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魁山


□ 潘小楼(壮族)

  ◎ 潘小楼(壮族)

  一

  我对九伯的记忆,是从他的喊魂声开始的。

  那是我六岁那年腊月的一天,凌晨我就冻醒了,一拉土布面的被子,潮的,细一听,瓦顶上是细细密密的雨点。我身上盖的被里是老棉胎,已经板结了,凉得像硬壳甲。我翻了个身,朝奶奶蜷了过去,但她那边已经空了。隔着帐子,我看到瓦亮和从窗子上透进来微微的蓝光,奶奶没拉亮钨丝灯,她摸索着划了火柴,点上了煤油灯。伙房里传来了大黑呜呜的声响。大黑是我们家养的狗,已经两岁了,这些天来它总不安宁。奶奶说,它快下崽了。

  “醒了?你再睡一会儿,我去生炭火。”奶奶给煤油灯盖上了罩,“‘小年寒富米,暖富肉’,明年玉米该有好收成了……”她喃着,出去了,卧房又重新回到了蓝色晨光里。

  我就是在这时候听到那喊声的,我从没在尧村听过的声音,初听起来并不像人声,而是更接近于某种动物的哀嚎。声音是从鬼山水门关方向传过来的,那人面向的可能是关外,我们坳里听到的就只有闷声闷气的回响。鬼山是我们这里最高的山,雾季的时候,顶都见不到。山脚有一道用大石块垒砌的墙,旮旯处有道门,门很小,仅容两人并肩通过,门顶上刻“水门关”三个字。奶奶说,石墙是用来防山贼的,已经有上百年了。上百年的历史我信,因为砌墙的石头早已变黑,和山石没两样了;但防山贼的功用,我总觉得牵强,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鬼山脚一直都秃着,那道石墙一览无余——而且也不长,门封上就封上吧,往墙两侧的尽头绕,照样能来去自如。但奶奶说,早在大炼钢铁之前,鬼山荆藤密布,或许这道山墙真的能防山贼也未可知。

  大黑呜咽一样的低吠又一次传来,紧接着,我就听到奶奶走下了晒台。我赶紧套上棉衣,奔到伙房。火已经生好了,木柴噼噼啪啪地响,熏得我直抹眼泪。今天的大黑好像换了个样子,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我,它身下是一团湿漉漉的黑,动的。我走了过去,一只圆圆的脑袋探了出来,是一条小黑狗,左耳上有个白色的小斑块,还没睁开眼,只顾在大黑身上蹭,不一会儿,那小黑就寻着了奶头,吮下去,安静了。我蹲了下来,但手还没伸过去,大黑就不干了,它压下身,抬起眼睛瞪着我,呲着牙发出一阵阵怒吠。

  雨粒开始变大,炒豆子般地响,一阵急而碎的脚步声,奶奶回来了。除下竹斗笠,她拧开了水龙头洗手。

  “怎么只生了一只小狗?”我问。

  “就活了一只。”她从口袋里摸出了几片新鲜的柚子叶搓手。我忍不住又看了看大黑,它下眼睑湿湿的,只顾低下头,去蹭那唯一的小黑。

  揩干手,奶奶用火钳把木炭架到柴火上焙红了,再一一夹到红泥小炉里,拎到大黑这边来,给我们暖身。

  “我去把水柜清一清,雨不会那么快就停,兴许还能蓄上点水。”她戴上斗笠又出去了。南域的湿气重,民居都是第一层圈畜,第二层住人,晒台就是连接着第二层的一方平台,用水泥砌筑而成,上面可以晒东西,下面可以蓄水。听奶奶说,早先大家饮水都是到邻村溶洞的地下河汲,而更早一些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