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高考向何处去讨论之二:伤痛的高考


□ 葛付柳

中国高考向何处去
高考指挥棒大概是天底下最有权威的“棍子”了,它不仅指挥着高中,还指挥着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小学生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上学真苦恼,书包压弯腰,睡得迟,起得早,功课没完又没了。背起炸药包,我要炸学校。”大多数老百姓认为我国以高考为核心的教育制度是失败的。1977年当面向邓小平呼吁恢复高考的湖北大学的查教授说,如果看到现在这样的高考,我宁可不主张大学招生考试!
2005年第10期本刊隆重推出女作家舒云的报告文学力作《高考殇》,意在引起全民族和全社会的强烈关注和高度重视,我们想请广大读者思考这样的一些问题:对现行高考制度,您如何评价,您满意吗?为什么不满意?如果不满意,您觉得现行高考制度应该如何改?无论您是现行高考制度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无论您对现行高考制度是怨恨还是褒奖、抨击还是赞赏,无论您是善意建议还是全盘否定,我们都恳请您以切身的经历和感受或这些年来对高考制度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谈谈您的真实看法和建议。文章不要求面面俱到,只要求从某一角度切入,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或生动或犀利,或感性或理性,或猛烈抨击或善意建议。字数在2000字左右为宜,最长不要超过3000字。来稿请寄: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收,请在信封左下角注明“高考改革讨论”字样。从今年第1期起我刊特辟出专版开展“中国高考向何处去”大讨论,将陆续选登各界读者优秀来稿,敬请关注,并欢迎各界读者踊跃赐稿。
——本刊编辑部

我有两次高考的经历,第一年的落榜彻底改变了我。
我在高三患上了那时不怎么流行的“考试综合症”,习惯性的腹泻,打针吃药都不好使。我是从乡镇初中考上县中的。那几年我们市对高考很是关注,每年都要炒作状元,报纸会将高考录取名单公布。我上高一、高二的那两年,每年暑假看高考名单是我们的必修课。我爸看着报纸总要对我说:“一中(我的县中)的升学率那么高,本科已经80%多了。我家二子至少上个本科。”我自己的想法也是那样的,本科考不上就什么也不读了。
1998年7月26日———我二十周岁的生日,早上我们家查了分数,496!竟然500都没到?真是太少了,我不敢想像下面会发生什么。当时脑子一下子嗡了,开始琢磨:怎么会那么少呢?我都核对了好几遍答案了,至少也有500吧?我爸也开始怀疑这个结果了。他怀疑我上学没有认真学习,肯定在玩或者混时间。从那天开始,他就不停地数落我,在家唉声叹气。我也不行了,没脸出去见人。晚上也不看电视连续剧,他们看的时候,我就一个人窝在床上听收音机(那是我哥的),调来调去闷闷地消耗时间。等电视剧完了,他们睡了,我还在听着收音机。虽然什么也听不到,我就是不想睡觉,不愿去想那可怜的496。我怎么也想不通,怎么会是这样呢?我不停地问自己,总是没有答案。我不敢叹气,不敢说话,只有成日成夜的失眠。我想通过中央台的“电视散文”来平静自己,来整理自己的思路。但节目是很短的,只有十几二十分钟。我不能睡、不想吃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老天对我怎么这么不公平呢?(那年我的同学都考得很好,那年是个机会,语文、数学和英语卷很简单,2002年的就业也很好。)
我真的扛不住了,我爸开导我说:“二子,考不上也没有什么的,我经历比你多,能过去的。你不要太自责,大不了我们复读,明年再考。”可是,一天晚上接近11点的时候,他突然跑到我的房间,跪在地上对我说:“好老子,好老子,你是我的好老子,你杀了我吧!你还在看电视,我的好老子,我被你害杀咯哇!”我和我妈赶快把他扶起来送回房间,那一夜他唉声叹气了一夜。我开始怀疑,我父亲怎么会这样呢?我真的伤他那么深吗?我并没有哭,我一直在强忍着泪水。我开始怀疑我父亲的坚强,痛恨自己的不争气。还是我妈说了一句公道话:“二子从来都没有让你烦过神,就这次高考差了点,你就这样!”我很感动,知子莫如母。我妈也知道高考落榜意味着什么,但她还是能够容忍我的失败的。
我父亲就不一样了,他一直在求好。他是家里最小的,7岁母亲去世时,他还不会穿衣服。他上学时的成绩一直优异,可惜我们家是富农,他没有继续学习的机会。他目睹了我爷爷逢年过节扫巷子、被批斗的场面,他深恶村里的书记对我家的歧视和打压。为了出人头地,他由一个富农子弟成了村里的会计———村里的管家人。80年代末,他不满足于自己的初中学历,自学考试参加农校培训,三年里风里来雨里去,终于拿下了中专文凭。那时我上小学三四年级,我最希望他能出去学习,一来他不在家没人管得那么严,二来我可以和我母亲睡在一起,我怕冷。现在看来,我父亲确实是个有毅力的人。什么让他如此脆弱呢?还是那个高考,他承担了太多我们不能承受的东西。我的父亲很纯朴,他只有一个想法:不要再做泥腿子,走出农村。我有点怀疑,考试制度的严酷怎么能代替亲情的温柔呢?两千年前苏秦落拓回乡的一幕在我的眼前呈现,父母不齿的巨大伤痛是谁给予我们的?它让人夜不能寐,欲死不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