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邓颖超身边工作的日子


□ 汤雄

  文/汤雄

  顾金凤是宋庆龄身边工作人员钟兴宝的表外甥媳妇,1973 年5 月1 日,经钟兴宝介绍,她来到宋庆龄身边工作。在8 年的工作中,她以出色的工作表现,赢得了宋庆龄的高度赞扬与信任,视其为自己的孙女赢得了宋庆龄的高度赞扬与信任,视其为自己的孙女儿,并亲昵地称她为“阿金”。

  1982 年春节,阿金回到家乡,与阔别五年的亲人欢聚一堂。大年初六,她就回到上海淮海中路宋庆龄故居报到了。当天下午,宋庆龄的警卫秘书杜述周找到阿金,转达了邓颖超邀请顾金凤前往北京工作的要求,并向阿金保证:不管阿金在邓颖超那里工作多久,她在上海工作的岗位,组织上一定会为她保留,等她回来上班。出于对周恩来夫妇的朴素感情,顾金凤接受了邓颖超的邀请。第二天一早,杜述周就送来了赴京的火车票,并亲自把阿金送到了火车站。阿金如期而至,邓颖超非常高兴。她拉着顾金凤的手向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道:“这就是宋庆龄身边的小保姆顾金凤,如今,这只金凤凰飞到我身边来了!”邓颖超的住处在中南海的西花厅,是一排平房。

  阿金来到西花厅后,就住在邓颖超隔壁的一个房间里。邓颖超年事已高,且身体多病,时刻需要陪护。有时,阿金要像陪护宋庆龄那样在一边搀扶邓颖超,邓颖超总笑着摆摆手:“阿金别扶,我自己能走。”阿金早就听说周恩来与邓颖超在生活上艰苦朴素的事迹了,但来到西花厅后,才知道周恩来夫妇的现实生活比传说中的还要简朴:邓颖超虽说一日三餐均有厨师专门烹制,她却发现,邓颖超一日三餐不是小米粥就是玉米饼,偶有窝窝头,菜肴也是简单,中餐与晚餐总是一荤一素一汤,如此而已。只是荤菜每天有所变化,或猪肉,或鱼,或蛋,从未有任何山珍海味。

  孤独一人的邓颖超经常长夜难眠。每天必看完两份大报纸和中央台的新闻简报,偶而会看电视播放的京剧。之后,邓颖超就一个人寂寞地坐在桌前,望着挂在墙上周恩来与她的合影怔怔出神,一坐就是半天。有时强制自己上床睡觉,但往往都是午夜了,邓颖超还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时,为打发漫漫长夜,邓颖超就喜欢搓玩背面镶有竹片的骨牌,或接龙,或排列多米诺阵,常常都过了零时,阿金还能听见隔壁传来的“哗哗”的搓洗骨牌之声。

  阿金心痛邓颖超,就悄悄起身,给她送去一杯热水。邓颖超见了,总不安地望着顾金凤问道:“阿金,把你吵得睡不着了吧?”“不,在陪护大首长(指宋庆龄)的这八九年中,我已习惯了。”尽管阿金如此回答,但第二天邓颖超还是在桌上铺了厚厚的报纸,并尽量不让骨牌的搓洗声惊扰了隔壁的阿金。邓颖超的卧室里连一点可供充饥的食物都没有,阿金怕邓颖超肚子饿,就多次向邓颖超提出,要不要像宋庆龄那样置台冰箱,备些食物,以备深夜充饥。但邓颖超总是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一辈子了,我早已习惯了。”

  阿金在邓颖超身边的主要职责,是和另一位服务人员两人共同负责邓颖超的饮食起居等生活事务。她俩每人一天一轮值班(有时视情况换为二天一轮),到了夜间,值班的人就睡在邓颖超隔壁的值班室里。邓颖超偶有事情,就按床头或办公桌上的电铃,请值班者进屋。然而,邓颖超很少动用电铃,一些小事,她都自己动手处理了。笔墨纸砚等,她总归放得井井有条,随手可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