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余男:影后的姿态


□ 榛 子


余男:影后的姿态图片1
记者走访余男,问她眼下正在忙什么,她沙哑着声音答:“正在感冒。”正在感冒的余男细心地和记者保持距离,她介绍了《白鹿原》将于2005年正式投拍的情况,至于炒作得沸沸扬扬的电视版《红高粱》一事,余男说有过接触,但因为剧本尚未成型无法知道整体感觉,便没有应承。
余男于1999年从电影学院毕业,凭着《月蚀》和《惊蛰》两部国产片先后在国内外获得多个个人表演奖项。由于演过一部法语电影《狂怒》,可以说余男在法国的知名度要高于国内。余男说,恐怕的确如此,这也是让人感到遗憾的地方。所以她想多拍一些能被国内观众认识她的影片。

“性”本身没有问题

出演《白鹿原》是余男从影以来的重头戏,这也将是她继《月蚀》和《惊蛰》后第三次和导演王全安合作。导演对余男的演技有过高度的评价,认为她是《白鹿原》中田小娥的最佳人选。面对记者,余男表现得既谨慎又诚恳,她说:“《白鹿原》中的田小娥是我迄今碰到的最难的角色。故事发生在旧时代里一个封闭的农村,田小娥的情感和两大家族间的斗争纠缠在一起。很难演,过去也投有见过谁演过类似人物,没有参照性。导演要求我真实,‘真实’听起来特别简单和平庸,可做起来特别难以达到。”
众所周知,小说《白鹿原》中有很露骨的性描写,这也一度成为电影改编并通过审查的敏感问题,更成为人们关注余男“脱”还是“不脱”的重点。如果说少女时代的余男曾为书中的性描写脸红过,如今重读小说,她感到的是震撼,且已形成和建立了成熟的女性立场和观点。她说“印象中这是一个放荡的女人,也就是所谓的荡妇;我们还有种特别不正确的印象,一想到荡妇就认为是那种甩着手绢嗑瓜子的女性形象。历史上有很多名妓比如赛金花这样的人,其实你回头看她,她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女人,而男人得不到就骂人家‘破鞋’,真正的坏女人比如泼妇,你是不敢骂她的。农村每个村子都有‘破鞋’,你去跟她接触,其实是漂亮的善良的女人,她们是一个弱者的地位,而男人们觉得她好欺负就败坏她们的名声。《白鹿原》中的田小娥是为了爱情跟着一个男人跑出来,如果是一个很滥的人怎么会这么做呢。从这个角度上看,田小娥是一个很好的很美的女性,为了爱情跟一个男人来到白鹿原,然后走向死亡。这朵花开得越艳丽,凋零的时候就让人越心疼。我对人物是这么一个感觉。”
说到“暴露”和“性”,余男不会因为暴露的戏就一概拒绝,认为“性”本身没有问题,问题是表达方式,有很多的“性”的描写男女都喜欢看,那是因为表达得有美感,而不在于全脱全露,有的“暴露”的戏则让人不舒服,会让人觉得唐突。暴露不暴露不是余男的负担,也不是她的标尺,她只在意这个戏弄得好还是不好,这是最重要的。表达者的内心和审美决定了表达方式,总之,她对导演王全安的审美和表达是充满信任的。
从第一次合作,他们就建立了默契,电影《月蚀》不仅是余男的第一部电影,也是导演的处女作,也是录音师和男主角的第一次,大家什么都不怕,都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都处于自信状态,相信能做的最好。余男说,那不是盲目的自信,是大家都具备良好的素质,都是很棒的,只需要一个作品来证明罢了。有了默契和愉快的合作经历后,余男对导演的意图更能很好地理解,因此沟通起来更容易。
这次担纲《白鹿原》,余男感叹命运总是对她进行大落差的考验,在第一部电影里一人演两个角色,一个是结婚的少妇;一个是泡在迪厅磕药的女孩子,导演要求达到真实的程度,否则就被换掉;第二部又是一部法语电影,于是从零开始学习法语,好不容易法语学好了,突然又被丢在了陕北农村干农活演《惊蛰》,而这次《白鹿原》中的田小娥是个很难演的角色,对她又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在巴黎的日子

余男是第一位在法国电影中担任女主角的中国演员。电影《狂怒》应该是欧洲电影里第一个专为亚洲人而写的女主角。那是一个很好的爱情故事,女主人公是一个在法国生活了5年的华裔,所以要求演员要说流利的法语。
片子曾在亚洲为找女演员花了四年的时间,似乎只有余男真正不会说法语。那时她只会说“你好”和“再见”,导演给了她两个月的准备,然后余男寄去了一段法语录像带,导演很满意。于是,余男去了法国开始突击学习,三个月里不停地排练,剧组只有余男一个中国人,在那个环境里几乎是强迫性地突击法语,一般情况下,承受不了就可以回来,因为角色还有两个演员的人选,余男说,如果放弃又觉得可惜,那个角色让她心里痒痒,好不容易碰上了,只有努力地去完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