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星星索(短篇小说)


□ 王海霞 袁恩洋

  大多数人的生活就像白开水,加几朵菊花算有了点滋味,可是有人偏偏不满足,还想要加上龙井……拒绝平庸的生活就意味着漂泊无依,对于在底层挣扎的他来说,则几乎是飞蛾扑火。

  门开的一瞬间,木匠猛地怔住了,只觉得忽地一阵心悸,一阵燥热,就冒了一身的汗——门里站着一个年轻女人。

  女人额前垂着两绺妖娆的卷发,像两根卷曲的丝带,逗弄着人的眼睛。长卷发随意地挽在脑后,松松散散的,还散着两绺。睹喱膏散发出的淡淡的茉莉香味,像小蛇不停地吐出的芯子撩拨着人。她丰满白皙的身体,像一枚饱满的果子裹在一套碎花家居服里。家居服,是天蓝色的,令人心颤的天蓝色。

  女人眼睛一弯,冲木匠甜甜地笑了一下。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便越发紧张地裹住了木匠的心脏,使他几乎窒息。

  木匠局促地理了理自己有些长的蓬乱的头发。

  男主人打了个电话把木匠叫来就上班去了。他们新装修的房子,刚住进来,发现墙上的线口不够用,要多安几个插座。

  女人把客厅的东西收拾到卧室里去,木匠就开始干活。木匠量好线路和线口,电锯的刺耳轰鸣就响了起来。红色的砖末从电锯的刀齿下,水一样喷射了出来。女人顶了一块花手帕,靠在客厅边角上一个镶嵌着大朵白色马蹄莲磨砂玻璃的隔断上,看木匠干活。她眯起眼睛,眼睛就成了两弯小小的月牙。

  木匠的心尖就又突突地疼了几下。一个女人在上面跳舞。

  木匠不由得冲女人笑了一下,拿起凿子,开始一点点地雕刻方形的插座窟窿。那个影子一直在他的心头舞蹈。

  那是个女人的背影。她袅娜地走着,走着,走到列车上去,一晃,就不见了。影子就掉了一地的悲伤,足以供木匠瞻仰一辈子。这个影子曾经是他的理想。一直以来,他都飞蛾追逐灯火一般,偏执地奔跑在追寻理想的道路上,尽管他一直都被火焰炙烤着,烤得翅膀都焦了:双眼几乎失明。

  一直到现在,木匠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理想了?他甚至嘲笑自己,像他这样身份的人,凭什么要理想地活着?但是他拗不过自己。

  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是最刻苦的学生,跟所有的寒门学子一样,他只想也只能通过高考这架天梯,步入他的理想天堂。但是有时命运不肯眷顾那些最充满理想的人,木匠耗尽了爹所有的钱财和耐心,连续三年以几分之差落榜。十几年前的大学,不像现在,有钱就能上,何况他没有钱。因此他只好怀揣着破烂的理想回到了家。他在家里那座黑洞洞的破房子里躺了三天,才背着铺盖卷走了出来。屋外阳光灿烂,有些刺眼。他迎着阳光,跟着一个本家哥哥,去城里学做木工。后来堂哥搞起了装修,他也就跟着做装修。他上过北京,下过上海,在城市里一丝不苟地做着他的木工、装修,就像上学时一丝不苟地做题。做装修一样能开创未来,有一段时间他满怀喜悦地这样梦想着。可是多年以后他再次明白,很多人都只能轮回在自己所属的那个圈子里,你注定无法踏入别人的圈子。城市不属于他,他永远都是城市以外的人。城市是一条条滚滚东去的河流,他只是一块随波逐流的小石子。无论他曾经追逐着浪花怎样腾跃翻滚过,他最终还是要被城市的河水卷到岸边去,停靠在一个寂寞的角落里,眼睁睁地看着大江大河激情澎湃地东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