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禅说禅——《玉禅师》观后感


□ 杨朝铭

为禅说禅——《玉禅师》观后感图片1
和朋友开玩笑说,动念头想看《玉禅师》的初衷是这个名字让我联想到了《肉蒲团》。自明清以降的话本,不少有类似的情节。那个时候的故事母题很有趣,通常总是以劝人向善为本旨,而叙述的内容却一向是活色生香,从意淫到真淫,倒是一应俱全的,但小说前后又总要带着警示世人之类的批语,道貌岸然地说一通因果报应、为人君子的道理,别说《三言二拍》、《金瓶梅》,便是《肉蒲团》、《品花宝鉴》之类所谓不入流的东西,又何尝不是如此。有时候不免想,古人哪里真是示恶劝善呢,分明是带着程王一类的高帽子,却行世俗苟且之欢嘛,而中国文人处于特殊人文处境下如此这般的萦回百转、隐曲暗吐才很有着真正值得后人百般品咂的妙处。不独中国有,西人的《一千零一夜》、《十日谈》也可作如是观。
言归正传。观看话剧《玉禅师》是一件饶有兴味的事,当然不只是为了玉通的两次颇具喜剧意味的破戒(尽管剧场效果由此而变得十分喜剧),事实上,这样的两个结果并不难猜到,剧作改编者用了复调手法来完成两个相同结局的不同演绎,解构原型的行为本身便有着明显的指向性,其颠覆嘲弄的意思十分清晰。倒是玉通的两次“就范”之前的百般内心斗争,徘徊于戒律与人欲之间的心理活动很让我感兴趣。且看他在色诱面前想些什么——他口口声声地担忧和不甘的是二十年的修行要付之东流,是古刹名僧的清誉毁于一旦,总之他担心的都是自己会损失些什么,会没有些什么,这便让人不觉莞尔。一个内心如此执着于结果、名声的人,其修行悟禅的本意便是错的,其犯戒便是很自然的事了。佛家禅宗讲的是“法非法,非非法”的不二法门,一个过于执着于“有和无”的和尚无论如何是见不到佛祖的。金刚经有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玉通的佛心在犯戒之前本不存在过。
为禅说禅——《玉禅师》观后感图片2
剧情至此,尚不足以兴味二字评之,《玉禅师》剧情的更深一步走向才令我对剧本改编者刮目相看,高看三分。原剧本的因果轮回自然是不能要的,而如何把结局翻出花样来,却是需要改编者经过一番斟酌思量的。现在这一剧本让玉通与红莲同时顿悟,却相互走上对方的来路,再由担负旁白功能的懒道人道出何谓禅、禅如何的一段妙论,实是走了一子高招——守戒是禅、纵欲也是禅;青灯古佛相伴是禅、世俗人欲欢聚也是禅——禅宗讲“见性成佛、本心具足”;讲“道不须修,恶不须断,任运自在,方名解脱”的禅心机变,但毕竟也讲“妄念本寂、尘境本空”,可无论是公案禅抑或是默照禅,谁也没敢说人伦大欲亦可入禅啊。相比“著衣吃饭,屙屎送尿”的禅机,一个“性”字才真正点到了神性与人性的根本分野之处。说明书上仅以“虚伪”二字概而论之,如果不是出于简单化以利广告宣传的需要,怕是也未参透剧中的妙谛吧——毕竟让我看来,剧作改编者的预设立场恐怕并未全然将玉通和尚放在一个受批判嘲讽的地位上。
只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境界毕竟是上升到了哲理玄思的境地,而人伦大欲却是世间俗人的每餐必见,如何解脱,是否应解脱,依然是我们需时时面对的功课。不知是改编者的有心还是无力,剧情行至于此,戛然而止了。我无意于评价这样的结局是否完满,本来这便是见仁见智的话题,我想说的是,话剧毕竟不是哲学课,戏剧作品没有必要和职责去回答人世间的终极大义,艺术自有其自在本来的手段来完成它提出问题、呈现世界的功能,对于戏剧作品来说,这就是戏剧性。而《玉禅师》在这里,用它的巧构妙思完成了它在戏剧性上的审美建构,这便足矣。无须讳言,现在的话剧舞台上,用大小道理演戏的时而有之,根本不说道理只娱乐百姓的更是俯拾皆是,而真正将哲思意韵揉化在故事情节演进中的戏剧性演绎实在是不多见,《玉禅师》的好就在于它在讲故事逗你笑的同时,还真正提出了问题。当然,这不免得益于原剧本的讨巧。徐渭的剧本本事以“色诱僧道”这一故事原型来架构情节,将凡与僧、人性与神性的矛盾对立很巧妙地组织在一个色诱与报复的情节中,戏剧冲突有张力,戏剧意韵有广度,已经具备了一个完满圆融的故事框架,而使得改编者能够充分自在地在其中翻云覆雨,织锦锻绣。
为禅说禅——《玉禅师》观后感图片3
说到这个结尾,还有几句话想说。毋庸置疑,《玉禅师》这样一个结尾是经过严肃思考的,其中一定蕴藉着改编者个人的哲思,这在当今的话剧舞台上已经是不多见了。但具体到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结尾,倒一直让我琢磨不透——改编者做出玉通还俗、红莲出家的结局安排,究竟是出于什么考虑——你可以理解为是改编者对禅的透彻领悟,从情节上看似乎也可以佐证:经过一场突如其来的云雨(对玉通固然如此,而对红莲来说,此番云雨的结果也是她未曾始料的),和尚顿悟尽享人间情欲也是修禅的道理,还俗而去;妓女却看穿世事,披上了和尚遗下的僧袍。且慢,让我们仔细咂摸一下这个妓女红莲,从前面的剧情叙述里一直没有显露出厌世心理的红莲为何会在一次平常的性事之后突然决定出家了呢,难道只是因为对方是和尚吗?
分享: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