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长、香椿与首长


□ 文清丽

村长、香椿与首长
文清丽

  一个很穷的村。村长把村庄里最漂亮的女孩儿香椿送到了北京的首长家当保姆。香椿是寡妇张秀美的女儿,同时也是村长的女儿。首长是邻村的人。村长把香椿送到首长家当保姆,目的是想让首长帮助村庄修建一所希望小学。村长的这个愿望能实现么?
  
  1
  
  村委们陆续走进村部时,村长正在看报纸。村委们有说有笑地交头接耳了半天,足有一袋烟的工夫,村长才把目光恋恋不舍地从报纸上移开。八成又要念报纸了,村长不知把这篇文章在心里念了多少遍,琢磨了多少次,大概现在充分地理解其中的意思了。村委们想,凡是新的政策出台,村长都要给大家念报纸,村委们搞清了村长的意图,就有点懒洋洋地提不起神。
  村长把报纸折成四折,放进那张四处开裂的红桌子的抽斗里,用一把叫做光明的大黑铁锁挂进粗大的绿色锁扣里,啪的一声按上锁,拉了拉,拉不开,才把手搓搓,开口说开会了。大家就停止了说话,望着村长。村长说柳村出了大首长!村长说完这句话,把村委们一一扫了一遍,清清嗓子,等大家都安静后,接着说:“大家想想,咱们村里有没有在北京干大事的?”村委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交头接耳,扳着指头从村头数到村尾,纷纷说:“北京没有,省城倒是有一个,是孙老头家的大儿子。”
  “省里顶不住事。”村长说着,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你们都想一想,谁家和邻村那个大首长家有亲戚关系,拐弯抹角的都行,只要能接上头。”
  村委会开了半天,大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好办法,村长只好无奈地说:“看来我只好亲自出马了。”村委们望了村长一眼,村长好像看出了大家的心思,说:“行了,散会吧!”
  村长当然是好村长,村长办什么事都是想着大家的,如果没有村长,村里境况还不如现在。这样,大家都相信村长的决定。村长是见过世面的,当过兵,进过城,识文断字。这样的村长干什么在他们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这不,村长肯定又有什么大的举动了。村长不说,肯定就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村委们就知趣地不问。
  快吃午饭了,村长推着自行车,爬到20里山路的顶上,才骑上车,风吹干了他浑身的热汗后,就到了柳村的村长家。两人在柳村豪华的饭店喝了两斤西凤酒,对首长的情况已了解得八九不离十了。
  “伙计,你们村行呀!都有了饭店,可我们村连个小学校都没有。”
  “都怪你们那地势不好。”
  村长苦笑着说:“没办法,爹妈把咱生在那儿了。来来,喝酒喝酒,菜不知对不对你口味?”
  柳村村长喝了一杯酒,笑着说:“你今天请我喝酒肯定有事,你是咱们乡里的铁公鸡村长,抠得出名了。”
  村长不好意思地笑了,说:“真还是让你说着了,你们村出了大首长,我想认识认识。”
  柳村村长定定地看了看村长,再次笑了:“我猜的就是,你不知道,首长家门口停的小汽车,数都数不过来,都是冲着首长来的!”
  “帮个忙吧!”村长为自己的语气在心里难过。

  “我把你带到他家,介绍一下吧。说实话,要不是首长是我们村里出去的,我估计我连门都进不了。咱好歹也是一村之长,他的父母兄弟姐妹还在咱手下呢!唉,这就是世道。”
  果然,当村长和柳村村长走进首长家门时,首长就撇下一屋子的人迎接柳村村长了,他说:“村长来了,抽根烟。”
  柳村村长就大大方方坐在首长对面的沙发上,两人说了好一会儿,村长急了,悄悄在柳村村长后背拧了一下,柳村村长这才介绍了村长,他的原话是:“他是河滩里的村长。”
  首长没有像村长想象的那样对他冷淡,而是伸出手,说:“河滩好,可以水浇地。不怕干旱。”
  首长高个,脸白,身壮。当村长知道和自己是同岁,刚40岁时,村长感到有更多的话说了。果然说来说去,竟然他们还在一个中学里念过学,只是那时大家相互不认识。更巧的是首长也当过兵。这让村长感到与首长的心又近了几步。
  首长是一个人回乡的,首长说爱人身体不好,回来不方便。
  首长出去多年了,口音没有多少变化,吃着家乡的臊子面,嘴里吸溜半天,说:“好久没有吃得这么香了。”
  村长听得亲切极了,一下子感到家常饭竟然比平常香了好几倍。
  晚上,村长在家里坐了一会儿,说:“我过去一会儿。”老婆懂事地点点头,起身开了门。
  村长来到张秀美家里时,张秀美说:“香椿毕业了,我做了臊子面。吃点吧。”
  香椿含笑望着村长,村长恍惚看到了年轻的秀美,眼睛一片朦胧:“都这么大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