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小牛的伏村


□ 詹政伟

田小牛的伏村
詹政伟

  看到阿玛尔的脸越来越红润,整个身子在轻微地晃动着,程中华的心里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得意,他想,这个女人马上要倒了,马上要倒了……根据他多年的经验,酒喝到这个份上,自己想控制也控制不了了。
  田小牛早已烂醉如泥,此刻正像一段被截短的木头,丢在露出破絮来的沙发上,鼻孔里发着时粗时细的喘气声,室内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室内一片喧闹,在一桌上喝酒的还有老虎和小头周志成,他们依然不停顿地和阿玛尔猜拳划酒。
  嘻——你——不行!阿玛尔嘎嘎嘎地笑着,她尖尖的手指在老虎面前划来划去,老虎目不转睛地随着她的手指移动着,像中了邪一般。我喝我喝!他老实地说。
  周志成殷勤地又开启了一瓶酒,他把酒瓶抓在手中,舌头有点僵,开……开最……最后一瓶,喝…喝完了…睡…睡……觉!
  程中华面带微笑地看着阿玛尔,是的,在一开始喝酒时,程中华就用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阿玛尔,他不想露出自己的胆怯来。
  猜拳划酒是他提出来的,田小牛说阿玛尔不会。程中华说,田博士,你别挡着,弟媳妇不会,我来教。过年嘛,图的就是高兴,你要不图高兴,万里迢迢回来干什么?还有,你是不是我兄弟?
  田小牛点点头说,那还用说,穿开裆裤那一阵就玩在一起了。
  到吊脚楼里来喝酒是不是你提议的?程中华又说。
  是我提的,你安排得不错。田小牛推推鼻梁上的琇琅架眼镜说。
  嗬,那就更应该玩,在这里喝酒就是要气氛,想当年,你到北京去念书,我们兄弟几个在这里喝酒,多爽快,当时你不是说,等你学有成就,回来再喝。这些年,你老是推说忙忙忙,没有尽心地喝,这次我们一定要喝个痛快。志成,老虎,你们说是不是?
  志成和老虎把头点得像风中的墙头草。
  我看这样吧,弟媳妇要输了,酒你来喝!不要老是拿着个照相机拍东拍西,能拍出个什么名堂来呢?我看你是忘本了,印在脑子里的东西,还需要提醒?程中华拍拍田小牛的肩说。
  田小牛看看一脸真诚的程中华,笑了,中华,你还是老样子,喜欢做老大。他摆弄着照相机,给程中华按了好几张,然后给周志成和老虎看,你们看,程中华是不是像上海滩上的那个黄金荣?
  周志成和老虎凑上来一看,连连说,哈,还真有点像。
  田小牛暗暗好笑,这两个家伙,向来是程中华的应声虫,他们连黄金荣长得怎么样也不知道就说像,可他懒得去计较。他自己也清楚,自己摆弄照相机并不是喜欢,只是觉得手上有个东西,可以掩遮掉一些尴尬。他拍烧得正旺的火塘,拍他们抓着粗瓷碗大口喝酒的豪爽,拍凛冽的西北风从吊脚楼空着的地方吹动烟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