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朝佛者


□ 温普林

朝佛者图片1
本文作者温普林,一位以“盲流”自居的艺术家,曾经数十次进藏,埋下深深的藏地情结。有人说,他不是去旅游,而是去生活的,所以他感受到了大多数旅行者无法感受的西藏。1981年,他第一次进藏看见叩长头的人时,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他说:“我感觉那种仪式的庄严和美感超凡脱俗,甚至逾越了所有的行为艺术。” 20多年过去,当一个个朝佛者渐渐成为他的朋友,他发现,这种仪式给予了藏族人巨大的精神力量——它常常使他们的生活发生富于奇迹的变化。

仪式的力量

第一次遇到叩长头的人,我的心里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他们的双眼直视苍穹,口中喃喃自语,手上戴着专用的木掌手套——有的还钉着一层铁皮,“啪”、“啪”、“啪”,平和而响亮地拍出三声。伴随第一声,双手高举过顶相击;第二声响在额际;第三声则在胸前。据说这是对佛、法、僧三宝的顶礼。三次极富美感的合十之后,他们在向前迈出一大步的同时,陡然扑倒于地,拍打出一阵薄薄的飞尘。
于是,朝佛者大都是灰头土脸的。他们前胸系着的那块专用围裙,虽然由整张牦牛皮制成,也早被磨得斑驳不堪。他们的额头无一例外地留下了厚厚的茧子,有的甚至突起了一个蛋黄大小的“瘤子”……
也许因为搞艺术的原故,长磕首先打动我的,是仪式的庄严和形式的美感。起初,我认为它是一种超凡脱俗的行为艺术,都不敢跟他们搭话。我想,这些具有超凡意志的朝佛者怎会与凡人共语?
后来,慢慢地试着接近,才发现他们的笑容是那么灿烂,目光也是那么清澈。他们说一个藏族人一生应该磕10万次等身长头,这是修持佛法的基础,是在进行心灵的洗礼。等到了终点——圣地拉萨之后,在布达拉宫脚下,在大昭寺门外,他们就能洗尽心中的烦恼和污垢。通常,完成了这千里迢迢的长磕之后,风尘仆仆的他们会在拉萨河沐浴干净,换上一套妥善珍藏了一路的漂亮藏装,虔诚地进入大昭寺朝拜,燃起百盏、千盏酥油灯。一生有此壮举,终身荣耀。
古往今来,人类为了提高自身的尊严创造出了一系列程式化的行为,这便是所谓的仪式。这些仪式的产生多半与人类力量难以实现的愿望有关。通过仪式产生美感,使得仪式本身具有了独特的魅力和力量。
对朝佛者而言,圣地——朝圣的目标、宏大的誓愿,朝圣之路——遥远的征程、艰辛的苦行,仪式——严格的程式、精神的磨砺,这三者缺一不可,表达了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的习惯。
我曾经询问几位藏族人为何要用这样的仪式来表达信仰,付出如此艰辛又有何收获,他们的回答是出人意料的:
“我没觉得辛苦啊,因为一路上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
“我觉得这样心里特别平衡。”
“心里特别快乐。”
快乐?或许通过这种具有美感和形式感的生命仪式,朝佛者的精神会得到升华,产生一种超乎寻常的想象和快感,使他们得到一种超越自身的力量,他们的生活轨迹也会因之而产生富于奇迹的变化。

圣迹中的圣迹

去过西藏的人都有这样的印象,许许多多的藏民每天都行色匆匆地走在转经路上。茫茫荒野,也常常出现磕长头的人和朝佛的车队。
朝佛者图片2
西藏是一面魔镜,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自己要看的东西。朝佛者们目光的焦点,自然是佛陀、神示现人间的表记:如珍珠般遍布雪域大地的佛塔,刻有精美佛像、佛教经文的玛尼石,红、黄、蓝、绿、白五色经幡,在苍茫高原星罗棋布的寺院、佛堂,既有性别也有生日的神山圣湖……自然的和人文的,在西藏构成了连天接地的表记。这些表记,都是藏族人心目中应该朝拜的圣迹。
当然,超越了一切圣迹的圣迹,还是拉萨大昭寺里那尊释迦牟尼像。
拉萨是一座近乎完美的圣城。群峰环绕拉萨,形成了天然的屏障,滔滔大河犹如飞动的哈达,日夜不息地拱卫着布达拉宫。它是一座迷幻之城,调和了炽热的阳光、低悬的云朵、懒散的脚步和莫名的兴奋,一年四季节日不断。虔诚的信众从千里之外赶来,朝拜着几十道圣迹。
有一次,我在罗布林卡看见了唐卡《西藏魔女图》。画中魔女仰卧,丰颊肥体,有山有水,意境高妙。魔女面目也不可憎,碧眼金睛,柳眉弯弯,唇红齿白,神清气朗,只是两颗虎牙和偏长的指甲略显妖气。魔女的全身布满了大小寺庙,其中布达拉宫镇在胸骨,大昭寺则压住了心房。据说,这是秉承文成公主之意而作。因为公主入藏时一双慧眼洞察到西藏恰似一个侧卧的魔女,而拉萨正处于心口的位置,其中卧塘湖正是魔女的心血命脉所在,必须建寺以镇之。于是,圣地之中的圣地——大昭寺得建,雪域高原开始大兴土木,修建寺院和佛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