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背课文的小偷


□ 周锐

  文/周锐 图/施晓颉

  今天的上学途中,瓜哥把他昨晚的经历讲给方果子听。

  “你肯定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瓜哥卖着关子。

  方果子问:“是不是很惊险?”

  瓜哥说:“有点惊险。”

  “是不是很好玩?”

  “有点好玩。”

  方果子不再问了。

  瓜哥憋了一会儿,只好乖乖说出来:“昨天晚上我家来了小偷了。”

  方果子说:“这怎么能算是我从没听说的事?”

  不过,好朋友家遭窃了,总该关心一下。“偷掉什么了?”

  瓜哥说:“什么都没偷掉。”

  “那,”方果子不明白,“惊险在哪里?好玩在哪里?”

  “你听我慢慢说。昨天我爸爸开盲肠炎,我妈去医院陪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去外面吃了一碗面,回来时,那小偷刚进门,他只好钻到床底下,想等我睡着了再动手。但我怎么可能不做作业就睡觉?”

  “那倒是,”方果子说,“昨天的作业我做了一个半小时。”

  瓜哥说:“你知道的,比起你来,我要用加倍的时间。”

  “那就用了三个小时。”

  “可是,作业做完了,不是还要背书吗?”

  “《唐诗二首》,一共八句,很快就可以背下来的。”

  不过方果子也知道,以瓜哥的智商,背出八句诗亦非轻而易举。

  瓜哥说:“第一首‘日照香烟生紫炉’……”

  “不对,”方果子纠正瓜哥,“应该是‘日照紫炉生香烟’……也不对,我被你搞昏了,应该是‘日照香炉生紫烟’!”

  瓜哥说:“反正翻来覆去地念,翻来覆去地背,花了一个小时才背出第一首。”

  “那,”方果子说,“那个小偷在床底下已经窝了四个小时了。”

  “第二首是‘两个狐狸’。”

  “‘两个黄鹂’!”

  “两个黄的狐狸。”

  方果子忍不住吼道:“什么黄的狐狸!”

  瓜哥解释:“这样容易记啊。可是我说了‘黄的狐狸’,你猜怎么样?”

  “怎么样?”

  “那个小偷从床底下蹦了出来。他像你那样对着我吼:‘什么黄的狐狸!’把我吓了一大跳。他说‘我不是故意要吓你一跳的,我实在忍不住了,你实在太笨了!”’

  方果子也挺吃惊:“这个小偷竟然敢教训你?”

  瓜哥说:“他不但教训我,还把这两首诗背给我听。不但正着背一遍,还倒过来背了一遍。”

  那首李白的诗倒过来应该是这样的:

  天九落河银是疑,

  尺千三下直流飞。

  川前挂布瀑看遥,

  烟紫生炉香照日。

  方果子有点佩服地说:“这个小偷在当小偷以前一定是个好学生……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他既然是个好学生,怎么又会当小偷的?”

  瓜哥说“他以前没读过这两首诗。他比我大不了多少,但他已经当了好长时间小偷了。他在床底下听我念课文、背课文,听了好多遍以后,他就会背了,他就忍不住了。”

  方果子回到家里,把小偷背课文的事讲给老方听。

  老方饶有兴趣地说:“这个小偷在瓜哥家里没偷到东西,却记住了一段课文。他反客为主地训了瓜哥一通,然后就气昂昂地走掉了?”

  “扬长而去。”方果子说。

  “有意思,有意思。”老方颇为感慨,“也许这个比瓜哥大不了多少的男孩以前误以为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所以当了小偷。但昨天这次偶然的遭遇,也许会给他一点鼓励,一点信心……”

  老方跟方果子议论了一会儿,最后他觉得可以把这议论写成文章在报纸上发表。

  方果子建议:“题目可以叫《背课文的小偷》。”

  老方说“人需要尊严,就叫《传奇男孩》吧。”

  几天后的早晨,瓜哥在地铁上又遇见方果子时,充满了述说的冲动。

  “你知道吗,昨晚那个小偷又来了!”

  方果子问:“他还是从床底下跳出来的吗?”

  瓜哥说:“不是的,他根本就没跟我见面。”

  “怎么回事?”

  “我们听见有人敲门。但我要去开门时,敲门的人说:‘不用开门,开了门也看不到我的,我会立刻消失的。你们听到我的声音就行了。’”

  “是那个男孩的声音吗?”

  “是的。我们就不开门,只听他的声音。他问我:是不是又教新课了,又要背书了?”

  方果子惊讶道:“看来他背书背上瘾了。”

  “他说他要谢谢我让他有了背书的机会,让他上了报纸。他说他还想背长一点的课文,好向广大人民证明,也向他自己证明一一他确实是一块读书的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背课文的小偷”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