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响沙湾随想


□ 陈 樊

  九月的内蒙,温差较大。从上海虹桥飞往呼和浩特白塔机场,地面温度已是11、12摄氏度了。难得的是内蒙此时下着中雨。对于我们沿海地带来的人说,下雨是经常的事情,外出旅游最怕的就是下雨。然而在这雨水偏少的地区,下雨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了。
  按照行程,我们首先参观了蒙牛集团,然后前往希拉穆仁草原,品尝奶茶、喝“下马酒”、吃烤全羊,第三天前往响沙湾。从呼和浩特前往响沙湾,呼包高速沿着蔓延几百公里的阴山(又名大青山)山脉蜿蜒延伸,经过大约二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包头。再上包东高速,穿过黄河大桥便到响沙湾。
  响沙湾,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中部,背依大漠龙头库布其沙漠,面临罕台大川,又名“银肯”响沙。沙高110米,宽200米,坡度为45度、呈弯月状的巨大沙山回音壁缀在大漠边缘,是一处珍稀、罕见、宝贵的自然旅游资源。
  对于看惯了一望无际大海的我,面对浩瀚无际的大沙漠,与大海的汹涌澎湃相比,大漠是如此的宁静和神秘。响沙湾融汇了雄浑的大漠文化和深厚的蒙古底蕴,荟萃了激情的沙漠活动与独特的民族风情。骑着骆驼,来到沙雕展前,这里有盘古开天地、成吉思汗像、中国长城、2008中国奥运……历史与现代在这里交织。沙漠深处的净水沙湖在弯月沙山回音壁南约2公里处,是一个小面积沙池,终年不渴,为难得的“沙漠甘泉”。骆驼队在此返回,清清的风吹过,沙漠又变得那么的静谧和安详。
  面对沙漠,使我对人生、对完美、对情感的体察得以不断地深化。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然而,在沙漠中是没有路的,路只能靠自己去踩。风吹过后,仍是一望无垠的沙丘,连绵起伏。几千年的风沙早已湮没了昔日的丝绸之路,湮没了匈奴铁骑的驰骋,湮没了昭君车队的轮辙,湮没了成吉思汗大军的帐篷。沙漠承载了太多的千古事。这里没有了现代城市的喧嚣,没有了勾心斗角的争权夺利,没有了那些随波逐浪而流于浅俗的生活。当夕阳染红天边时,回头看到沙漠镶嵌着自己不甚清晰的脚印,四周是无边无垠连绵不绝的沙海,在自然面前更显得人是如此的渺小如此微不足道。它所带来的绝对是一次心灵的震撼,荡涤无奈的忧扰,沉淀厚重的感悟
  人生不过百年,“一沙一界,一尘一劫”。有限在无限中悄然到来,无限又在有限中飘然远去,拈花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宇宙间的万物于一刹那之间于同一源头来到了这个世界,无限即有限,有限即无限。刹那即是永恒,亘古只是瞬间。然而人的追求甚至不及光亮一瞬。对于人而言,它是一生;然而在宇宙的光亮中,它只不过是一粒光子罢了。随风而逝,转眼无踪。响沙湾的沙是那么的细腻,响沙湾的天空是那么的晴朗,响沙湾给人于陶醉,响沙湾给人以遐想,响沙湾给人以沉思。瀚空、黄沙、驼队、沙雕,还有那顽强生长的沙漠的野草,好一幅栩栩如生的壮丽画面!我一个平凡的游人。我的足迹终会被黄沙所淹没。只有不断地努力前行,才能开创美好的明天,只有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工作中,才能发挥出青春的活力。
  ■责编:望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8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