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叹时光(组诗)


□ 顾北

顾 北

朗诵,或为一块石头命名

手中有块石头,取名“朗诵”

每当靠近它,就会闻到硝烟,双眼痴恋迷离

好像它穿越了历史之门

无意中跌落我的诗集之上

我喜欢坚硬的呈现

就像现在,坐在石头的另一侧

秋天徐徐滑翔,夜无尽头

疲累的人和植物都陷入沉睡

然后,朗诵

兑现的声音和空旷的厅堂

人群如移动的灵魂

石头的冷和硬都不会决定什么

这季节需要这样嘎吱作响

需要缠绵的关节和酸痛的影子

在童年谈过恋爱

如今——交给沉思默想

而朗诵,你看见了兽骨和图腾

在手掌升起旷野、佳偶和美妙

请允许我们隐匿起来

为可能和不存在的现实

在粗糙与细腻之间我选择大声

选择一位威风凛凛的军官

在秋天,错误无可争辩成为石头

赋予它更多的,真理和谎言那样的朗诵

另一说

如果活着就是死

那我们会死很久很久

这是午后想出来需要回击

一条真理的说辞

可如果死了还算是活着

那就是古人追随和拥趸的仙人

因为只有这种解释才能明白

为何古人都早于我们离开人世

有时我们想挽回一段话

却因为措手不及没有及时捞住

话很破碎

却都是真实所在

有时墙壁上有干枯的历史

那就是贬义的变形的灵魂

当我们说到灵魂

一切都变得鲜活起来

祖母稿

头发里有一团稿件

高悬的瀑布吓白黑夜的半边脸

问自己,需要早前的那些时光回来

需要祖母这时松一松紧攥的手

她脸上露出安详

像我需要的那样回到过去

回到堆满蔗糖的谷仓

不存在的当下,撇下所有依舍与责任

恩典呀,当你告诉我

时光如野兽,又到了秋日

我们真的不需要像预兆那样生活

不需要一棵冬天的树期盼着响雷

我们还需要一些时日

从锦灰堆里往回抽一抽

半咸半淡的手

告诉他:我们不再疑虑,不再害怕

不再永远安静,没有一丝声响

等待的部件非常复杂

每一个环节都要拧紧

过程总会教给我们点什么吧

像荆棘中的野鸟,像躲闪的生活

不管我们手头多少丝线缠绕

真理永远在神秘的结骨点

时间总有能量将我们头发往后拉直

不要悲哀,我们还需要一些些时日

那是留给你沽酒的时日

寻欢作乐早已占据睡过的床铺

有时我天真得像个国王

有时我更像女儿、妻子,在深夜的

信封上贴满寄往清朝的邮票

 

原来野兽如此地逼近我们

起初只相信它们模拟我们的动作

吓唬并成功令我们骇怕

将梦也渲染成黑色

没有时间和空间,獠牙般挑破

一层幻想

后来,后来它们竟然模仿我们恶作剧的

脸,也就是爱情,是的,它们懂得什么是爱情

并努力装扮成宠物那般可爱

潜伏在门外的男人皆心怀鬼胎

草丛动物更有野性

可是来不及了。野兽一夜之间逼近我们

恐惧高于心脏以上,赋予生命的节奏

不再慈祥。我知道时日无多

那就奔跑吧,那是最初的本能

呈现给荒原一颗闷喊而碎裂的心

如今肋骨的缝隙最后穿梭的

仅是一个空壳的朝代

核桃那般易碎的辉煌的宫殿

西风,残照,空留一夕若有若无的芬芳

连野兽也感到孤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叹时光(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