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娱乐,不至死


□ 郑洞天

娱乐,不至死
郑洞天

我们早已告别了为受教育而走进影院的时代,但是,以前我们把电影当成了太重的一回事,如今是不是又把它看得过于轻浮了?
不管有多少网客的抗议, “洋节”已然与国人接轨,情人节首开先河。不过按公历过的洋节跟按阴历过的土节难免撞车,比如今年的情人节就跟春节紧挨着,弄得几家欢喜几家愁。只管过节的人,觉得凑在一块更加喜兴,还能省一份涨得太黑的买花钱;靠过节进账的人,却白白断了一半财路,比如卖电影的,本来好端端两个档期,老天爷给蒸发了一个,结果27部影片来挤“贺岁情人双档”。
凡事都有两面,现在票房结算虽然还没出来,但如此惨烈的竞争,也许可以给明年这个档期市场带来更多的成熟和理性,自从《甲方乙方》首开国产贺岁档,十年来我们每年都面临这场无形的考核。如果说《爱情呼叫转移》算得上今年头一份差强人意的答卷,用导演张建亚的解释,这是天天开会的结果——他说在影片出笼的全过程中,他第一次尝到了策划重于制作的味道。
从徐峥一动没动而背景从电梯一下变到家里的那个镜头开始,导演就明确告诉了我们这是一部“胡编”的电影,然而它一路编下来,当徐峥和青梅竹马的沈星背影走去,衬着礼花的夜空中升起演职员字幕的时候,我居然没意识到影片该结束了。我说:我还想看坐轮椅的沈爸爸怎么见徐峥呢!建亚乐而不语。旁边人说,还想看美女吧?十二个都上齐了。

以非现实形态叙事的电影,看上去似乎随心所欲,但由于不管你怎么变,观众接受不接受的核心还是故事里的人,所以拍起来一点不比现实的容易。按一下手机就来一次艳遇,当初刘仪伟想出这个创意时大概不会想到,写好一次艳遇可能只需风花雪月,写好十次艳遇却要靠描画十个活生生的性格。本片虽然还没有达到人人鲜活、段段有彩的地步,但它的吸引力已经超越了外观上的美女如云和笑料上的抖机灵。
比如警察范冰冰,她的有趣,并不在两次突如其来的擒凶带来的笑料,而在她的职业素质与单纯性格之间的反差,情感饥渴与保守道德之间的矛盾;比如酷妹黄圣依,对她那些乍看上去和自以为是的时尚,影片不像常见的那样,斥为浅薄而了之,而细腻描摹着那种同样不单一未成年心态;比如怪女秦海璐,她对我们的吸引力,是因为在她所有由于神经病史带来的奇言怪语和乖张行为的背后,有一种现实生活中人们不敢面对的灵魂透视;而宁静的出现,甚至给这部“忽悠”的影片带来了一点文学色彩,她对于售楼小姐每一句脱口而出的评论,说的似乎是防范购房陷阱的经验,听了却像时下男女相处中入木三分的人际箴言。
如此咀嚼,原来我之所以还想看下去的原因,是这个故事里的人,虽然由天使施了魔法派来,但每一位都有其真切的现实感,偶然里孕育必然,荒诞中不失情理。于是,一部在有关爱情的节日里提供娱乐的影片,让人们感到不再那么噎人。
想起一本书叫《娱乐至死》。
娱乐,也会死人吗?乍一听会觉得是杞人忧天,如果娱人者不谋财害命,求娱者不自寻短见,何以至死?然而,读一读书中引用的一位智者写在七十多年前的预言,比照身边,你也许会不寒而栗:
……在满足“人们对于娱乐的无尽欲望”中,“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由于享乐而失去了自由 ”,“再也没有人愿意读书”,“真理淹没在无聊繁琐的世事中”;“教室是一个社交场所”,它只是在 “为孩子们将来融入一个热爱娱乐的文化做好充分的准备”……

我们早已告别了为受教育而走进影院的时代,但是,以前我们把电影当成了太重的一回事,如今是不是又把它看得过于轻浮了?既然娱乐在生活里不可或缺,为什么不可以让它更真挚、更丰满、更有意趣,成为人与人之间另一种类型的精神交流?
还是先人说得好: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责任编辑/辛加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