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审判(短篇)


□ 津子围


那是一个雷雨天气,头一会儿阳光灼热,过一会儿闪电雷鸣大雨滂沱。下雨的时候,司令他们4个人正在油毡纸搭的棚子里。他们几个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他们正准备进行一场审判。
审判正式开始时,雨已经停了。雨说停就停了,雨刚停下来,太阳就出来了。这个时候,棚子周围形成了这样的景象,棚子边沿还滴着水滴,下雨时,水滴已将泥地“砸”出与棚子沿儿四面等齐的沟儿,水滴与地面接触时溅起了水雾,水雾承接着阳光碎散的光芒,瞬间绚烂着。
司令他们4个人坐在一个磨出铁色的长条板凳上,他们的胸口起伏着,庄重、虔诚,还多少有点紧张。司令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说:“现在,带罪犯上来吧。”
旅长黄毛站了起来,他走到棚子的一角,将捆绑住双脚的“罪犯”灰青押解上来。
“你说一说事情的经过吧。”司令对下属黄毛说。
黄毛磕巴,他说:“下、下雨之前,我在赵强家后院的柴垛边,看到灰青在耍流氓,骑、骑在大花的身子上,我喊了赵强一声,赵强出来,也看、看到了。”
军长赵强坐在板凳上,他补充说:“我证明,灰青是在耍流氓。”
“后来呢?”司令问。
“后来,我和赵强拿着棍子去吓唬、吓唬,灰青和大花就跑了,灰青从大花身上下来,还露、露着牛子(生殖器),牛子长得很特别……”
“我证明,”赵强说,“我也看到灰青的牛子,长得很特别。”
4个人中,另一个人是师长栓马桩,栓马桩说:“这还有什么说的,就是耍流氓!”
黄毛走到了司令身边,小声说:“是耍流氓,没、没错。”
司令想了想,他问:“一般情况下,怎么处理耍流氓的呢?”
4个人相互瞅了瞅,私下里议论起来。
司令不是真的司令,军长也不是什么真的军长,他们4个人只是在一起玩的12岁的孩子,他们模仿军棋里的顺序,自己给自己封了职务。而他们的审判对象灰青也不是人,是邻居庞奶奶家的一只鸭子,灰青是鸭子,大花也是鸭子。
几个人议论了一会儿,虽然观点不十分一致,不过,在“一定要惩罚”这一点上却统—一了思想。司令说,大白天,在大家的眼皮底下;耍流氓,不惩罚怎么行啊。军长他们都表示赞成,他们在决定要处罚灰青时,都有一种满足和自豪感,他们觉得自己有了决定别人命运的权利,尽管这个别人是比拟的,是一个不会申诉甚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惊恐地看着几个孩子的鸭子。
4个孩子的眼睛里荡漾着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演”出来的庄重眼神,这时,他们大概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不同的角色,比如,司令联想到自己是《列宁在一九一八》里,那个说“看着我的眼睛”的苏联保卫部军官,军长赵强觉得自己是经常处罚学生的长下巴——地包天老师,师长栓马桩也许觉得自己是在县武装部当干部的父亲,而黄毛联想到了俱乐部广场上的游行场面,精神不太好的母亲的脖子上被挂了一双破鞋,一个令他仇恨的胳膊上戴袖标的人正拿着大喇叭带头喊“打倒”—类的口号。当时,黄毛发誓要杀了那个拿喇叭的人,奇怪的是,黄毛竟然想当那个人,那个人在黄毛的印象里,除了可恨以外还威风凛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