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韩熙载夜宴图》看五代服饰


□ 张立川

从《韩熙载夜宴图》看五代服饰
张立川

 从《韩熙载夜宴图》看五代服饰图片1
  | 内容摘要 |《韩熙载夜宴图》是目前仅存的五代十国时期的写实性绘画,是我国古代人物画的重要作品,人物造型秀逸生动,仕女的素妆艳服与男宾的青黑色衣衫形成鲜明对照,具有写实性和完整性的特点,真实反映了五代时期的服饰特点和人物生活状态,对于五代服饰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韩熙载夜宴图/五代/服饰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史对于唐代服饰的辉煌与繁华、宋代服饰的礼教与严谨多有述及,然而对在两朝更替的夹缝中存在了五十余年的五代十国,却很少被提及。上从唐代服饰的辉煌华丽到宋代服饰的“窄、瘦、长、奇”经历了巨大的转变,五代十国时期无疑是这种转变的转折点,因此对五代十国的服饰文化特点进行论述和研究十分必要。
  《韩熙载夜宴图》是目前仅存的五代十国时期写实性绘画的宝贵资料,是我国古代人物画的重要作品,长335.5厘米,宽28.7厘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为南唐宫廷画家顾闳中所绘制。据《宣和画谱》记载,《韩熙载夜宴图》是顾闳中奉南唐后主李煜之命,夜至当朝中书侍郎韩熙载的宅第探查其夜宴的情景后而作。作品用绘画的方式记录连续性的画面,构图严谨精妙,人物造型秀逸生动,线条遒劲流畅,色彩明丽典雅,仕女的素妆艳服与男宾的青黑色衣衫形成鲜明对照,在技巧和风格上比较完整地体现了五代人物画的风貌。《韩熙载夜宴图》分“听乐”、“观舞”、“歇息”、“清吹”和“散宴”五段,各段以屏风等相隔,前后连续又各自独立,描绘了夜宴的主要过程。共绘制女21人,男28人,宾客中有当年的新科状元郎粲、太常博士陈雍、紫薇郎朱铣等官员和教坊副使李嘉明,以及一些当时著名的歌舞伎。夜宴的气氛异常热烈,宾主觥筹交错,大有一醉方休之势。夜宴进行当中,还有歌女唱歌、奏乐和舞女跳舞助兴。《韩熙载夜宴图》具有写实性和完整性的特点,真实反映了五代时期的服饰特点和人物生活状态,对于五代服饰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从《韩熙载夜宴图》看五代服饰图片2

  《韩熙载夜宴图》的第四部分“清吹”集中了五名奏乐女子服饰,这部分局部图一般作为五代女子服饰研究的主要参考(图1)。《服饰图典》对晚唐和五代服饰特点的总结为:“梳髻,上穿襦衫,宽衣大袖,披帛,下著瘦长裙,外著蔽膝或围裙,带佩绶,佩玉,足著平头履”。《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对《韩熙载夜宴图》“清吹”部分乐女的服饰总结为“高髻、上襦、小簇团花长裙、披帛盛装”。如同《中国历代服饰》所述,图中妇女“以窄袖短襦及长裙为主,间有圆领袍衫。腰间一般都用绦带系束,余下部分垂下,形似两条飘带”。从《韩熙载夜宴图》分析,窄袖短襦和长裙是其女装主要特点,色彩比较淡雅娟秀,不似唐代仕女的艳丽多彩。《中国历代妇女妆饰》记载:“宋代女子承晚唐五代遗风,也以高髻为尚,如朝天髻,便始于五代,流行于宋。”可见,高髻在五代是很普遍的,依图观察,五名女子的发式基本相同,没有太大区别,她们的发式具有唐宋之间的转变形式,不似唐代的富丽多样和重妆饰。
  五代服饰与唐代不同的是,“披帛较唐代狭窄,但长度有明显增加。依据人物比例,推知这时披帛的长度大约在三至四米之间。”(《中国历代服饰》)隋唐时期披帛的长度约为2米,而到了五代增至三四米。绦带较唐代也变得细长,依据画面推测,约长至膝下30厘米。另外,女性襦裙腰线的位置降低,即襦裙系束的位置较之唐代降低,是其服装的显著变化(图2)。依据画面人物比例推测,五代女性的腰线大约在腰上5至10厘米,相比唐代有了较大改变。《隋唐五代社会生活史》指出,隋唐五代“妇女的裙子总的来说比较长”,“当时又时兴将裙腰系在胸上,这就使裙子显得更长”,直到唐中后期,“束胸仍然很高”。《中外服饰文化》指出:“《韩熙载夜宴图》中,女子腰裙已经落到腰间,披帛越发窄长,人物形象上也多带秀润妩媚之气。”对比唐代张萱的《捣练图》,可以看到当时女子裙腰位置上至乳房以上,从背后图观察甚至接近腋下位置(图3),而《韩熙载夜宴图》(图2)的女子束腰位置相对下降了10—20厘米。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