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阳光归来——上博观莫奈《睡莲》记


□ 林 瑟



忽然我看到了火,池塘中间流水激射的地方火在蓬勃地燃烧,连同水边的水草一样蓬勃生长着。我屏住了呼吸:那是晚霞的火光,大师把晚霞热烈的火焰藏进了池塘。
阳光是如此令我感动。对于阳光的热爱始自莫奈,或者说,莫奈唤醒了我对于阳光的感受。莫奈改变了我的色彩嗜好,因为他说,黑色不是色彩,于是我从此拒穿黑衣。那年黑色紧身衣流行,我偏转向橱窗里那些色彩斑斓的面料,如橘红缎子,大花绵绸,细格子棉布。印象派的主张使我对外界的感知发生明显的变化,经常的,一根年深月久的旧门柱,一把废弃的旧椅子,总引起我无限的审美遐想,蓝色的光影,湿漉漉的木纹,阳光滤过树叶的斑点……百看不厌的大自然。
为了将阳光与色彩留在手边,我满大街找莫奈的画。那时的福州路上有凡高,塞尚,克里穆特,左拉,高更,戈雅……然而就是找不到莫奈的踪迹。为弥补缺憾,勉强买了本凡高画册。但当时我根本没有能力接受凡高,一翻开画册就有过度明艳的色块和过度紧张的线条刺入眼睛,使我劳思伤神。
终于,有一天,我看懂了凡高,认可了他,崇拜着他,我祈求从他的画里匀得一份激情和力量。压抑而热烈的我的生命,孤独而悲伤。
再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遗忘了莫奈,遗忘了大自然。
社会的进步如此之快,大师的真迹很轻易地展现在眼前了。水流像瀑布一样冲下,无声无息激情四射,四散的睡莲花苞容忍着流水的冲击,静静随波逐流,漂在水面上,诗一般波光粼粼的暮色。是暮色,因为水是浅粉紫色的,泛着模糊的黄光,就像晚霞的倒影。我拨开人群挤到栏杆处,努力伸往里面看,试图进一步接近大师的笔触。印象派油画必须至少在三米开外看得分明,因此画幅前三米处被适宜地安上了警戒栏。栏杆里站着忠实的保安,他立在两幅名画的中间:右边凡高的“麦田”,左边莫奈的“睡莲”。“麦田”作于1888年,不是凡高的盛期之作。粗砺的线条刚刚成型,尖锐向上冲起的笔锋尚未到达,前景过于放大,不如其它作品计算精确。看来不过是多幅写生练习中的一幅。我颇为失望,我期待感受神性的激情,使我膜拜不已的凡高的激情与悲伤。但是没有得到。而更奇怪的是火奴鲁鲁美术馆为什么容忍一幅洛可可装饰风格的花型木框夹着凡高的作品?要是这木框以为自己名贵就可以和凡高在一起那真是自取其辱。
无论我如何努力地伸长头颈,大师们的笔触总是显得遥远而模糊。时间一久,幻觉出现了。忽然我看到了火,池塘中间流水激射的地方火在蓬勃地燃烧,连同水边的水草一样蓬勃生长着。我屏住了呼吸:那是晚霞的火光,大师把晚霞热烈的火焰藏进了池塘。火焰持续着,直到换个角度看方才消失。琢磨下来方才明白,是淡黄色的水流反光,隐隐约约地闪烁,而从正面看却可以是一丛丛的火焰。
无与伦比。我想大声说。保安只顾望着前方,周围的人也一样只顾望着前方。我听见一帮人很响声地进来,来回逛了两秒钟。一人呵呵笑,其他人也笑起来。先笑那人道,在法国罗浮宫,比这个漂亮多的画应有尽有,随便你看,根本没有人管的。众人也笑着随他往外走。我尚未来得及酝酿自己的愤怒———他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嘲笑呢?......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