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上反腐败的一合


□ 铁 凝


曾因写反腐败的长篇报告文学《黑脸》轰动社会并使自己名声大振的河北作家一合,继在本刊去年第1期发表《下访》引起热烈反响之后,这一期又应约潜心采写、数易其稿之后为我们奉献出《罪与罚》这部最新力作,相信将再次引起读者的广泛关注。一合成功的秘诀到底在哪里?没有别的,人民要求反腐败,原本就是纪检干部出身的一合也在努力地反腐败。只不过一合反腐败的方式与众不同。
认识一合是在1996年冬天,省作协的一个会上。当时,他的40万字的以反腐败为鲜明主题的报告文学《黑脸》、5万字的报告文学《隐匿与搜查》正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刊发这两篇作品的《中国作家》已经在北京为其召开了研讨会;《黑脸》同时被13家报刊转载,主人公--共产党的纪检干部姜瑞峰的故事感动了西影厂导演吴天明,他急切与一合联系,开始筹划将《黑脸》改成电影或电视连续剧。其时,《隐匿与搜查》也被某电影厂列入讨论当中。我认识一合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氛 围里。
一合自我介绍说:"我叫赵义和,你叫我老赵也行,叫我一合也行。"
以后,我还是叫他一合的时候多。眼前的一合50岁出头,微胖,匀盘大脸,戴一副镜片偏大的眼镜,手里还有一只大皮包。我知道他是省纪检委的干部,副厅级纪检监察员,酷爱文学,业余时间写作。那他算是一个嗜好写作的官员呢,还是一个有着一定级别官衔的写作者呢?单看大皮包,显出点官气--也不知为什么那天他非得拎那么一只皮包不可。再看笑容,却又没有这一级别官员的矜持。也不是春风得意,也不是喜不自禁,他是笑眯眯的那种笑,通俗,庸常,腼腆里又带出点儿自来熟。跟生人也不见外,没心没肺似的。加上他那一口尾音上挑的唐山普通话,你就忘了拿他当官员看了。窃以为唐山口音本身就含有一种絮絮叨叨的外露的亲热劲儿,洋溢着平民意味的表现力。当然,这口音有时候也会掩盖说话人内在的智慧。比如一合,他哪里能够真地没心没肺呢,真地没心没肺,就不可能选择最现实最尖锐的题材,以文学的形式去为人民鼓与呼;就不可能抓住反腐败这个当前最敏感的问题,利用自己所占有的独特材料,深入开掘,生动表现。真地没心没肺,也就用不着去爱文学了,但一合这个人对文学是着迷的。
听他说,他从小在河北玉田农村长大,北京有个姑妈,使他得以常去北京住些日子,熟悉鼓楼一带的胡同和四合院。考大学时就瞄准了北京,就考上了位于和平里的河北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时为1963年。这也符合了他母亲的心愿吧。母亲出身小康人家,有文化,后来当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复员后是小学教师,只可惜37岁就病逝了。受母亲引导,一合自幼读鲁迅和高尔基。1976年10月之后,感觉真正的写作时机已到,赶快写,却一直写不出什么名堂。直到1995年写作《黑脸》,才算有了起色。一合说,我老想把失败的原因归罪于"四人帮",都是极左时期搞报道闹的呀,中毒太深呀。其实这不是把自己文学才能的缺欠也归罪于"四人帮"了吗--归就归一下吧,谁肯彻底承认自己不行呢,那不就彻底没希望了吗。一合说得挺坦率。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一合热衷于串联,借此跑遍全国,还搞了个对象,即是现在的夫人。1968年分配到唐山丰南县当老师,当年年底就"从政"了,和一批"笔杆子"背着背包,步行进入县城,在县委新闻报道组负责革命大批判。以后,他一直在各种重要的新闻岗位工作,当过丰南县委报道组长,宣传部副部长,唐山《劳动日报》记者,新华社河北分社记者,省纪委研究室主任,直至今天的副厅级纪检监察员。回忆当年,一合透露尽管他是那么喜欢《红旗谱》《播火记》,可一点也不妨碍他把这些作品批得很带劲儿。那时候讲的就是跟形势,有时候能跟成毛病。比方1998年抗洪,他一头扎到长江边上,采访一个月,写了一部30多万字的报告文学《飞流》,以为这是最能赶上形势的,肯定能被"炒"起来,居然在暗中还希望1999年继续发大水。哪知道人家1999年不发大水了,抗洪情结过去了,这书也没人买了。他说,我这叫什么呢,这叫急功近利。在一篇文字里,他有过这样的表白:"我是一个小公务员出身,惯于体察领导意图,领会上级精神,想来想去适合我的差事还是当干部。可我心里又老有一些文学的东西往外冒,所以就当不好。当作家吧,只凭有体验生活的便利条件也不行啊,比方我就有阅读大量案卷的条件,但也仅是条件,不是天资,也不是才能,所以说我是一个两难之人,我非常的不幸。"这最后一句:"我非常的不幸",颇有些文明戏台词的韵味,还显得矫情。他说这话的时候,几集电视连续剧《黑脸》早就在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黄金时间播出了,观众累计达11亿,并获了"飞天奖""金鹰奖"和中纪委颁发的"卫士奖"。报告文学《黑脸》早就获了首届鲁迅文学奖了,出了单行本。此后的反腐败长篇小说《断道》在《啄木鸟》杂志连载后,也获得了该刊的《啄木鸟》文学奖。由于是长篇小说,作者的写作心态,相对自由放松些,我认为《断道》的艺术价值其实是超过使他出名的报告文学《黑脸》的。这时候他还有什么"不幸"呢。只有你对一合有了进一步了解,你才会相信他这句"台词"出自真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