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乘着雾色离开


□ 段成仁

  我是在两个月前去文山普者黑的。
  不经常出门的人,偶尔的出行往往会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会记得路边的一个大广告牌的字词和色彩,记得路边一家小餐馆面条的咸淡。他发现在别处看见的山和水跟经验里的山水在形状、色泽或者气势上有极大的不同,他发现别处的人跟自己说的话在声调、语速或者语法上有很大的区别,他甚至发现别处的天空蓝得有些特别,云也长得不一样。新鲜感和好奇不断地被一座奇形怪状的山或一湾蓝得不同的水加剧,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我多么幸运啊,要是不曾来到这个地方,我怎么可能见到这样的山,见到这样的水。不知不觉中,他就被自己放大,恍惚中成了这块景区甚至万物的主宰,蔑视天下的情绪不知不觉就滋长了。关于这一点,就连杜甫都没有逃脱桎梏,从“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句里,后人看见他从唐代开始就一直站在泰山顶上,身影巨大,长袖飘飘。后来的人竟学了不少,并加以模仿,所到之处,题字留名,但更多的是诸如“某某到此一游”等。
  但这两个月来,我却一直小心翼翼地照看着刚刚融入我脑海的一些经验,怕它一不小心就骄傲起来,然后大声宣布,它去过高原水乡普者黑,它见过独特的喀斯特地貌,它见过像桂林山水一样的美景;怕它从此以为自己站在最高峰,俯瞰着周围不值一提的土堆,也吟出什么“一览众山小”的句子来。在这两个月里,我一直坚持用往常一样的步子,在博南山脚下默默地走着。在太阳升起或落下的时候,在霞光万道或阴雨连绵的时候,我看着不远处的博南山,有时,它在雾气和霞光中渐渐明亮起来,树影清晰,雾气缭绕,有时,它把自己藏在雨雾深处,几天,十几天都没露面,我一直在担心它的呼吸,怕它被闷坏,或者担心它中了云雾的魔咒,变了形,让我再看到它的时候,认不出它来,然而,雨天过后,它还是老样子,在它身上,我不仅没有看到一丝病态,而且,看上去,它更精神了,更伟岸了,更俊秀了。其实,我不时地抬头看它,潜意识里,是希望看到它变形的,是希望看到它能动一动,哪怕只是轻微地抖动一下。似乎只要看见它抖动了,我就能顺着时光的河流逆流而上,就能经历沧海桑田,就能了解它那些刀刃一样的山脊是如何一下子劈向天空,凝固成现在的样子,就能了解那些山脊周围的土壤是如何被洪荒时代的大水冲刷,就能了解那些土壤被冲到哪里去了,就能了解它那些展开的折扇一样的山谷是如何在亿万年里被风吹皱,就能了解那些尘土飞扬到哪里去了,从而也就了解普者黑的那些山是如何把自己长成一桩桩竹笋了。
  从普者黑回来后,我喜欢上了走路,而且,有意无意间,我对脚下的土地十分地关注起来。在走过一段土路时,我会去看路面的坑坑洼洼,想着每一个脚印烙上去的时候,给这条路造成的微不足道的改变;我会去注意那些土的颜色,看那些埋在土里的石头,关注它们的形状、色泽,甚至想一些有哲学意味的问题:这些土何以是灰黄色而不像滇东那种被血染过一样褚红色,这些石头何以被埋在这里而不是别处,比如,埋在普者黑或者非洲,而普者黑的那些石头为什么会堆在普者黑,而不是埋在博南山下,不能被我轻易地看到、踩到,要让我乘坐十多个小时的车才能看到。当我从一段土路跨到一段柏油路,我又看见了那些被沥青包裹着的石子,排列得很紧密,一颗挨着一颗,一直排到我看不见的地方,甚至,我相信它们一定连着普者黑的山和水,连着北京,连着更远的别处,它们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一种我无法说清的联系。我的思绪可以在永平与丘北之间几百公里的距离中轻快地游走,但我的目光跨越起来却显得吃力多了,这些石头在意识里不断地调换位置更是让我头疼欲裂。我实在不知道这些石子被固定在这条路上之前,曾经历过多少机缘巧合,经历过多少辗转腾挪才来到我面前,然后,抓住我的目光,引起我的一阵胡思乱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博南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博南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