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动作


□ 刘庆邦

  在结婚之前,四桃不记得自己穿过新棉裤。四桃上面有三个姐姐:大梅、二兰、三菊。四桃是四姐妹中的老四。识几个字的祖父本来给四孙女儿起的名字叫四竹,因娘嫌四竹不好听,就改成了现在的名字。打开始穿衣服起,四桃穿的就是姐姐们穿过的旧衣服。说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可四桃穿的衣服一般都是从旧三年开始,到缝缝补补又三年结束。也许娘在过年时曾给四桃做过新棉裤,那也只有表儿是新的,里儿和套子还是旧的。好在四桃从来不计较衣服的新旧。什么事情都讲个先来后到,谁让姐姐们到得早,她到得晚呢!
  临近出嫁,娘总算给四桃做了一件新棉裤。这条棉裤可是全新的。表儿是蓝线呢,里儿是家织布,棉花是当年刚摘的新棉花。新表儿新里儿新棉花,加上缝制棉裤的线也是新的,一共是四新。娘似乎要给四桃一些补偿,把新棉裤套得很厚,厚得鼓腾腾的,像气儿吹的一样。四桃的两条腿还没插进棉裤筒儿里,娘把裤腰一拎,往地上一支,两条裤腿差不多自己就能站立起来。娘微笑着问四桃:你知道娘为啥把棉裤给你絮这么厚吗?四桃连日来正沉浸在将要离开娘的伤感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娘说:傻闺女,娘是想让你刮风下雪都不耽误回娘家啊!四桃叫着娘,两眼即时涌满了泪水。
  棉裤太厚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往下脱时有些费劲。婚后的四桃每晚脱棉裤时,须坐在床上,解开裤带,把裤腰脱至大腿根,然后两条腿抬起来,使劲往下甩裤腿。她交替着甩了左腿甩右腿,好一阵子才能把两条裤腿甩下来。
  四桃的新郎官叫小冬,小冬穿的也是棉裤。小冬脱棉裤倒脱得快,三下五除二,就把棉裤脱掉了。这天新郎已经脱光身子,钻进了被窝儿,而新娘的棉裤还像绑在腿上似的,没脱下来。新娘对新郎说:你倒是脱得快。你脱那么快有什么用!帮我拽一拽呀,你个傻瓜!
  小冬很乐意为四桃服务。他与四桃结婚十二天了,两个人已好成了一个人。他为四桃服务,也是为自己服务。他说了一声好嘞,就从被窝里爬起来,帮助四桃拽棉裤腿。小冬穿的是耍简儿棉裤。耍筒儿是当地的土话。所谓耍筒儿,是指棉裤里不穿任何东西,既不穿秋裤,也不穿裤衩。小冬知道,四桃和他一样,下身穿的也是耍筒儿棉裤。他只要帮四桃把棉裤拽下来,呈现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光屁溜儿。帮四桃拽棉裤很简单,他两手各抓住两条裤腿的下沿,向外一拽,两条裤腿就下来了,两条闪闪发光的白腿便会显露出来。他们的婚床放在洞房的一角,床头和床的里侧都靠着墙壁。四桃头冲里侧的墙壁躺倒,把两条腿伸给小冬。第一次使唤小冬,她心里有些美不滋儿的。小冬蹲在床边为四桃拽裤腿时,他不该耍了一点调皮,使了一个小动作。他使的是什么小动作呢?是在拽裤腿之前,先弯起指头,在四桃一只脚的脚心处挠了一下。这一挠,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小冬的小动作触发了四桃的大动作,四桃触痒不禁似的,脚一抖,又一踹,竟把小冬踹到床下去了。
  他们的婚床是那种老式的椿木雕花床,床身比较高。小冬被踹得生生从高床上跌下来,不仅摔了个屁股蹲儿,摔了个仰八叉,收身不及,连脑巴子也磕在地上。须知小冬是光着身子摔下去的,皮肉直接摔在冰凉的硬地上,咕咚一声,小冬受惊的程度可想而知。受惊之后,小冬生气了,恼了,脸涨得通红,质问四桃:你干什么,干什么!你想摔死我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