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干掉罗门


□ 江少宾

  准备干掉罗门
  
  我们准备干掉罗门。
  这个主意是我提出来的。罗门是我的同班同学,而且还是我的同桌,按理我不该出这样的主意,干掉一个人可不是闹着玩的,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就算坦白从宽估计也是无期徒刑。事实上话一出口我就吓住了,心里暗暗地吃了一惊,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个胆大妄为的主意却得到同学们的一致响应。“干掉这个狗娘养的!”他们一个个拍着桌子摔着板凳,义愤填膺,神情亢奋。气氛很快就和那个桑拿天一样热烈,同学们一个个激动得汗如雨下,满面通红。可见不干掉罗门简直就没有天理了,不干掉罗门也不足以平民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由不得我了,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只好煽风点火继续鼓动。对不起啊,罗门。
  那么,到底由谁去干掉罗门呢?大家为此进行了一次隐秘而热烈的讨论,最后推举出三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黄瓜,一个是高粱。主意是我提出来的,由我去执行几乎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而黄瓜和高粱相对来说,和罗门没有发生过任何正面冲突,因此很容易让罗门放松警惕,也很容易取得罗门的信任。大家的意图很明显,利用罗门的信任,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他,应该很容易成功。黄瓜和高粱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但大家说谁干掉罗门谁就是我们的英雄,谁不敢去干谁就是狗娘养的孬种!他们于是就答应了,高粱甚至拍着胸脯夸下海口说,你们等着吧,我一个人就成。
  我和黄瓜当然不能让高粱一个人去冒这么大的风险,也不想让高粱一个人去当英雄。同学们都散去之后,我们三个坐在渐渐暗下来的山坡上,庄严地握了握手,心潮起伏久久难平。最后黄瓜说,我们要不要歃血为盟?我点了点头,觉得理该如此,电视上都是这么干的。但高粱说,会不会很痛?高粱摸着自己的手指,畏惧地看了看我,又转头看了看黄瓜。这个孬种。黄瓜把手指含在两排牙齿中间,咬了一下就松开了,黄瓜在我们的注视下弹了弹手指上的唾沫,说,嗯,是有点痛。
  那算了吧?高粱吞吐着说,我怕痛。
  那就算了,黄瓜说,我们不搞这些破形式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干掉罗门?
  听听马多的,高粱说,是他说要干掉罗门。哎对了马多,你太厉害了,怎么想起来要干掉罗门?
  是啊,我为什么要干掉罗门?
  为什么要干掉罗门
  罗门是个插班生。那天下午,我们正在上自学课,班主任章老师忽然带进来一个拎着书包的白白胖胖的男生,如果再高一点,简直可以去演唐僧。同学们,大家都安静一下,章老师说,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学,罗门!
  章老师破天荒地带头鼓掌,于是整个教室都响起了几乎可以掀掉天花板的掌声。罗门在我们雷鸣般的掌声里点了点头,还向下按了按手,像我们威严的校长一贯的作风。我们好奇地盯着一身运动装的罗门,罗门雪白的运动装刺痛了我们的眼睛。班上很快就响起一阵下雨似的交头接耳的声音。章老师红着脸,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安静,安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