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张扬在八百年前的废墟上


□ 母国政

父亲不说“苦”,他也不说“苦”

陈文增,哪路神仙?
抿在双耳后边的灰黑色长发随风飘动着,顺着两鬓直泻而下在嘴唇四周汇聚起来的胡子乱蓬蓬支棱着,却不让人觉得这是演艺圈儿或美术圈儿里某些人故作的职业标识,反倒让人觉得那是他本人一种顺乎自然的表露。长发,连鬓胡子,粉红色短袖衬衫,使他具有某种时尚的风采,但那张略显憔悴、缺少光泽的脸上以及北方人端正的五官上,还有一种由纯正、安详、聪慧和沉毅混合而成的特殊气质,而这却让人觉得是传统的,甚至是古典的。
他年过五旬,事业有成,斐然可观,但除了制瓷业的人士,当然还有研究陶瓷的专家学者,知道他的人大概不多。
他出生在太行山东麓一个穷困的小村子里。
在家乡,他读过四年小学,又读过一年初中。他的学历仅此而已。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的那年,陈文增十二岁。那场愚昧、野蛮、残虐的风暴,不仅扫荡着北京、上海、武汉这样的大城市,也沿着铁路、沿着公路、沿着大平原上密如织网的乡间小路向太行山下袭来。当它君临北镇——陈文增的故乡——时,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这贫农家庭,竟是村里第一个被冲击的目标。
他的父亲,被以“历史反革命”的罪名揪出来了。
他一向以为父亲是个勤劳本分的农民,像村子里许多叔叔大爷一样。父亲大概是村里起身最早的,总是天没亮就背上粪箕子出去,为的是能捡到村外大道上夜间过路的牲口留下的粪便。他会沿着大道走出很远,不只捡粪,还捡路边或排水沟里的石块儿,为了能在他们的小院子里再盖两间新房,再过几年给儿子娶媳妇。父亲很爱他。那时粮食不够,吃饭时父亲让他先吃,他不懂事,敞开肚皮吃了,锅里的菜粥已所剩无几。母亲加瓢水,那菜粥更稀了。他爱父亲。这样好的父亲,怎么会是“历史反革命”?他害怕,心里又充满疑惑。
紧接着,更令他无法接受的噩运降落到他身上。
那天,下着小雨。一阵阵冷风吹着雨点儿潲在教室仅有的两块玻璃上,像孩子脸上的道道泪痕。他耳边响着老师讲课的声音,眼睛却失神地望着窗外,心里清冷清冷的。
教室门突然开了,一片灰蒙蒙的光亮射进教室里。光亮中站着代表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贫协主任。他肩上披着的绿色塑料布,映得他的脸灰绿灰绿的。他凌厉的目光,直射到陈文增身上。
陈文增惊恐地看看他,看看老师。他发现老师已经离开讲桌,退缩到墙角。
贫协主任伸手指着他,你是历史反革命的狗崽子!学校,是我们贫下中农管理的。滚!
他不知道是自己跑出教室的还是被贫协主任搡出教室的。他被开除了。
因为下雨,队上没让父亲下地干活儿。父亲正坐在炕沿下的一张小板凳上,呆呆地注视着被柴烟熏得漆黑的墙壁,见他进来只抬抬眼皮,没说一句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