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绑架事件


□ 曹怀新


一个美艳得令人无法不动心的女人,被一个患有周期性狂躁症的男人绑架了,牵扯出许多大大小小的官员,因为这个女人是一个著名的“鸡”。然而,这桩绑架案又涉及到另一桩杀人案。这是一个案中案的故事。小说紧张,刺激,里面的人物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但是,我们的主人公却心甘情愿深入虎穴……
如果仅仅把人类分成好人和坏人两种,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把自己归为好人一边,连那些江洋大盗也会标榜自己是好人。
本篇题记



要是有人绑架了一个你认识的人,然后打电话给你,要你带着赎金去救人,你该怎么办?谁都不愿意碰上这样的事,可这事就让毛富贵给碰上了。
事情是从接到一个陌生人电话开始的,开口就是:我知道你叫毛富贵,是和八娘睡过觉的嫖客。
毛富贵吓了一跳:“喂,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告诉你,八娘在我手里,想不想救她?”
“喂,你说得明白一点,什么意思?”
“嘿,你听着,八娘跟你说话。”
毛富贵听到电话里传出八娘的哭声:“别理他,他是个疯子……”电话忽然又换了那个陌生人的声音“喂,听明白了,想救她就在24小时之内带着十万块钱到老码头上来,来之前打个电话……王八蛋,你敢来吗?”
……
“说话呀,你他妈说话呀……”
对方在咆哮,声音尖利,刺得毛富贵耳朵发麻,他的心怦怦地跳,下意识地关闭了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出八娘的手机号码,毛富贵感觉不妙,八娘一定是出事了,目前的处境可能很危险。
八娘是茶楼小姐杜月蓝的诨名,毛富贵到S省调研时与她相识,在颐州三陪行当里,杜月蓝做到第一把交椅,那儿的人没人不知道八娘的名字。行署搞接待的人将她介绍给毛富贵,一见面才知道,他和八娘早就有过一面之交。
说来话长,毛富贵上班要坐地铁。那年夏天的一天早上,上车后,他就坐在车厢里闭目养神,睁开眼时一张小小的纸片从他的头上飘落下来,是从那个女孩儿手中的书里掉下来的,那是一张生肖猴票四方联,按当时的行情,价值两万元。小女孩竟然浑然不知,毛富贵身边的乘客都在闭眼打盹,这是一笔从天而降的财富,如果是别人,也许就悄悄地笑纳了,而毛富贵却将邮票奉还给了那个姑娘,那女孩子接过邮票时,他才发现她漂亮得惊人,他被她的美吸引了。姑娘十分感激,车上好事的乘客围上来把他称作活雷锋,女孩儿执意要他留下姓名,如果不是围了那么多的人,他会留的。可那么多的人让他十分窘迫,他感觉自己像个被人参观的猴子,他像逃一样地匆忙下了车。而女孩儿美艳的容貌让毛富贵永远也忘不了,她对他来说是完美的象征。只是第一次见面,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到颐州出差时,在茶楼里见到了这个女孩,他简直不敢相信,如此完美的姑娘竟是个三陪小姐。
失望归失望,八娘的美艳却令毛富贵无法不动心,他乡遇故知,两人相见,自是比起一般的朋友更加亲密了几分,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却觉得双方之间的情意有些意尤未尽的意思,虽说八娘从他心里美神的位置上跌落到现实中的三陪小姐,但她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明知这样的关系本该是逢场作戏,与情无涉,可免不了心里常常记挂起她。这是毛富贵人生中少有的一次失足,其实这也没什么,谁都会有几个三教九流的朋友,人生嘛,就像是一辆运行正常的有轨电车,循规蹈矩是生活,偶然出轨也是生活,只是出了轨还要回来。平静的日子是沿着轨道运行的,滑出轨道的日子毕竟是短暂的。
这个电话让他心里忐忑不安。
毛富贵供职的那个单位是个大机关,刚刚新提了一批年轻干部,他这个副处长是其中之一,下面对口地方部门十分看好这批年轻人,上下很快打成一片。毛富贵给颐州行署打了个电话,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仅仅是问候一下,对方听到他的声音,问他知不知道八娘出事,他说不知道,对方忽然改口说其实也没什么,接下来就换了虚头巴脑的热情,全是些不疼不痒的官场客套。放下电话,他更加肯定八娘出了意外,最大的可能是被人绑架了。毛富贵是那种事情一出来十分紧张,一旦介入,身临其境倒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在没有了解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他能感觉出自己说话吐字不清,手脚发凉。人只有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才能把自己看得清楚一些。毛富贵很了解自己,要他对八娘不去关心是很难做到的。如果这个时候告诉他,八娘被人绑架,必须由他深入虎穴救出八娘,恐怕他会打退堂鼓,事情的整个过程是在他的主动和被动的交替之中发展出来的,是一步一步把他给拖进去的。
毛富贵给S省办公厅的张家成挂了电话。张家成是接待办主任,虽也是没有深交的的朋友,但在毛富贵到S省调研期间,两人相处融洽,张家成在一定程度上有些过心的话还是能跟他说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