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意公园(短篇小说)


□ 石 英

故情未泯,却老管闲事;棒打鸳鸯,自身却落入尴尬地,只落得自嘲自讽。

他,周士云,现年55岁,如在过去,应该说是已进入暮年了,但他却还没有结婚,而且是从未结过婚。原因嘛,还要追溯到30年前的1967年。在那个欲哭无泪、令人啼笑皆非的年月,他因为不小心拿有领袖像的报纸包了鞋子;又祸不单行,在看纪录片时随口说到副统帅太瘦,竟被单位公认的“老实人”,也是他的好朋友明君臣“严正”揭发,而被打成“死反革命”。因为,按照当时的逻辑,拿印有领袖像的报纸包鞋就意味着公然污蔑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而说副统帅太瘦,就意味着他身体不好不能当接班人。更按那时临时颁布的法令:凡是污蔑攻击伟大领袖和他的亲密战友以及中央文革的现行反革命分子,都毫不含糊地要判处极刑。尽管他也为自己的“错误言行”进行了辩护,但权威方面毫不理会,他先是被卫戍区军管,只待执行。然而,“合当他命不该绝”,遇到了好人——卫戍区的一位军代表考察这名叫周士云的出身和经历以及“犯错误”的具体情况,认为他“本质不错”、“一贯表现良好”,而且“主观故意的根据不足”。在军管监押一年半之后,交由革命组织进行群众专政。就这样,从1969年初至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将近7年的时间,一直在凝聚了邪恶人性与暴行的“红旗造反总部”的股掌中,受尽了人间最残酷而无所不用其极的压榨与蹂躏……在这当中,曾经与之信誓旦旦地表示终生相濡以沫、永不变心的初恋“对象”也离他而去,不久就与他人结婚。

在上述精神的与肉体的、感情上与道义上的打击和背弃之下,他以非同寻常的心理坚韧抗击着多重灾难的摧残,保持了健全的心性与人生的方向,终于熬出头来;而且在时过几年之后,被任命为一个处级杂志的主编。但这时他已至不惑之年,虽然一切尚属差强人意,只是有一桩大事可以说是“晚了三春”,这就是他一直是孑然一身,甭说是未建立家庭,就连女朋友也未交一个。不是没有任何人关注,主要的原因是他本人对此已心灰意冷,一门心思投入他钟爱的刊物之中,偶尔写些应景文字,也并非他的主业。因为他很有些自知之明——缺乏文学创作必备的天赋。而迄今未婚的另一个因素是,他常常看到他身边的同事,十之五六的夫妻间经常叮叮当当,有的还闹得鸡飞狗跳,而其中之二三最终不得不离婚分手了事。联系到他年轻时唯一的一次恋爱结局,他认为这婚姻问题也绝不都是一个美满的结局,更不都是什么“天作之合”的金玉良缘。甚至有时就连凑合着过日子的最低要求也不可得。可能是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可能是他以偏概全的思想作怪,反正“结婚”这个几乎人人都无法逾越的门槛,对他而言,确实不是一个值得艳羡得流哈喇子的神仙之境。

说也怪了,就在公元1999年的春天,对这个叫周士云的男子来说,胶着了长达20年的局面(前10年是不得已)竟有了微妙的变化。那是在一次整个大区六省的报刊业务交流会上,听当地领导同志介绍地区发展情况时,坐在前排的一位女士引起了他的注意。其实,说是“注意”也并不全面,因为只是那位女土一个局部——一双舒展、大气被他自认为好看的双足,还有那修长而匀称的双腿。从这,他判断她必是位不胖不瘦的高挑个儿。虽然他自感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忍不住又看了看她面庞的侧影,神态凝然、恬静,不是那种俗尚的漂亮妞型,却绝对是位落落大方,具有良好气质的中年女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