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卦金爷


□ 祖 斌

话说北平城(现北京)有座前门楼子,前门楼子东边有条叫打磨厂的胡同,在打磨厂胡同把口的地方有一个算卦摊子。叫摊子,实际也就是两把破椅子,一张破木桌子,桌子腿旁边绑了一根竹杆,竹杆上挑了一面白布幌子,上书两个大字“神算”。大字边还有密密麻麻的小字,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上达天庭玉帝,下探冥府阎罗。鬼谷子真脉相传,祖先辈一线授知,是福祸一问便知,只花仨瓜俩枣钱……”摆摊的是个三十出头的汉子,一副干瘦干瘦的架子,刮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到印度洋去。
此人姓金,说起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啥?盖因他是正白旗子弟,有皇家血统呢。可家道败落,从他爷爷那儿起,天天就是架笼子遛鸟,养金鱼斗蛐蛐儿,外加抽大烟。您说,就这么折腾,屋里有座金山也不行啊。到了金爷金鹏飞这儿,家已经不成个模样儿了,眼看着要断炊,金鹏飞就开始了为人算卦糊口的营生。
这天大中午的时分,太阳晒得人人打蔫,金爷这时候就靠在墙边的阴凉地儿打盹。他梦到又回到儿时,跟着他爹去逛厂甸庙会,抖空竹、吃大糖葫芦的情景,哈,好不快活。突然,他被爹一记烟袋锅子敲醒,睁眼一看,面前没有他已经死去的爹,却站着一位爷。虽然大夏天的,此人还穿着长袍,手握一把折扇,正笑眯眯地看着他。金爷知道送钱的来了,于是抹抹嘴边的口水,堆出灿烂的笑容,说:“这位爷,算一卦?”
那人点点头,便坐在了另一把破椅子上。
金爷又问:“爷,是打卦,还是……?”
那人说:“测个字吧,算算我的生意。”
金爷就研上墨,抽出笔,请那人在宣纸上写。那人略一思忖,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中”字。金爷拿过,细细端详,然后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不妙呀不妙。”
那人听了,将椅子往前移了移,说:“请指点迷津。”
金爷摇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
那人便从怀里掏出一块大洋,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一块大洋!天,金爷眼里放了光。但是他不动声色,仿佛没看到似的,慢慢地说道:“看你也是个厚道人家,我就说了吧。你是西边的吧?”西边,指的是大栅栏那一带的商业区。那人点点头,说:“在下是祥义绸布店的,姓齐。”
“噢,齐掌柜。那我就直言了啊,贵号眼下有灾啊。”
“啊——”齐掌柜一激凌,把脑袋又往前凑了凑。
金爷便指指那个“中”字说:“我劝你立即把铺里的一应东西全部移走,否则……”
“马上吗?”
金爷掐掐手指,然后说:“三日之内吧,越快越好。”
那齐掌柜道了声谢转身便走。
金爷呢,则立即收摊。回到家,他拉上还在睡觉的儿子金宝,说去“东来顺”吃涮羊肉。金宝那年也就七岁,摇摇头,说:“又骗人!”金爷便晃晃手上的现大洋。那时节,在夏天吃涮羊肉可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要知,那羊肉都是在地下冰窑里放着的。金宝的娘呢,嗨,就金鹏飞这家境,她早跟小白脸私奔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故事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