此我们领会了一位长者对后辈的殷切希望.当时汝琦正应《中国科学家略传》一书为吴先生撰写小传,写好后送吴先生看稿,吴先生覆信谦虚地说:“汝琦:你写的小传,事迹部分多正确,但称誉则夸大了些,……我这一生真正的些少贡献,是在台湾的学术发展上……是我对台湾培育人才、提高学术水准的贡献.虽则成效不能使人满意,但在外在情况下和自身能力内,我实在尽了我的心和力,问心无愧对台湾这一代和下代的学子.……如写我的小传,似宜兼及这方面,不要因为是在台湾做的而略去,我的工作是没有政治性的,是为中国学术、科学、人才的效力.” 的确,吴先生的一生是为中国学术、科学、人才的效力.
  1992年在北京,吴先生率领台湾代表团参加了李政道教授组织的“首届东亚、太平洋、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物理实验和技术研讨会”,还参加了为周培源教授九十大寿举行的国际流体力学与理论物理科学讨论会,以及有海内外300多位物理学家与会的中国当代物理学家联谊大会,参观了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和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实验室,对两校及中国科学院的发展和成就由衷地赞赏.吴先生回台后又推动并实现了首批大陆科学家的访台.吴先生一心想的只是国家的昌盛,民族的复兴,人类的发展.在北京期间,吴大猷探亲访友,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和亲人.给我们的突出的感觉是吴先生人缘特别好,老朋友像严济慈、周培源、赵忠尧、汤佩松……见面的话儿说不完,久久不愿离去;当年的老学生像黄昆、朱光亚……不管多忙,都要拜见老师,回忆接受老师教诲的经历;年轻的同行和晚辈更是争相目睹吴先生的风采,不论是谁,吴先生的谈话总是那么热情、谦和和坦诚,使大家感受到吴先生之所以这么受人崇敬,首先是他人格的魅力.在北京,会议与会见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但是吴先生还要寻觅46年前在北京生活的足迹:上课的教室,居住的会馆,走往的胡同,漫步的小桥!吴先生回到北京,很希望得到一幅昔日的地图.北京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教授得知后,把自己主编的《北京历史地理集》赠予吴先生.吴先生如获至宝,连声致谢.虽然只有短短20多天,我们领略了吴大猷先生的学者风度,豁达的人品和博大的胸怀.
  1992年以后,我们与吴先生的交往频繁多了,常常有电话往来,并于1995年和1997年两次赴台北访问,可以有较多的时间陪伴吴大猷先生,请教学术和教学方面的许多问题.吴先生把他近期的著作送给我们,十分亲切地向我们传授他几十年的心得体会,其情令我们非常感动,受益极大.1995年9月27日,我们亲耳聆听了吴大猷先生为台湾清华、交大师生开设的“相对论量子力学”,听课的有不少是已学有成就的教授,也有一批风华正茂的博士.年纪九十高龄,把深奥的理论讲授的清晰透彻,使我们大开了眼界.我们知道吴先生对每一次课准备都十分认真,成为他晚年生活中的重要的不可少的内容.由于我们兄弟二人都是学物理的,私下里谈这方面就更多一些.有一件事使我们震撼,在吴先生青年时期,学习并运用刚刚创立不久的量子力学,向当时的也是当代的物理学权威E.Fermi和A.Sommerfeld挑战,修正了他们在求解势能函数中的边界条件,计算预言了5f电子能态的特征,为后来发现周期表中的新元素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更使我们敬佩的是,这项工作是1933年完成的博士论文,当时还没有现代计算机,主要是靠手算完成的这项重要成果,谁能想,吴先生不满足于这个较为粗糙近似的结果,在60年后的今天,领导同仁,用现代巨型计算机重新精确地重复出当年的论断.这种严肃认真的科学精神,使我们受到震动.这在世界科学史上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他还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研究成果:按需要设计一定时间间隔内,作用力的变化率及其应用.吴先生的研究工作总包含着新的思想、新的概念、新的思路和方法,比如在原子物理学中,吴先生提出的“双激发态”、“自电离”等概念,在最近重新活跃的原子问题领域中又再现出它的光辉,也必将在多原子系统中有新的发展.吴大猷对待科学与教育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物理 2008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