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眉心有痣的女人


□ 李文红

  风骚的马小曼
  
  我一直对眉心有痣的女人没好感。所以第一次看见马小曼,就心生厌恶。据说,她是工头吴有民的女人。吴有民的女人,能好到哪去了?
  谁不知道吴有民到了晚上就钻进附近的发廊里,除此,他还常去马小曼的宿舍,一进去就一个小时。马小曼住在我们楼上,所以他一进去,我们就盯着屋顶,听声音。没听到什么,但是,总可以想些什么,一个小时,什么事都可以做。
  吃饭时,我们就挤在水龙头边轮着洗手。这时,马小曼通常也在。她麻利地冲洗食堂里的筷子、碗什么的。那些男人就有意往她身上蹭,有的甚至在她胸上抓一把。她很快就跟他们打成一团,眼梢里尽是风骚。
  这些人中,自然不包括我。我对她的轻视程度到了连挑逗、戏弄都没有兴致。
  但是,她对我却有着浓厚的兴趣。
  
  抢着洗衣服
  
  那次我洗衣,她端着脸盆走过来,我把脸埋得很低。她开始刷牙,洗脸,往脸上拍护肤品,其间她搭讪了我几句,我没理她,最后,我决定把盆端走。她追上来拦住我,说:“一个男人,哪做得好这些事?给我!”
  我极力想摆脱她,左走,右走,她挺着颤巍巍的胸也左一步,右一步,不肯放过我。两手死死地拉住我的盆不放。我那时担心别人见了,会说难听的话,索性放下盆就跑。
  我一定要和这个女人拉开距离。她跟几个民工上过床,不过是为了多弄些钱。虽然这些都是听说,可我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在我没有恋爱时,我是决不和这样晦气的女人有任何瓜葛的。
  可是,我的衣服却在她手里,这怎么办呢?
  那天,我一口气卸了三车水泥,仿佛要卸掉心头的负担。最后,我决定赶在收工前,跑回宿舍,把衣服要回来。
  所以,一收工,就拼了命地往回赶。总算到了,却没在晾杆上看到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哪去了?”我喊。
  马小曼从食堂里一步一步地走出来,腰柔软地扭,一副水性扬花的样子。她说:“你喊啥?我能吃了你衣服?不就是衣服有几个洞,我给你补了再给你送过去嘛。”
  “不用!还给我!”
  “不用?都露屁股了,还不用?”她刚说完,那些男人就回来了,有几个还远远地吹起了口哨起哄。我本来想骂她,可是,为了不让大家知道她给我洗衣服的事,只好忍住了。
  吃饭时,我从她身边经过。我警告她:“衣服补好后,就挂到晾杆上,我自己去拿。”
  她就咯咯地笑,扭着水蛇腰就走了。她身上劣质的香水味,直到她走了很远,也不肯散去。
  如果传出关于我和她任何难听的话,我决不会放过她。
  
  制服了这个女人
  
  那些天,我一直想着能平安地把衣服要回来。
  但是,她并没有按我说的话去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