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上海的好莱坞梦


  3月25日,位于国际贵都大饭店二层的贵都剧院首次启用LED大屏幕,亮相“处女秀”的,是褒曼、赫本、费雯-丽、赵丹、周璇。台下观众,有来自大光明电影院和国华影视公司的两位小开,也有来自上译厂的几位老艺术家,有秦怡、陈村、陈钢等文化名流,也有黄蒙拉、宋思衡、薛颖佳等乐坛新秀。

  这就是“克勒门”在2013年的首次主题沙龙“梦影——好莱坞电影与上海”,无论装备、策划、内容,本期活动都堪称“升级版”。最令人痴迷处,是现场即兴聊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日闻轶事。

  穷学生 电影人的青涩回忆

  本期主讲嘉宾是 位闯荡好莱坞的上海女人——颜正安。她是导演,是演员,是制片人,还是画家,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1981年考入美国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同学中,最有名气的一位叫李安。

  “李安净做一些没人要做的事情,任劳任怨,他拍片的时候做导演,我们拍片的时候,他什么忙都帮,什么杂活都干。”大屏幕上,一组青涩照展现了当年六个华人青年历时五周横跨美国拍片的情景。两辆破车,从纽约驶入沙漠,开过大峡谷,抵达日金山。生活拮据,相互扶持,只为了共同的电影梦。

  说起李安的今日成就,颜正安表示一点不意外,“他这个人是集中了中国孔子、孟子、老子、庄子所有最精华的部分。他是一个纯粹的中国人,但又是一个特别大写的人。”

  对于中国电影人来说,上海是一座绕不开的梦的舞台,“上海电影是中国电影的先驱,绝对是的”。颜正安讲道,好莱坞的艺术形式影响深远,但中国人不是照抄,而是洋为中用。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拍的《十字街头》、《马路天使》等,全部是讲本土小市民生活,然而用光、摄影构图、导演手法、故事结构,以及服装、化妆、音乐节奏,明显受到好莱坞影响。“我们看到的是上海电影,用的却是好莱坞表达模式。上海电影业之所以能够那么发达,就是因为能与国际接轨。”

  去“大光明”看电影超有派

  想当年,好莱坞电影只需一个礼拜就可以在上海上映,非常跟得上国际步伐。为此作证的,是大光明影院总经理的儿子胡思华。他在现场回忆,父亲每天要看四部原版好莱坞电影,考虑用怎样的宣传让中国观众接受,包括片名翻译,像《魂断蓝桥》、《乱世佳人》等,都是多人百般斟酌后的结果。

  “大光明”还首创“译意风”,一种类似同声传译的耳机,帮不懂英文的观众看片。演员卢燕、张爱玲的姑妈都曾当过“大光明”的“译意风小姐“。把克拉克·盖博等重量级明星请进来做首映式,也是“大光明”想出来的。

  根据资料,“大光明”的电影票便宜的要六角,比较贵的要两元五。而那时的生活开销,基本上个家庭每月八块钱不到,足见去“大光明”看电影属于绝对的高消费,很多人浓妆艳抹,就跟去听歌剧样。“去‘大光明’看电影,是很有面子的事情!”胡思华说,电影曾经是上海的文化象征、生活方式的象征,更是时尚的风向标。“看了以后,你会真的想去做一名绅士。”

  坐在台下的秦怡也忍不住补充“我七岁就开始看电影,跟父亲到。大光明’去,一走到门口,父亲就告诉我,到那里面去就不允许你再说话了,你现在要问什么,现在就讲。当时觉得这是非常郑重的事情,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

  《渔光曲》炒作虚实结合的商战

  现场另一位博得掌声连连的小开是出身上海电影世家的柳和清,其家族创办了当时的国华影视公司,大名鼎鼎的影星周璇就是跟他们签约的。现今黄浦剧场的前身金城大戏院、与“大光明”齐名的沪光电影院,均为柳家所有。

  聊起影业先驱们的经营智慧,柳和清揭开了《渔光曲》的炒作内幕。1934年,金城大戏院开业,此前不久,新光大戏院开业,放映胡蝶—人分饰两角的《姐妹花》,大概演了67天,非常火。为打败“新光“,”金城“决定放映《渔光曲》。“《渔光曲》是部好电影,但对当时的观众来说,和《姐妹花》是绝对没法比的。”柳和清坦言。

  炒作分虚实两步进行:于虚,在报纸上铺天盖地刊稿称《渔光曲》天天客满,“实际上票子是送掉的,但对外都说客满”。于实,那年恰逢上海有历史记录以来最热的夏天,“金城”便大肆吹嘘自家冷气足,冷饮也是配好的,当时家里还没有空调,于是吸引到不少前往消暑的市民。

  “最后说过了八十几天,超过了《姐妹花》,而这完全是炒作。炒作到最后,制片方取消了与‘新光’的合同,‘新光’的老板是广东人,立马离开上海,他说跟上海人做生意做不了。”柳和清侃侃而谈起那段风云岁月

  一段配音一段人生起落

  除了有趣的,也有动情的。刘广宁、营雷、童自荣三位“上海好声音”先后登台,让观众重温了译制片时代的经典。其中,曹雷带来的是两首她自己配音时创作的小诗,背后,还有她段不为人知的个人经历。

  “我在1981年的时候得了场重病,是癌症,心情可想而知。当时我听说自己非常喜欢的演员英格丽·褒曼也得了这个病,她带病演戏,手肿得很大,就用纱布紧紧把手绑起来,很成功地拍完了这部电影,但不久她就走了。”

  病后,曹雷从上影厂转去上译厂没想到,很快就被安排去配褒曼的银幕经典《爱德华大夫》,“我当时心里五味杂陈,就写了这首诗《哦,褒曼》。”

  甸甸念出来,台上念得动情,台下听得入迷。主持人阎华感慨:“人生真的只有经历了大悲大喜、大起大落,才能够有大彻大悟,我们经常能够从艺术家塑造的角色当中感受到他们的人格力量。每一个角色,不仅传达出电影里这个人,同时还有他们自己的精神内涵。”

  电影人、电影院、电影业、电影音乐、译制配音,大上海的好莱坞梦,是一场关于摩登、都市、艺术、情感的梦,更是一场关于国际化的梦。百年来,激情延续,从未梦醒。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上海的好莱坞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