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家陈衡恪



  对于陈衡恪的山水、花卉等文人画创作,他自己曾有论述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这既是他的美术思想,也是对他自己绘画的说明。
  
  画家陈衡恪,在现在公众中已鲜为人知,这与他的中年早逝有关。在中国现代画坛,乃至文化界,陈衡恪享有大名。对他的逝世,梁启超认为是“中国文化界的地震”,吴昌硕则以“朽者不朽”挽之,齐白石奉上“君无我不进,我无君则退”的诗句以痛悼。众友对其不幸的遭遇纷纷表达了自己的哀伤之情,就是当时久未露面的李叔同也参加了陈衡恪的悼念仪式。
  陈衡恪(1876~1923),字师曾,号槐堂、朽道人。说起陈衡恪,很少有人不联想到他显赫的家族。江西修水的陈氏家族,祖孙三代四人,皆为政治、文化史上的俊彦。祖父陈宝箴是晚清新政中的顶尖人物、著名的维新派成员,父陈三立为晚清三大诗人之一,弟陈寅恪是近年在文化界中谈论最多的著名历史学家。
  陈衡恪六岁开始书画,十岁开始在诗文上显露才华,他艺术文学无一不通,尤在书画和篆刻方面造诣更高。20世纪初他携三弟陈寅恪留学日本,在日本结识了鲁迅、李叔同等文人墨客(当时他在日本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要远远高于中国)。留日回国后,陈衡恪开始了美术教育生涯,终生未弃教鞭。他先后执教于北京高等女子师范、北京高师手工图画专修科、北京美术专科学校、北大画法研究会等。在教学中,他重视学生个性,因材施教,诲人不倦。陈衡恪兼容并蓄的思想,开放的理念,创新的精神,尤其是他的艺术上的实践和主张给学生以深刻的影响,王雪涛、李苦禅、刘开渠、俞剑华、苏希舜等都是深受他影响的学生,其中不少人后来成为美术界的大家
  1923年,继母病危,陈衡恪急驰南京亲侍。继母病逝月余,因悲痛和不适应气候而染疾的他也无不遗憾地离开人世,这一年,他才47岁。这对于一个艺术家的艺术人生来说,过于残酷。其艺术风格刚刚建立,且臻于成熟之际,还未来得及进一步拓展和挖掘,艺术生涯就这样匆匆落幕。令人扼腕痛惜!
  陈衡恪才华横溢,声誉很高。他待人真挚,对朋友热情相助,其中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和鲁迅、齐白石的交往。
  陈衡恪与鲁迅两人于1899年1月在南京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务铁路学堂相识之后,就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1901年,两人同时毕业于该学堂。第二年,陈衡恪携弟陈寅恪到日本留学,跟鲁迅再次相遇。他和鲁迅一起考入东京弘文学院,并曾经住在同一宿舍。在多年的来往中,两人互相馈赠了不少礼物。鲁迅以碑帖拓本相赠,而陈衡恪则为鲁迅治印、作画,不少作品如今在鲁迅纪念馆中仍能见到。鲁迅对陈衡恪十分尊重,称其“才华蓬勃”、“雅趣盎然”。
  陈衡恪的最后十年,主要生活在北京。他跟齐白石的友情,也是从北京开始的。1917年秋,陈衡恪在琉璃厂偶见齐白石的印章作品,即至齐白石的寓所访问。两人一见如故,在陈衡恪的劝说下,齐白石变通新法,开创了“红花墨叶”的绘画新风尚。而陈衡恪于1922年携齐白石作品赴日本参加展览,则成功地讲齐白石的绘画艺术推向国际。齐白石对陈衡恪的知遇之恩十分感激,他曾说,“这都是师曾提拔的一番厚意,我永远都忘不了他。” 后来为了纪念陈衡恪,陈夫人派陈封怀向已是名声鹊起的白石老人求画时,齐白石说出了别人画可以不应,师曾夫人有求必应的心里话,足见两人当年的交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