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国梦·欧洲梦·中国梦


□ 乐黛云

  摘要:新科技的发展导致人类的时间意识和空间意识发生了根本变化。20世纪的苦难历程使现代性的“经济增长万能”和“个人绝对自由”受到质疑。这些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大变动都要求我们重新定义人类状况,重新考虑人类的生存意义和生存方式。J.里夫金用“美国梦”和“欧洲梦”两个概念来说明在不同时空中的不同的思维方式与生存方式,并认为正在形成的“中国梦”必将对整个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
  关键词:物质主义;生活质量;和谐梦想;时空差异;文化基因
  中图分类号:G04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9-0159-07
  作者简介:乐黛云,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北京 100871)
  
  人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时空巨变。这和过去从狩猎转向农耕、从农耕转向机械生产、从机械生产转向初期信息时代,都是完全不可比拟的。首先,软件和计算机革命、全球互联网、移动通讯革新使一般大众成了可以对他人自由发表意见的真正意义上的主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新一代人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继往开来的代际传承,他们在网络的交互影响中自我成长,不懂得我们的下一代,也就不能完全知道我们的未来。其次,由于生物工程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如转基因、干细胞、克隆等等使人类甚至对他的血肉之躯的存在前景也迷惘困顿。生命本是宇宙大化千百万年的亘古造化,但是,现在有可能通过人为的手段复制、改写、优选。纳米技术最终使人类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十亿分之一米尺度的空间内,研究和利用电子、原子和分子运动的规律和特性,实现对整个微观世界的有效控制。这些革命性的新知识、新技术贯穿到人类生活的每一细枝末节,导致了人类看待时间和空间的方式都有了基本变革。
  加上20世纪的苦难经验,两次世界大战、反犹太法西斯集中营、“古拉格群岛”、“文化大革命”等残酷经验,以及现代性的两个主要特征:“经济增长万能”和“个人绝对自由”受到质疑。这些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大变动都要求我们重新定义人类状况,重新考虑人类的生存意义和生存方式,反思我们需要塑造怎样一个世界,需要建立怎样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来应对这一崭新的、影响全球的复杂局面。
  J.里夫金企图用“美国梦”和“欧洲梦”两个概念来说明这种复杂局面。他所说的“美国梦”和“欧洲梦”并不是指地缘的区别,而是指两个截然不同的历史阶段,是指不同时空中、不同的思维方式与生存方式。
  所谓“美国梦”主要是指每一个人都拥有不受限制的机遇来追求财富、积累财富。它包括以下四方面内容:
  1、在“美国梦”的追求中,私有财产被看作通向个人自由的通行证。一个人拥有的财产越多,就越能具备自主权和流动性,越不依靠别人或受惠于他人,也越不臣服于环境;财富愈多,个人就愈加自由独立。
  2、财富带来排他性,排他性带来安全,财产是自我和他者之间的边界,个人聚敛巨大财富的成功被当作唯一的或主要的成功标准。财富愈多,愈是与众不同,愈有社会地位,就愈安全。
  3、在美国梦的笼罩下,人们不惜一切代价追求自主,过度消费,纵容每种欲望,浪费地球的丰饶。社会鼓励不受限制的经济增长,强者受奖赏,弱者被边缘化。美国人把自己看作是上帝的选民,因此有资格获得一份超出公道份额的地球财富。如今,美国人消费了多达1/3的世界能源,还有数额惊人的其他地球资源,尽管他们的人数只占世界人口总数的不到5%。如果中国每个人都达到美国今天中产阶级的生活,那就要有7个现在的地球来提供资源!
  4、在美国社会,一切主要都围绕着占有、分配资本及保护私人财产权利展开,民权、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都以各自的方式被设计为使财产利益增值。作为国家,美国要保护自身利益,组建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机器,以获取并保卫自己想要并相信是分内应得的东西。
   总之,“美国梦”就是以“最大自由去挣最多的钱”。“美国梦”曾经在很大程度上是全世界共同的梦,它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财富,带来了无可比拟的物质进步,目前仍然是最有影响力的梦,以至很少有人想到自己的梦或者别的什么梦。“美国梦”代表着最大化的个人自由、最先进的物质进步和最丰富尤其是最平等的成功机会。从哲学角度看,美国梦的精神原则是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平民主义、实用主义、竞争主义和征服主义,集中起来就是说,人人都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获得个人成功,即发财。
  但是,很显然,只要坚持个人利益最大化原则,美国梦就不可能是个普遍有效的梦,因为不存在一个社会空间足以让每个人都获得成功,“人人成功”是所有不可能的事情中最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对“成功”的内涵有完全不同的解释。因此,在逻辑上说,美国梦永远只能是“某些人”的梦而不可能是“所有人”的梦,这样的梦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好梦,同时对于某些人就是恶梦。于是,美国梦的深层意义就是一个粉碎他人梦想而成就自己梦想的梦。美国梦无条件地肯定了个人自由和个人成功,于是,一切妨害个人自由的事或人就都是敌对方,甚至所有与美国不同的社会和文化都被看作是对自由的潜在威胁,都被先验地定义为美国的敌人。但是铁的事实是,只有当人们都出让某些自由而且出让足够多的自由,才可能形成合作协调的友好关系,才能在事实上获得更多的好处,假如夸张自由的绝对性,就不可能发展友善意识。所以胡适说:“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只强调自由的梦必定具有与他者为敌的基本意识。美国声称美国对于本土人民是个自由“乐园”,对于世界上不自由的人民是个“方舟”;对于自由世界是个榜样,对于其它别样的世界则是拯救者。当美国为自身构造了这样的政治神学,就把自己塑造成试图统治世界的新帝国。它把美国与“世界其它地方”绝对区分开来,把美国的存在使命化,它在为自己编造拯救世界的政治神学使命的同时也把自己变成世界的敌人。从本质上说,美国梦不是一个为世界准备的梦,而是一个为美国自己谋幸福的梦,一个把自己从世界分离出去的梦,一个分裂世界的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