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取法自然 蕴藉文心——胡忠中国画创作审美谈


□ 宋生贵

  我曾读过胡忠的诗集《不尽情思》。该诗集前面附有作者的几幅绘画与书法作品,这些书画与诗作相映成趣,显得很协调,也很有书卷气,所以,当时我便觉得这位胡忠定是文人气很重的人,且怀中情愫不俗。待日后有缘相见相识,则证实了我的判断不谬。当然,我所指的是其神髓中的资质,而非附之于外的职业、职位之类。这也再次说明,所谓“诗(文)如其人”、“画(书)如其人”,一般而言还是合乎常情、近乎常理的。当然,这里首先明言,关于从文事艺,我是一向格外看重创作者的修养与气质的,对于诗人和中国书画艺术家来说,尤其不可等闲视之,因为说到底,中国的诗、文、书、画既是中国文化的内容,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表征。
  或许是因赏识其人的缘由,我开始着意关注胡忠的创作。近来,我从《南海雅集》和一些画展中看到了他的更多的绘画与书法作品,感受与认识便渐渐明晰起来。这“明晰”,是指对其笔墨精神的领悟。先概而言之:一、立意高蹈,境界不俗,因而别具品格;二、笔带情、墨抒志,诗意蕴蓄,画幅亦如具象的诗章;三、讲究“经营”而取法自然,构图间情势与气韵相彰;四、质朴无华而不乏灵性,故而观之易近,思之可远。所有这些,既展示于画内,又延伸于画外,因而,细细品来常有美不胜收之感。
  胡忠的中国画创作以画鹰居多,兼有松竹梅兰等。他画的鹰神态各异,气势不凡。鹰之入画,古已有之,今亦不乏,不过,在我极为有限的观赏阅历和视野中,还未见到在同一位画家笔下出现如此众多而传神的“鹰”。我对照他的诗集观之,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在他的诗歌创作中,对于松、竹、梅、兰、菊等都有吟咏,然而却没有一首写鹰的诗。这使我很自然地想到《毛诗序》中的一段话:“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胡忠是否在以笔起舞,以墨为歌,“言之不足”故画之呢?对他,以画写鹰或许更得之于心而应之于手。如果我的推断不错的话,那便意味着,鹰是最能表达他情志的艺术形象,并在画鹰创作中集中表现出他的美学理想。
  胡忠笔下之鹰,有的展翅长空,有的疾掠高原,有的迎风搏浪,有的登高远眺,有的蓄势待发,有的孤高独立,有的相依相伴,有的临风傲然,有的踏松成趣;有的寄寓凌云之志,有的托颂英雄之概,有的礼赞义勇之气,有的展示高洁之态,等等,可谓是多姿多态,生动传神。而在变化多样的画幅中则又内蕴着一以贯之的意脉——“志在千里”!他在一幅画鹰创作的题款上即写:“友来兴致常挥毫,画得雄鹰志天高;愿君乘风展长翼,青云直上九重霄。”志向高远,这是胡忠画鹰的立意之本,也是其创造意境之魂;是他将物象形态的鹰,提升到精神形态的情志的艺术表达。古人讲:“盖笔墨本是写人之胸襟,胸襟既开阔,立意自无凡近。笔格之高下,亦如人品。笔墨出于手,实根于心。”(沈宗骞语)“人格化”是中国画的一个重要特点或优长之处,惟有创作者情操高尚,品格不俗,画作方能卓然超群,自成高格。赏玩胡忠的画,特别可以从其立意和画境的创造中,感受到画品与画家人格境界的密切关系,并可以明晰地认识到由此而生成的独特的美学价值。
  胡忠的大量画鹰作品往往都留有充足的空白空间,这使人自然地想象到广阔的天空,或辽远的高原,想到自然之博大与世界之宽容,想到千里之志的宏愿。此间,画家自然而恰当地运用了中国画“空白”意象这一重要的表现方法,于“无象”中蕴藉意味。如画作《鹰击长空》,画幅中一只雄鹰极目前方而展翅飞翔,整个背景均为空白,因而使天阔之感、自由之志油然而生,加上越过大片空白而落于左上角的题款,更显出了高远之势。再如画作《志在千里》,画幅左侧画一刚健之鹰立于绝岩之顶,双目凝神注视远方,右下方是几重淡淡的远山,几乎有一半画面留作空白。这同样是一种策略性的留白,无论对于表达画家情志,还是点醒观赏者的想象与再创造,都是富有意味的空间,可以起到无墨处顿生妙境的效果。我们知道,中国画的“空白”,留素白之纸以无形而当有形,实则是一种“藏境”手法,如同乐章中的休止符号一般,起着“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而所“藏”者有两种,一种是有诸多繁杂之物不适于表现,故而“藏”之;另一种是以虚蕴实,计白当墨,不着笔处含万千景象,使人骋怀遐思。胡忠的创作显然属于后者。
  胡忠绘画创作的生动传神,还体现于其构图取势和虚实呼应的艺术把握方面。清人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讲:“笔墨相生之道全在于势,势也者往来顺逆而已。而往来顺逆之间即开合之所寓也。”这里,无论是构图取势的总与分、放与收、起与伏等,还是虚实呼应中的以虚藏实、以实点虚、虚实相生相变等,都关系着丰富的哲理内涵,融通着“诗”与“思”的基因。而胡忠恰恰在此方面是别具优长的,即,他的依重辩证的哲理素养与善造意境的诗性把握,在绘画创作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从画作一气呵成的整体感可以看出,画家每每于搦翰落墨之前已胸有成竹,大意早定,因而,其构图彼此相生而相应,着墨浓淡相间而相成,动静互衬,收放有致,形成一气贯注之势。《疾掠草惊风》一幅,鹰掠草动,彼此相顾,使鹰、草、风形成“逐物有致”之动势,于开阔的旷野间浑然天成。《松鹰图》以双鹰与松石构成,彼此间的虚实关系、空间远近,以取势与动态表情而决定,因而鹰、松、石诸物之间及与空白空间顾盼有情,使整幅画趣横生而旨深远。其中,特别引人注意的是,胡忠画鹰尤其善于以眼神动势倾向表现空间意识,常常有以有限而通无限,传达画外之旨的意趣。因此可以说,画幅中的鹰之眼,也往往就是他的“点睛”之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