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树街104号


  香树街104号

  宗利华

  1

  胖嫂站在火锅店门口,正拿悲天悯人的目光,扫描着香树街上的行人,忽然一扭头,关注起小满的肚子。

  小满一袭宽松的亚麻色外衣,站在对面的梧桐树下,抬起头,隔着树冠眯了眼睛看天。可疑之处在于她的那两只手,好像忍不住就要摸一下小肚子。胖嫂忍不住笑了,竞隔着街喊,小满,小满,有啦?那边的小满一愣,问,什么有啦,胖嫂?胖嫂一边指着自己肚子,一边挤眉弄眼的,你肚子里啊。小满大窘,急忙向沿街两边瞅一瞅,企鹅一样走过街来,小声说,胖嫂啊,这种事儿也是好大呼小叫的?胖嫂哈哈一串长笑,说,女人嘛,两腿一劈让男人种上了,再一劈,孩子出来了。啥不好意思的?小满哭笑不得,说,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胖嫂继续开着玩笑,看不出来哈,小乐子闷声不出的倒是蛮会搞。小满一甩手,回到街对面去。不一会儿,却用塑料袋提一条鲤鱼回来,胖嫂啊,这鱼是我自家塘里养的,你尝一尝。胖嫂眨巴一下眼睛,说,这是干吗呢小满?不过,你放心吧,这事儿我绝对不说。满香树街你去访一访,还有谁比我的嘴巴更牢?

  小满无声一笑,我又不是拿一条鱼堵住你的嘴。

  胖嫂却暗想这里头有事儿,怀个孩子丢什么人?街上的女人大了肚子,哪用别人去宣传,自己就到处去炫耀。除非,那肚子是被别家男人悄悄搞大的。她只想把这消息迅速说出去,说不出去,心里难受。可惜的是上午店里没客人。想跟自家男人说说的,刚哎了一声,又生生咽回去了,她担心那个躺在摇椅上打呼噜的络腮胡子,再拿鞋底抽她的嘴巴。

  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一次。那一天早上,胖嫂刚一开门,却瞧见在毛巾厂上班的吴家老姑娘小俊,打着一路呵欠从街上幽然而过。不知怎的,胖嫂鼻子一嗅,竟闻到一阵刺鼻的香气,立刻断定、丫头身上有一股子风尘味儿。没半天工夫,一条爆炸性新闻就在香树街铺散开来,传到最后,竟是这样子了:老吴家的小俊啊,已堕入了红尘,就在新区那边一家洗浴中心里,操起皮肉生意啦!有根据吗?有的,有的。香树街有个男人去泡澡,心里一痒,喊个女人来按摩,不料门一开,花枝招展走进来的,就是那街坊小俊呢!

  当日傍晚,香树街的夜市喧嚣刚刚响起,却见俊、丫头飞扬着褐色头发,手握一柄剔骨小刀,脚步踩得街面噔噔作响,惊起一路鸡飞狗跳。嚯,那架势,让街上几乎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瞪圆眼睛,心甘情愿把目光交给她牵着走。到火锅鱼店,小俊抬腿只一脚,门就哐一声大开!小俊旋风一般冲进去,一把薅过胖嫂的头发,把刀尖顶在她两个肥胖的乳房之间,问,怎么回事儿?洗澡的那男人是谁?你去把个狗日的叫来,老娘我要当面对质。胖嫂的嘴不但快,而且还硬。哪怕小俊往里一递,把刀子哧啦一声捅进她肚子,也绝不承认是她说过那种话。

  小俊没把刀子再往前递,却鼓着眼睛,呼哧呼哧喘息半天,一扭屁股走上香树街,双脚分开,稳稳当当站在街心,开始了一次让整个香树街男男女女恨不得钻地缝里去的叫骂。一个大姑娘家的,骂街上的男人,是猪,是驴,是骡子,是戴绿帽子的乌龟王八蛋。骂街上的女人,是裤裆嘴,是扫把星,是千人骑万人压的窑子里的妓女。好事者举着手表计算过,老天爷啊!那场骂,足足持续了104分钟。奇的是,那段时间街上的猫儿、狗儿都踏地无痕,连覆压在街顶的烟尘,都畏首畏脚一派萎靡不振。香树街的男男女女,就没一个敢站出来放声小屁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